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7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6

女孩记得那是一个对大多数人来说都非常美好的早晨——七点钟的时候太阳已经爬上了天空,清晨的阳光穿透带着凉意的空气,从落地窗的窗帘缝隙里偷偷的爬进了屋,妈妈一把拉开窗帘,将它放了进来。
餐厅的桌子就放在离落地窗不远的地方,因此阳光能够顺着桌沿爬到食物上,煎得边上一圈焦黄的荷包蛋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美味,女孩在餐桌旁边坐下来,一如往常的拿起面包往上面涂巧克力酱,她下楼的时候向妈妈问了声早上好,此刻用和涂巧克力酱一样平常的语气和妈妈聊天,“我们的生理课被取消了,老师占用了那个课的时间给我们补落下的数学。”
“那挺好的呀,”妈妈往她的碗里夹了点菜,“生理课本来也没有必要上。”
“我们不需要生理教育吗?”
“等你们需要的时候自然会懂。”
女孩默然,埋头咬着涂了巧克力酱的面包,“我听说我们学校有女同学跟老师……那个了。”
她抬起目光去看妈妈,却看到妈妈皱了皱眉头,“小小年纪都没发育完全呢就这么骚,家长都是怎么教育的。”
这时候她的妹妹也下楼来了,正好听见了她说的话,拉开凳子在她旁边坐下来,语气里头净是嫌恶,“天哪,谁啊?她好恶心,我们学校老师都三十多四十了,还有孩子。”
女孩嚼着嘴里的面包,突然觉得有些吃不下了。
“……我也不知道,”她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我听别人说的。”

07

“死者名叫赵春华,立苑中学初二三班的班主任,遭受到他侵害的女孩名叫苏微,是他班上的班长,双胞胎妹妹叫苏笑,”郑轩把刚刚从隔壁问到的消息带过来,“已经被她们的母亲带回去了,说是孩子受了惊,留了号码让我们可以联系。”
“联系局里让人来处理现场了吗?”喻文州拉开房间的窗帘,“景熙呢,起床了吗?”
“都联系过了,”郑轩在黄少天旁边蹲下来,“怎么死的?”
黄少天蹲在尸体旁边研究了有一段时间了,大概也得出一些结论,“手腕动脉被割开,四肢均有大量出血,应该是大量失血致死,但他的表情看起来并不痛苦,死前应该是服了药物或者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暂时失去了意识,另外……这些伤口都不是一刀切开的。”
郑轩听懂了他的意思,“是刀片来回摩擦割裂的吗?”
黄少天点点头,“凶手力气不大,或者他很享受割裂的过程。”
他们俩在这边研究尸体,喻文州看起来却对尸体兴趣不大,他开始在屋里来回踱步,认真的审视着这个独居男人的家。
房子并不大,两室一厅,书房在房间的阁楼上,空间狭窄,放着的都是一些国学经典、世界名著还有教科书,喻文州随意的拿着书翻了翻,放在桌上的是一本旧版《红楼梦》,里头还折了一页。
“想毕,抽身回来,刚要寻别的姊妹去。忽见面前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将欲过河去了。引的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边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宝钗也无心扑了,刚欲回来,只听那亭里边嘁嘁喳喳有人说话。”
折的那一页却正是宝钗扑蝶这一段,其实一页纸上的字很多,但这一段被赵春华用笔细细圈了起来,让喻文州想不注意到都不行,并且他还用红色的笔圈住了这一段里的四个字——“娇喘细细”。
读书人脑子里装的不是单纯的文化典籍,而是文化典籍里个别生动且可用在他处使人误会的词汇。喻文州戴着手套摸了摸书页,这几页纸有些古怪的褶皱,就像是被水浸透之后又干了一样。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一个有些古怪的表情。
这个阁楼虽然狭窄,但容纳两个人绰绰有余,桌子不大,却也可以坐一个人,未成年的少女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蜷缩着坐在桌上,正好不会撞到头顶上的灯。
赵春华大概在这里对女孩实施过性侵,这本《红楼梦》也许见证了整个过程。
喻文州将书带下了楼,放进整理证物的箱子里,继续在屋里闲逛。
赵春华不是一个十分讲究的独居男人,可以看出来房子已经许久没有打扫,厨房里甚至蒙着灰尘——这说明他并不如何在自己家里开火做饭,一整套刀具安稳的放在灶台上,喻文州把刀都抽出来看了看,刀架上也蒙了些灰尘,这些刀具最近也没有被人使用过。
冰箱里放着几瓶浓缩果汁,客厅的桌上喝了一半的两杯果汁大概就是用它们勾兑的,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些简单的速食食品,冷冻室里我只有两袋速食饺子。
喻文州转了一圈,没在房子里发现些别的什么可用信息,直到他推开了客厅的落地窗。
赵春华家的阳台上竟然摆着一台架起来的小型天文望远镜。
“少天,”喻文州对屋里喊,“你出来看一下。”
屋里头黄少天应了一声,和郑轩放弃了对尸体的进一步研究,从房间里钻了出来,而喻文州在阳台上站着,半弓着身体,背对着他们,像是在用那台天文望远镜看着什么。
“怎么了队长?啧看不出来语文老师挺浪漫啊,天天在这看天象吗,说起来队长你知道吗王杰希他会算卦来着,”黄少天站过去,看了看望远镜的朝向,“不对啊队长你怎么不对着天上看……你对着那边看的什么啊?”
喻文州退后一步,站直了身子,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去查一下赵春华班里有没有住校的女孩,”顿了顿,对着黄少天,“不是我在这里看什么,是赵春华在用它看什么——我没有调整它的镜头。”
黄少天愣了一下,俯身去看,“那他在看什么?……我看看啊,这边对过去这条线……”
“立苑中学的女生宿舍,”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底楼的女生浴室没有窗帘,这里看过去能看到浴室的最后一个隔间。”

TBC

ps:最初的设定是遭遇性侵的女孩反抗,后因《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感触颇深,就改成了这样。
开头有参考。

评论(14)
热度(233)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