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5

ABO设定,刑警设定。

*

Chapter02.[初恋的秘密]

“一,二,三,四,五……”
少女在空无一人的客厅里慢悠悠地数着自己的步子,她绕着布艺的沙发走动,手停放在空气中正对她腰间的高度,随着她轻声数出的数字上下摆动着手指。
“十六,十七,十八……”
她抬头看一看钟,时针已经指向了数字八,窗外的光线逐渐黯淡,现在是傍晚八点。
“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她不再围着沙发转动,而是逐渐靠近了房间的门,轻巧的握住了房门的把手,嘴里轻声哼唱着。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00

“最近身体怎么样?”
“还不错。”
“你二十八了,再这么继续只用药物抑制的话,对身体不是很好,”王杰希开好了药,将一个纸袋递过去,“你们警队就爱给我送钱是吧?”
“没有的事。”来人轻笑。
王杰希摘下自己的眼镜,擦了擦,“好好保养身体,如果你还想继续做这份工作的话——我怕你再这么抑制下去,再迟几年体能会下降,体能测试不合格就不能继续留队了吧?”
来人点点头,还是保持着微笑,“谢谢王医生叮嘱,那我先走了。”

01

桌前徒然出现了一小块奶油蛋糕,白色的奶油顶上还缀了颗草莓,蛋糕从桌子的这端滑到那端,又从那端滑回这端,如此往复数次,埋头整理案卷的喻文州终于看不下去了。
“少天,”他无奈地喊道,“别胡闹。”
从桌面上冒起来一个脑袋,黄少天嘿嘿笑了一声,伸长了手把蛋糕推过来,“今天阿轩生日刚刚大家在那边分蛋糕呢,这块是队长的。”
喻文州将蛋糕拉过来,很给面子的吃了两口,“嗯,味道不错,你们分蛋糕怎么不叫我?”
“大家不忍心打扰你用功的背影,”黄少天蹲在原地对他领了个礼,“于是派出人民的代表——我来给你送吃的,顺便一说晚上阿轩请客吃饭你可不能不来啊。”
“嗯,”喻文州答应了一声,“那你记得叫我一声。”
黄少天站起来,顺手也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哦队长你在整理旧案的卷宗啊,咦,”他像是看到了什么,在一堆文件里扒拉扒拉,捡出来一份,“这个是魏老大那时候办的案子了吧,那个贩卖儿童的团伙。”
喻文州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哦,213那个拐卖儿童的案子吗,对的,当时魏队他们抓那个头目花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对方很狡猾,让他逃掉了。”
“是从东港口偷渡的吗?我记得当时那一带治安很不好,和船员通融一下,打点个千把块钱就上船走了,”黄少天迅速的回忆着,“但是我一直觉得偷渡上了船——发现的及时的话,在船上其实很好抓啊。”
“对,所以他不是单纯的偷渡了,”喻文州放下手中的文件,也走过来看黄少天手里这一份,“魏队他们怀疑他有内应,或者说有人在包庇他,这让他能够及时的得到保护。”
“这个团伙不止一个人,魏老大他们当时抓到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里没有人愿意出来指认他,还是说这三个人都没有见过他?”黄少天分析的很快,“如果是前者,那他们一定是有什么把柄握在他手里,如果是后者,那这个人的心腹一定没有被抓住,他们很可能一起偷渡了——以魏老大的能耐不可能想不到这两点,前者的话顺藤摸瓜,这么多年也该抓到了,但目前还没有抓到,这说明是后者。”
“嗯,”喻文州肯定了他的说法,“魏队惦记了很久这个案子,方队也是,他还特地交代过我,能查清楚一定要查清楚,这一带拐卖儿童的历史太长了,导致了很多犯罪团伙的产生,不拔出一两个杀鸡儆猴的话,会越来越乱的。”
“哇这两个老家伙自己没查出来还把压力交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有没有考虑过我们肩上的担子也很重的啊?”黄少天夸张的叫着,手上翻资料的动作却一点没停,“交易地点集中在嘉兴市场这一块——这不是个家具市场吗?带孩子进去目标不会很明显吗?”
“把孩子们和家具一起装在货车里运进去,有点关系的话并不难。”喻文州端起蛋糕来吃。
“那他们的交接地点在家具市场的哪里?四角是比较容易引起警察注意的位置,所以应该不会在那边,中心位置是最有可能的——但也可能反向思维,偏偏不设在那里,”黄少天瞥了一眼喻文州,“队长你喜欢吃草莓吗?”
“啊?哦,还行,”喻文州心神领会,把蛋糕顶上那一块草莓叉下来递给了黄少天,“吃吧。”
黄少天叼草莓的动作毫不矜持,“这个案子悬了这么多年,没想过重启吗?”
“没有新的线索,旧的线索也断了,暂时无法重启。”喻文州摇了摇头。
黄少天想了想,“也是哈,这几年我们虽然也处理了一些人口拐卖的案子,但是大多都是一次作案,和犯罪团伙关系不大,也没有办法联系起来。哎队长六点了下班了吗我跟你说不能迟,阿轩他们说今晚上吃火锅,你不是不能吃辣吗阿轩给你定了个番茄锅……”

02

其实大家一起聚餐的意义无非两个——
一、给郑轩过生日。
二、灌醉领导。
喻文州有点酒精过敏,因此大家都没法尽兴的灌他,看他两杯下肚就开始面色泛红,郑轩直摇头说队长你这样不行啊出去跟别人喝酒的时候压力山大啊,说完就转身跟着宋晓他们一块灌黄少天去了。
黄少天哇啦哇啦喊着你们一群人灌我一个不公平,但基本还是来者不拒——这场景让喻文州隐隐有些想起以前在警校的日子。
那时候他和黄少天不熟,黄少天是一名极优秀的学员,但他并不是,因此两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说起来他和黄少天第一次有交集还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时候班里做体能测试,他被分到和黄少天一组,跑1000米的时候落了黄少天大半个圈儿,最后还得到了对方一个鄙视的白眼……现在他居然是黄少天的上司,还真是天道好轮回。
黄少天在学校里头极有人气,经常跟一帮小伙子一块儿出去野混,跟喻文州同寝室的哥们提到他就叹气说真是个千杯不醉的混账啊。
而喻文州第一次和黄少天一起喝酒,却是在大三结束那一年。
那时候他们都在为了实习而四处奔走,太多比喻文州优秀的人向魏琛和方世镜投递简历了,但在面试之后留下的却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那是除了班级聚餐之外喻文州第一次和黄少天同桌吃饭,虽然有魏琛和方世镜在旁边掺合,但想来气氛依旧尴尬得不行,黄少天喝着酒打量着他,而他在旁边默默的数黄少天喝了多少瓶酒。
最后他数出来了,黄少天喝了半打,面不改色心不跳,还拍拍他的肩膀对两杯下肚就晕乎乎的他说:“喻文州同志你的身体素质不行啊,这样怎么为人民服务啊。”
多年后他已经是黄少天信赖的队长,虽然他的体能依旧只是勉强及格而已——但没有人会在这方面苛责他。
因为他的不足,有黄少天去弥补,而黄少天察觉不到的,有他在洞悉。

TBC

评论(18)
热度(26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