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20

ABO设定,刑警设定。

*

13

喻文州泡了一袋奶茶,往杯里又兑了点凉水,将杯子放在了程珊珊面前。
“试一试温度怎么样,”他将小勺递给她,“没有别的饮料,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程珊珊没说话,只是接过喻文州递来的小勺,象征性的搅拌了一下杯里的饮料,没有喝。
她看上去暂时还不打算说话,也不打算放下自己的防备心——也许在某个下午、某个夜晚,她面对着她的老师,那个看上去一样温润和气的老师递给她一杯饮料,当时她毫无戒心,于是她为此付出了代价。
所以现在她对眼前这个看上去一样和气的警察保持着极度的警惕。
喻文州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耐烦,他翻了翻桌上的案宗,将它们分门别类的摞起来,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里就只有他整理案卷的声音,书页哗哗轻响,而女孩依旧安静的坐着,盯着自己面前那杯逐渐凉下来的奶茶。
喻文州很快整理好了案卷,将它们都堆在桌上——高高的一摞,看起来像是他们整个班级交上去的作业,警局的办公室与其他地方的办公室其实也没什么多大的不同,至少喻文州这一间办公室看起来十分寻常,几乎可以和印象中老师的办公室重叠在一起。
她不安地抓着自己的指尖,用眼角余光去偷偷看一眼喻文州,又极快的收回目光。
“你认识苏笑吗?”喻文州突然问。
程珊珊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那样瑟缩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喻文州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坐的离桌子远了些,“我和你的老师很像吗?”
程珊珊不说话,也不点头,沉默地向喻文州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于是喻文州无奈的摊了摊手,“小姑娘,我和你交换一个秘密好不好?”
程珊珊看着他,好像有些犹豫。
喻文州放松了坐在椅子上,极轻的笑着,“这个秘密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所以你要帮我保密,好不好?”

14

“……可是长辈对小朋友表现出亲近不是很好的行为吗?”女孩的母亲显然有些语无伦次,“小朋友和长辈拥抱一下、不是很正常的行为吗?为什么要拒绝呢,这个……”
黄少天托着腮帮子,一副不打算说话的样子。
他刚刚义正言辞地告诉了这对父母“不管小孩在你们眼里只有多大,在某些人眼里他们已经成长的足够成熟”——这个道理,而母亲的重点放在“小孩是否能被父母强行要求与长辈产生亲密的交流”上,父亲暂时还没有说话,黄少天希望他能找对重点。
女孩的母亲断断续续念叨了些什么后终于安静下来,这个中年女人也许是最终在自己混乱的思维里找到了黄少天想表述的重点,她坐在椅子上开始无声地落泪,黄少天把话点到这个份上,她应该不至于还猜不出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大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女孩遭遇了侵害,因为在从小的观念里,异性的长辈和一些叔叔伯伯对自己进行拥抱、或者亲吻脸颊一类的举动,都是他们在对自己表示亲近的行为,父母告诉她这是一种正常的行为,而她如果不接受,那她就是一个没有礼貌的孩子。
她从小的观念意识里没有不能和成年男性同处一室的概念,更没有“拒绝”的概念,她认为和老师单独相处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老师”被她划分在安全的范围里,是不会做出对她不利的举动的人。
那么赵春华对她做出的一切,她觉得是对的,还是错的?
她思考过吗?抗拒过吗?
还是说她像只乖顺的小羊那样不知反抗,沉默的一次又一次的、遭受着赵春华的侵犯?
“黄警官,”女孩的父亲终于开口,他目光沉沉地看着黄少天,好像一下子老了许多,“我们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这是我们对孩子教育的疏忽,但你也看到了——孩子现在变成这样,我们应该怎么做?”
黄少天刚想说什么,却听见有人敲了敲门框,他转身看过去,郑轩站在门口,对他比了个“快出来”的手势。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他起身离开,并没有回答女孩的父亲问的问题。
怎么做?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件事对于女孩来说造成的创伤太大了——她需要走出这件事情带给她的阴影,不然的话这很可能就等同于毁了她的一生。
“怎么了?”黄少天带上门,问郑轩。
“刚刚又接到下边警厅来的消息,”郑轩皱着眉,带着他往自己的位置上走,“沙县白溪镇通往镇子里的路边上发现一具女尸,是十三岁的女孩,两周前她的父母到当地警局报过案,说是孩子失踪了,但一直没找到。”
“失踪之前孩子在哪?”黄少天轻车熟路的在郑轩的位置上摸到了资料,“在G市?”
“对,”郑轩点了点头,“这孩子很会跳舞,跟着舞蹈老师来G市参加舞蹈考级,考完试的当天就失踪了。”
黄少天翻了翻照片,第一张照片上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穿了一条白色的舞裙,她提着裙摆,对着镜头微微抬起下巴,看上去有些倨傲的模样,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而后的几张照片里,美丽的女孩却披头散发倒在乡野地间,泥水将她身上的衣服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她躺在土地里,像是一朵凋零的花。
“两周前报的失踪案,为什么现在发现尸体了才报过来?”黄少天翻着资料往喻文州的办公室走,“在G市走失的,不该第一时间上报G市的警厅吗?”
郑轩使劲儿叹了口气,“当时他们学校好些学生闹离家出走……这小姑娘也是有点叛逆的那种性格,也就没多管,谁知道……”
黄少天皱了皱眉,正打算抬手敲门,门就从里头打开了。
喻文州站在门里头,一见到他,好像是愣了一下,随即走了出来,将门关上。
“现在立刻联系苏微的家人,”他说,“你们堵在这里做什么?”
于是郑轩又把案子重复了一遍,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递过来的照片,随手将它放进口袋里,“那现在我去联系苏微这边,少天你带人跑一趟白溪镇,保持联系。”
黄少天点了点头表示收到,“程珊珊说什么了吗?”
喻文州叹了口气,似乎是有点头疼,“她说……”
这时候郑轩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他赶紧对正副队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她说什么了?”黄少天接着问,“我刚刚和她的父母聊了聊,她从小没有接受过要和异性保持距离不能同处一室的教育,这一点很可能直接导致了她对赵春华没有警惕心,所以……”
“队长,”郑轩又走了回来,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他皱着眉把电话递给了喻文州,轻声说,“是苏微,她想和你说话。”
“我?”喻文州有些意外。
先不说苏微认不认识他,今天苏微并没有留在案发现场,也就是说他们之间并没有过直接的对话交流,甚至苏微本人还是这个案子的重大嫌疑人,她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要和喻文州说话,她会说什么?
喻文州接过电话,对着里头“喂”了一声,“你好,我是喻文州。”
电话那头传来少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却格外的冷静。
“你好,我是苏微,”她这么说着,“是我杀了赵老师。”

TBC

(ー`´ー)总感觉节奏有点快……

评论(15)
热度(248)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