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21(修改)

ABO设定,刑警设定。
修改的原因是有姑娘提出开头类似《如果蜗牛有爱情》的第五集,和朋友讨论了一下,类似的地方有女孩的死亡原因和交易过程,其实本来设定了两个发现女孩尸体的原因,选用的拐卖人口是较为温和的那一个……但没想到撞梗了OJZ
于是进行了修改,可能稍微比之前更黑暗一点,未修改的也没有删~只是去掉了tag,可以在主页里看到,能接受哪个版本就看哪个版本吧,因为这一段对后文影响并不大,所以其实怎样都好啦………

*

15

黑衣人在路边停下了车。
这是夜晚十一点,距离白溪镇尚有一段距离的小路边上黑黢黢的没有一盏路灯,他的三轮车前灯成为了这里唯一的照明用具,这一截路因为前两年拆迁的缘故荒无人烟,四周都是荒田,鲜有人涉足。
他翻身下车,拉开三轮车的后车厢,扒开厚厚的稻草堆,从最底下拖出来一个纤细的人影。
那是一个被胶布封住了嘴巴的女孩儿,双手反绑在身后,身下还冒出些殷红的血液来,像是身上受了重伤,却还未失去意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黑衣人,瞳孔里尽是难以掩饰的惊慌。
黑衣人开始解绳子,将女孩从车上抱了下来,血液顺着女孩的身体染到了他的身上,他像是骂了声什么,随手将女孩放在了车灯能照亮的地方,放到车灯能照亮的位置,女孩挣扎着翻身,想去抓黑衣人的裤脚,她抬起头来,将整张脸都露在灯光下。
那是一个面容十分清秀的女孩,即便被封住了嘴,也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就是还太小,像是清晨刚刚结起的花骨朵,含苞欲放的稚嫩。
在女孩快要抓到他的裤脚的时候,他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女孩身体往前一倾,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哽咽声。
他厌恶地看着女孩,像是在看些什么肮脏的东西。
然后他抬起脚,对着女孩的背狠狠地踢了一脚,女孩喉咙里发出惊恐的呜呜声,顺着田坎滚到了荒田里,吃吃地呜咽着,却因为嘴巴被封住而无法发出太大的声音。
黑衣人定定地看了许久,直到女孩不再在泥土里挣扎,才转身上了车。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雷响,闪电破空似的划过。
就要下雨了。

