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9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9

女孩是在十二岁那一年升上初中的。
班主任是一个看起来非常和善的青年人,他教语文,讲课幽默风趣,引经据典却一点都不让人感到枯燥,他将传统文学解读的那样活泼易懂,同她以往死板板讲课的语文老师截然不同,许多同学都很喜欢他。
她在上课的第一天就被任命为班长,她学习好、在小学的时候当过班干部,人缘也好,处理起班上的事务来井井有条,经常得到老师的夸赞,并且因为喜欢写作的缘故,经常在放学后也留下来和老师请教一下写作上的问题。
印象里赵老师一直都是一个温温和和的人,直到她进入他家的那一刻之前,她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呢?
——大概,就是那一天吧。
十二岁的女孩才刚刚开始发育,对于生理卫生常识还不甚了解,而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天气,她穿了一条白色的短裤,放学之后依旧像往常那样去了办公室,想要找赵老师帮忙看一看新写的作文。
可是就在坐下之后不久,她突然感到一阵难以启齿的腹痛——像是小腹里有什么东西在钻动,呐喊着要离开她的身体,她甚至感到身体的某个部位有什么液体在难以抑制的溢出来。
女孩惊慌了一下,这一点情绪上的小变化并没有逃过老师的眼睛,于是老师轻声问她怎么了,她咬着嘴唇摇摇头不说话,老师便问:“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然今天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问题明天再问也可以的。”
她如临大赦,几乎是感谢般的点了点头,站起来赶紧往办公室外面跑,还未来得及走出办公室,就听见老师在身后叫她。
老师声音里含着笑意,将搭在一边的外套摘下来,走过去替她围在了腰上,“小女孩,恭喜你长大了。”
他说话的时候凑得极近,围外套的手毫无知觉似的从她腰上拂过,似乎还不经意间摩擦到了她的胸口,她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赶紧弯身向老师道谢,仓皇似的逃跑了。
而好像就是从那天之后,一切就有了变化。
老师喟叹似的“恭喜你长大了”几乎成了一个萦绕在脑海中的噩梦,在无数个夜里将她从睡梦中强行拽出来,她一身冷汗,坐在床上蜷缩着抱紧了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就像是呼吸不过来那样,一片黑暗里她好像一直在往下沉、往下沉……下面是深渊,她无法触及到别的东西,只能抱住自己,从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声音。
谁来救救她?
谁能救救她?
……
生活像是隔壁小区门口那个发疯的老妇人,拿着扫帚将天真的孩子们赶的四处奔走,她一点点挪开路边的下水道井盖,对她说:“那你跳下去吧。”

10

那你跳下去吧。
既然没人能救你,那你跳下去吧。

11

下午的时候程珊珊如约而至。
小女孩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清秀许多,有些怯怯的跟在父母身后,看喻文州的眼神好像是见到什么恐怖的恶鬼一样,一下子就缩回到母亲身后去。
趁他们还没走近,喻文州保持着微笑问黄少天:“我们看起来很可怕吗?”
“队长你说的什么话我们明明英俊潇洒帅气无人能敌,”黄少天没怎么动嘴唇也能毫无障碍的说话,“可能是我们这个警徽有点吓人。”
喻文州没理他,走上去同程珊珊一家人打了个招呼,女孩儿依旧紧紧的攥着母亲的衣角,埋着头不肯看他,也不说话,父亲摸了摸女孩儿的头,面色有些悲伤。
“早上接完电话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母亲对喻文州说,“也不肯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喻警官,您一定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对吗?”
看来程珊珊还没有把事情告诉她的父母。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我可以和孩子聊聊吗?”
母亲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女孩儿的胳膊,“珊珊?警察叔叔想和你聊聊天。”
程珊珊没说话,依旧藏在母亲身后。
女人对着喻文州露出一个有些歉意的表情,喻文州摇摇头表示没什么,然后他往旁边迈了一步,俯身去看程珊珊。
“你叫珊珊是吗?是很可爱的名字啊,”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温和一些,“我叫喻文州,你愿意和我说几句话吗?”
程珊珊还是不说话。
喻文州也不生气,耐着性子继续和她说话,“你既然愿意来警局,就说明你并不抗拒和我说话对不对?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程珊珊挪了一下脚步,从母亲身后探了探头,露出一个眼睛来看了看喻文州,似乎还在犹豫。
喻文州竖起一根手指放到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它可以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对不对?”看程珊珊似乎有所动摇,他压低了声音,继续说,“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可不能让别人听见。”
程珊珊直直的看着他,目光还有些胆怯,但显然已经不再抗拒,她抓着母亲衣角的手松了松,对喻文州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12

黄少天给程珊珊的父母倒了两杯热水,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
“黄警官,”女孩的父亲开口道,“珊珊没有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您觉得,身为父母我们有知情权吗?”
黄少天咧了咧嘴,点点头,“作为监护人你们有权知道,但前提是孩子自己愿意说出来,”他用手指敲着桌子,说得漫不经心,“孩子也需要有秘密的空间,她既然不想让你们知道就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这一点我们警察也无能为力。”
“那珊珊是不是受到了什么伤害?”他接着问。
“是,”黄少天回答的很快,目光沉下来,看上去有些锐利,“我想请问二位,平时有没有对孩子进行一些教育?比如说告诉她不能和成年男性、哪怕是熟人单独共处一室?”
两位父母明显愣住。
“在男性朋友或长辈想要对孩子做出亲昵的举动,比如拥抱、亲吻时,你们是怎么处理的?让孩子自己决定,还是强行要求她接受拥抱和亲吻?”黄少天继续问。
两位父母沉默了。
黄少天似乎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耸了耸肩,摊开手,说:“你们认为孩子还小,接受长辈的亲昵理所应当,但对于孩子来说,这并不是理所应当。”
他一字一顿,清清楚楚的告诉这对父母:“你们认为孩子还小,不需要懂得更多的东西,但是在别人看来,你们的孩子已经成长到足够的模样了。”

TBC

评论(14)
热度(264)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