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6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3

喻文州捧起一捧冷水抹了把脸。
包厢里一群人喝得东倒西歪,连号称千杯不醉的黄少天都快趴下了,Alpha的气味都从抑制剂里挣脱出来,刺鼻得要命,再待下去他怕是情况要不妙。
从二十岁检察出第二性别分化成Omega的那天起喻文州就一直在忍耐,最开始是靠着普通的抑制剂,再后来长期禁欲的身体用普通抑制剂也压不住,就开始大量的用药物和体能运动来抑制。
二十三岁那年他结识了王杰希,于是王杰希开始着手给他配药,并制定了合理的体能训练和饮食,来帮他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发情期。
但这种情况在王杰希看来显然是非常不健康的——这些年他开始建议喻文州找一个Alpha伴侣,比如说他们队里的黄少天在王杰希看来就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喻文州都笑着拒绝了。
为什么要拒绝呢?
有时候喻文州自己都在想,辛辛苦苦的在一群Alpha和Beta里掩盖着自己的身份,伪装出一副普通人的样子——这有什么必要呢?
再说黄少天……他有什么必要瞒着黄少天呢?说出来大家岂不是更好受,而且有些事说不定会顺水渠成的就发生了,但他总觉得那样不好。
那样不好,他心想。
就算是黄少天好,黄少天再好……他当然知道。
但单纯的Alpha与Omega之间的猎食关系,他并不想要。
他捂着脸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着手去摸包里的抑制剂——幸好早上出门的时候被邻居家的小孩抓着他要糖吃,才想起来今天是六一儿童节,而这天不只是儿童的节日,还是郑轩的生日,每每队里有人过生日的时候总免不了闹腾一番,整个队里又不是Beta就是Alpha的……于是他就返身回去拿了少量的抑制剂。
镜子里映出来的人看上去多少有些苍白无力,喻文州靠着墙正准备吃药,就听到身后踉踉跄跄的一阵脚步声,他回身去看。
喝醉了的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来了厕所,一双眼睛迷离似的盯着他看了许久,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傻兮兮的笑着走过来。
“队长你在这里干什么啊?……这是什么药?”

04

六一儿童节过后好巧不巧的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周末——但喻文州没法休息,这个星期该他值班。
整个办公室空荡荡的只坐了他和郑轩两个人,郑轩在外边守着电话睡觉,他在里边翻着档案喝茶,本来无比和谐,直到黄少天叼着一个包子冲了进来。
“队长!队长!”他一进来就开始叫唤,郑轩抬起头来睡眼朦胧的看了看他,又埋头继续睡。倒是喻文州在里头对他招了招手。
于是黄少天钻进了喻文州的办公室,包子还没吃完就被他丢在门外的垃圾桶里,还顺口吐个槽:“今天大爷的包子做的好腻啊吃不下吃不下了。”
“少天有什么事吗?今天你不用值班吧。”喻文州看了看墙上的值班表,黄少天应该是下周值班。
“啊是这样的,我昨晚上喝多了好像有点断片,”黄少天给自己倒了杯水喝,“我好像是在厕所碰到你了是吧队长?”
“嗯,”喻文州点点头,淡然的说出了一个事实,“你还吐了我一身。”
“不不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啊不对我吐了你一身吗?我真的吐了你一身吗?”黄少天忏悔不已,“队长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真的记不得了我也刚刚才意识到我喝醉了居然断片儿……”
“没事,”喻文州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不是为了这个事情跑一趟吧,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哦哦哦,”黄少天一拍大腿,“啊我是想问,厕所里除了我们俩还有别人吗?我总觉得昨晚上闻到了什么味儿……”
喻文州翻档案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什么味儿?”
“就是很像Omega的味道啊,总感觉以前还在哪里闻过,咦我是在哪闻过……所以说队长你还有看到别人吗?”黄少天开始唠叨,“哎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吧喝醉了之后脑子不好使,总感觉昨晚上黏了人家好久,但是好像又并没有,这就很……”
门“哐”地一声被人掀开,本来应该趴在外面睡觉的郑轩急匆匆的闯进来,打断了黄少天的话,“队长,有人报案。”

05

“报案的是死者的邻居,说是一大早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之后看到个女学生哭哭啼啼的说是屋子里死人了,”郑轩汇报着消息,“死者是距离小区不远的立苑中学的初二语文老师,早上敲邻居门的是他的学生。”
“他的学生为什么一早会从他家里出来?”黄少天问。
郑轩干咳了一声,好像是有点恶心,“说是昨天她陪姐姐一起……对,案发现场有两个女孩,她们是双胞胎姐妹,都在死者的班里,昨天下午姐姐说老师叫她去家里拿两本书,自己一个人害怕,就让妹妹陪她,结果进屋之后两个女孩喝了点果汁就没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老师死了。”
“两个女孩身上有遭受性侵的痕迹吗?”喻文州迅速的整理了思维,“打电话叫宋晓和李远去查一下死者在学校内的风评,走访一下他的学生。”
“在姐姐身上发现了被性侵过的痕迹,并且是长期的性侵,”郑轩翻着手机,“妹妹身上有被猥亵的痕迹,但还没有遭受到性侵,猜测是正准备对妹妹实施性侵的过程中遇害的。”
“早上去敲邻居门的是谁?”
“是妹妹。”
黄少天呲了呲牙,灵活的转着方向盘拐了个弯儿,“队长我怎么觉得最近我们处理的这两个案子当事人都那么畜生呢?一个顾尧对自己的儿子进行性虐待,这回又来个猥亵女中学生的……语文老师是吧?中华民族这么多年传统文学白读了啊。”
“他可能只看了传统文学里不怎么好的一部分,”喻文州随口接着茬,“姐姐既然遭受了长期的性侵,那她应该对老师有所防范才对,怎么会还答应去老师家,并且还带着自己的妹妹?”
“那个畜生可能拍了什么照片录像之类的威胁小女孩吧,小女孩觉得自己再带一个人他可能就不敢乱来了,没想到这是个畜生中的畜生,来一个吃一个,来一双要一双,”黄少天抢在郑轩之前又开口,说话说的特别顺溜,“也不怕肾亏。”
“黄少,”郑轩使劲儿叹了口气,“你会肾亏吗,两个小女孩?”
“我靠郑轩你禽兽啊,对两个小女孩你能下得去手?”黄少天满脸震惊。
“????我不是这个意思!”郑轩反抗。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跟你说猥亵未成年是犯法的哪怕这个人他没被杀死,只要被发现了抓起来那查下去还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黄少天拍着方向盘教育郑轩,“其实我觉得三年起步对这些人渣来说太轻了,怎么着也得化学阉割啊你说是吧队长?”
喻文州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想参与他们的争论,“专心开车吧你。”

TBC

评论(10)
热度(246)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