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22

ABO设定,刑警设定。

*

18

我问妈妈,我们不需要生理课吗?
妈妈说,你们不用学的,等你们该懂的时候会懂。
——原来我们不需要这节课,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懂吗?
我说,学校里有女孩好像和老师那个了。
妈妈说那她可真骚。
妹妹说她好恶心。
——我很骚吗?
——我是恶心的吗?
啊,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啊。
因为爱,所以对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背叛了文字的道德礼仪天理伦常;因为你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所以你是“不干净”的,你是恶心的。
你是被腐蚀过的木艺品,你是被蛀虫咬过的坚果,你是坠入泥土腐烂的花朵——也许你并没有错,但没有人会需要你。
因为你变得“太恶心”啦。

19

发现林晓岚尸体的是一名男性Omega,家就住在白溪镇镇口不远处,案发当晚他在城里办了事,为了省住宿的费用选择连夜回家,而从沙县到白溪镇的大道上设了收费站,从旁边的荒地里绕就会省下八块钱的过路费,因此他选择了绕小路。
在经过这段小路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新鲜的Alpha的味道。
因此他停车驻足,并寻找这个在荒野里的Alpha,这个Alpha的味道非常清新,意外的非常吸引人,于是他撑着伞在荒野里前行,终于发现了味道的来源。
——那是一个躺在泥土里的女孩,她一动不动,好似一尊没有知觉的雕像。
他一开始选择了离开,但走出去没多久之后,他意识到那是一个女孩的尸体,潜意识里他认为这一截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又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因此他便返回去看。
手电筒的光映亮了女孩的脸,在雨夜里她保持着一个哭泣的表情,坠下的雨水成为了她的泪珠。
在对报案人的询问中没有得到能用的信息,黄少天拿纸蒙着头,等警厅那边查关于林晓岚的信息。
“林晓岚,女,13岁,俾县人,在当地的重点中学读初二,两个星期前跟随舞蹈班的舞蹈老师来G市参加舞蹈考试后失踪,”郑轩手里的资料只有这些,“家庭情况一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父母都是很和善的人,不存在有仇家的情况,黄少你还想要什么信息?”
“她在哪里考的试,失踪之前和谁在一起,有没有跟谁接触过,在G市有没有认识的人,来考试的途中有没有结识什么新朋友,”黄少天蒙着纸,闷闷的回答,“再查一下最近三个月内有没有女孩走失的案件,G市及附属乡镇范围内,不,不止是女孩,十岁至十八岁的青少年儿童,去查一下。”
“黄少你怀疑和犯罪团伙有关系吗?”
“有,她失踪了两个周,但Alpha的分化需要一周时间,假设她在被带走的第一天就接受了性侵并开始分化,那么分化过程也有一周的时间,第二周或者在第四天她的Alpha气息开始暴露的时候,带走她的人才开始考虑贩卖器官,”黄少天坐起来,脸上盖着的纸巾顺势滑下来,被他接在手里,“也就是说他们要在十天的时间之内对女孩的器官进行配对和贩卖,这是一个成熟的团队,不然不会有这么快的效率。”
郑轩使劲儿叹了口气,“压力山大。”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如果这个案子真的和当年的213案件有关系的话,那就说明当年的团伙老板又回来了,如果没有关系,就是说G市又出现了一个同样的、成熟的拐卖儿童的团队,无论是哪一种都很棘手。”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拍了拍郑轩的肩膀。
“但无论是哪一种,我们这一次都必须把他们抓住。”

20

“你是说你爱赵春华,”喻文州尽可能的让自己平复,“为什么?”
苏微定定地看着他,目光怜悯又天真,像是在看什么无知的小动物,“喻警官,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喻文州没说话。
“你的老师、或者说你敬重的一个人,在你期盼已久的儿童节到来的那天,对你说,你想不想长大?长大了就不再是个孩子啦,”苏微轻声说着,似乎是在回想那一天的细节,“你就可以感受到成人的世界,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情。”
——大概能猜测到。
赵春华用这样的说法诱导了苏微,紧接着他让苏微……“长大了”。他用了一个成人世界最恶毒、最不堪的方式,让女孩体会到了“长大”是什么感觉。
在那个即将踏入夏天的季节,女孩迎来了自己的最后一个放假的儿童节——老师告诉她今天之后她就长大了,而他可以教她,成人“可以做的事情”。
那是一个噩梦般的儿童节,女孩怀抱着对成人世界的憧憬和好奇,一步踏入了老师的家门,然后喝下了一杯带着禁果榨成的果汁。
苏微埋着头,轻声说,“他说他爱我,因为他爱我,所以他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我也可以爱他,”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如果我也爱他,那么这一切都是对的,没有错,没有任何人有错。”
喻文州站了起来,因为动作有些快的缘故,一下子没握住手里的笔,笔掉到地上,发出“啪嗒”一声。
“……那你认为他是对的吗?”他问,顺便俯身去捡掉到地上的笔,那笔在地上滚了几圈儿,滑到了苏微脚下去,于是他走近了一些,弯腰的弧度也大了一些。
苏微埋着头看这个拾笔的警官,他口袋里好像还揣着什么东西,这俯身的动作一大,就有东西哗啦啦的从他口袋里掉出来。
那是两张照片,她眯着眼睛看了看,觉得好像有些眼熟,喻文州捡了笔,又将照片也捡起来,正要踹回包里的时候,苏微突然叫住了他。
“照片可以给我看一下吗?”她面带迟疑,似乎是有些诧异的模样。
“嗯?这个吗?”喻文州愣了一下,那两张照片是沙县白溪镇旁死亡的女孩的照片,郑轩递给他看了之后他顺手放在口袋里的。
苏微点点头,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将上面一张女孩的日常照递了过去,“你认识她吗?”
苏微接过去看了看,一直淡然的同他对话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破裂的表情,她几乎是跳般的离开了凳子,站了起来。
“林晓岚,你怎么会有她的照片?!”

TBC

评论(7)
热度(236)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