16

黄少天站在路边,四处张望了一下。
接到苏微的电话后,喻文州立刻做出了后续安排,他和徐景熙去见苏微,黄少天和郑轩过来勘查一下白溪镇的现场,李远和宋晓留在警局值班,并安抚一下程珊珊一家。
这里是白溪镇通往沙县的一条要道,但因为这一段经济并不发达,因此来往的车辆并不太多,这条小路距离大道有大约四百米的距离,在夜里十一二点的话,应该是没有人会过来的。
四周都是荒田,这一段前两年刚经过拆迁,破破烂烂的也不像是有人居住,抛尸荒野这种做法倒是说得通。
“黄少,”郑轩在一边喊他,“你过来看一下。”
黄少天从栏杆上跳下来,注意了一下土地里的车辙,转身走过去。
“这边的脚印明显是昨晚上下雨的时候踩的,但这一串比较浅,说明刚踩的时候土地还不是很湿润,”郑轩指着地上的脚印对黄少天说,“那边那一串却很深,应该是下了一段时间的雨之后踩的,但脚印属于同一个人,这个人在不同的两个时间段来过这里。”
“是报案人吗?”黄少天目测了一下,“男人,鞋码42左右,他昨晚上来这里见过这个女孩。”
郑轩点点头,“是报案人,但更多细节还没有问。”
“那边的路上有车辙,车辙明显是三条,这女孩是被三轮车带到这里来的,”黄少天看了看资料,“唔,叫……林晓岚是吧,路边上还有另一个人的脚印,昨晚上这里有三个人,报案人、女孩和另一个男人,这女孩身上有伤口吗?”
“有,她的肾被人挖走了。”郑轩指了指女孩的腰侧,让黄少天看衣服上的划口。
“报案人呢?”黄少天觉得空气里有股奇怪的味道,蹲下来仔细嗅了嗅,“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郑轩茫然的回望他。
黄少天看了看泥地里的女孩,凑近尸体再闻了一闻。
“怎么了黄少?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好吓人啊,”郑轩伸手在他面前晃一晃,“看你这样我压力好大。”
“这是一个女性Alpha,也许还在分化期,”黄少天说,“报案人是一个Omega吗?”
郑轩愣了愣,“我不知道啊。”
“他人在哪里?”
“这边的警厅扣着人呢,在厅里,”郑轩回答,“也通知了女孩的父母,那我让人把这女孩的尸体带回去先检察一下。”
黄少天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躺在泥土里的女孩。
那女孩身形狼狈,身上的衣物甚至被撕扯过——也不再是她的父母描述过的出门前穿的那身衣服,这两周的时间里她很可能在人贩子手中经受过性侵,因为性侵而产生了过早的分化,紧接着因为分化成为了Alpha而失去了后续价值,于是她的肾脏被挖出来贩卖,人也迎来了死亡。
她姣好的面容有一半都埋在土里,临死前的一刻还在哭泣,留下了一个十分难堪的表情。
“郑轩你听过213那个拐卖儿童的案件吗?”他突然问,“当时那个拐卖人口的团伙大量拐卖十多岁的幼女儿童,男孩儿送去普通人家,女孩儿有的被送去做了雏妓——没有用的就贩卖器官。”
郑轩愣了一下,“啊?213旧案吗?”
“嗯,”黄少天皱着眉,他一直看着女孩的尸体,好像看见了她在临死前的挣扎,“也是因为两个女孩的死亡追查下去发现的,但他们的头目最后逃掉了。”
“听说老队长对那个案子很重视,但是因为没有新的线索也没有办法重启对吧?”郑轩好像回忆起来一些。
黄少天退后了两步,让人将女孩的尸体抬了起来,他埋着头,让人看不太清他的表情,“我总觉得这个案子不会那么简单,你觉得会和当年那个团伙有关系吗?”

17

喻文州在距离立苑中学不远的别墅小区里见到了苏微。
那女孩穿着一条天蓝色的长裙,头发高高的束起来,她是那种长得很扎眼的小姑娘,但也许因为本身气质比较温和的缘故,看上去云淡风轻的,像是一张淡漠的水墨画,透出些笔墨的气息来。
她坐在客厅里,见到喻文州和徐景熙来了,甚至还起身为他们倒了两杯水,手很稳,没有洒出一点水来。
她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因此她十分冷静。
“你的父母不在家吗?”喻文州打量了一下这个二层别墅,问道。
苏微摇了摇头,“我说我有些事想和警察单独聊一下,从小他们就很尊重我的隐私,去隔壁阿姨家了。”
“你妹妹呢?”
“在楼上。”
喻文州拿笔敲着自己的资料,示意徐景熙做笔录,“你在电话里告诉我,是你杀了赵春华。”
苏微点点头,竟然是笑了一下,“对,是我杀了他,我早就想杀了他。”
“为什么?”喻文州问,“我的意思是说,既然早就想杀了他,那为什么选择在昨天?”
苏微偏着头,看上去有些天真,她好像是想了想,然后轻声说:“为什么是昨天……大概因为在去年的那一天,他说他爱我,”她突然笑了一声,眉眼间透出些温柔的意味来,“喻警官,你知道吗,他之前跟我说过一句话。”
“我当然不知道,不过你愿意告诉我他说了什么吗?”喻文州放轻了声音,“不愿意的话……”
“他说,”苏微没让他把话说完,她似乎就是在等喻文州问出这句话,回答的有些迫不及待,声音却是柔和的,像是对自己的恋人呓语,“——你知道怎么让你的恋人长大吗?杀了她、或者死在她面前,微微,你还太小了,你不懂。”
喻文州猛地握紧了笔,感到背脊有些发寒。
女孩坐在那里,面上的表情却变得悲伤起来,她轻声说着,声音无辜又可怜,“我杀了他,我看着他死在我面前……那我长大了吗?”

TBC

评论(11)
热度(184)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