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4

ABO设定,刑警设定。

*

37

喻文州亲自对顾明远进行了审讯。
这名少年乖顺地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埋着头捏自己的衣角——来的路上已经让他清理过身体,换了一身衣服,他看上去乖巧无比,浑然不像是一个杀人犯。
除顾尧和许夏外的另外四名死者的身份正在调查,腐烂程度较低的两具尸体已经确认了身份,正在联系他们的亲属,警局上下忙作一团,而黄少天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他离开监控室之前正听到喻文州问顾明远说“他们是不是伤害了你”,而顾明远明确的回答“是”。
这个孩子从小在扭曲的家暴环境中成长,父亲对他施加的暴力让他学会了逃跑和反击,而他的反击真是再激烈不过了——他杀死了过去懦弱的自己,于是他彻底的变了。
如果有人伤害他,那他就杀了他,否则这个人就会一直伤害他——这是他在过往的生活里得出的结论,他将这个结论当作自己生存的根本,一开始他在忍让,但一年之后某个人过度的伤害终于激怒了他,于是他再度犯罪。
接下来他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这让他变得越来越敏感,认为周遭的许多人都对他抱有恶意,他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于是作案的频率开始上升,甚至于开始享受作案的快感。
如果说对许夏的抛投是一个意外,那么对王芳的杀害就是一个故意的行为了。
他将王芳的尸体当作礼物送给了警局,因为他开始不满足于将尸体藏起来的感觉,他看见因为许夏的死亡而四处奔走的警察,心里感到一阵异样的喜悦——他给他们制造了麻烦,而为了这个麻烦他们会付出一定的精力和时间,这个过程让他感到无比的享受。
因为他从一个遭受暴力的人变成了一个施虐者。
但对于许夏——他是真正喜欢着许夏的,但过往的十九年人生中没有人教会他“爱”是怎样的一种情感,需要怎样去表达,于是一开始他选择跟踪许夏,再后来他选择伤害许夏。
他为许夏精心布置了一场童话的美梦,在许夏的梦里他是应政,是她所爱的人,过度的安眠药和他的诱导使她产生了空中花园的错觉,梦的最后她从公主的塔楼上坠落,轻盈的像是一片羽毛。
从梦里醒来的顾明远杀死了王芳,在沉迷于作为施虐者的快感后很快因为许夏的死亡而感到了悲伤——他矛盾的在喜悦与悲伤中彷徨,逼疯了自己。
潜意识里他需要一个安全的港湾,他需要逃跑,而他最熟悉的那段逃跑的路途,从儿时的旧宅、恶魔的爪牙中奔逃出去,奔向那片空无一人的树林,从石连山逃跑到鹿鞍山、或者从鹿鞍山逃跑到石连山……多年前父亲的施暴让他熟悉了这段逃跑的路途,太多东西深入的刻在他的骨髓中磨灭不去。
他想起多年前的某个夜晚,父亲格外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他对此感到受宠若惊,而父亲对他说“其实我是爱你的”——爱?爱是什么?爱是用藤条将你打的遍体鳞伤,爱是不顾天际伦常的占有,爱是理所当然的粗鲁的殴打,爱是逼得你进退维谷、至死方休。

38

喻文州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转晚,这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刚奔波完这一趟案子的队员们好不容易按时下了一次班,迫不及待的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因此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倒还有个黄少天,坐在外面的走廊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少天?”喻文州踢了踢他的脚,“不回去休息吗?”
黄少天往墙上一靠,坦然地抬头望着喻文州,眼睛里头还有些血丝,看上去不太妙。
“队长,你觉得应政和许夏可惜吗?”他问。
喻文州默了一默,在他身边坐下来,叹息似的,“……都过去了。”
黄少天不依不饶,“顾明远是错的,但他从小的意识中告诉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错,对吗?”
“……是,”喻文州揉了揉眉心,“顾尧对他造成的影响非常大……这让他很难从自己童年的记忆里挣脱出来,他的观念意识最模糊的时候没有人教他什么才是正确的,他只能认为……顾尧的一切,就是正确的。”
于是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我如果喜欢上哪个Omega,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告诉他的。”黄少天突然说。
他这个话题转的太快,喻文州脑子里还在想顾明远的事,一下子没转过弯来,“嗯?”
“应政和许夏就是因为对彼此不够坦诚,最后才会错过的不是吗?如果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别说秦洛洛会早点死心,至少许夏住院的话,应政会一直陪着她吧?”黄少天继续说,“这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喻文州对他的说法表示赞同,“嗯,那少天有喜欢的Omega吗?”
“没有啦,我妈都念叨我好久啦,说我二十七八了还不找个男朋友女朋友的她很急啦,”黄少天笑起来,“哇队长你要是个Omega就好了,我妈超喜欢你的。”
喻文州也笑起来,“是这样吗?”
“是啊是啊,”黄少天拼命点头,“不过队长你这么厉害,要是Omega的话一定是Omega中的战斗机吧哈哈哈。”
“应政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喻文州把声音放轻,“问我有没有找到凶手,他可不可以见一见。”
黄少天哑然,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于是抹了一把脸保持沉默。
“我告诉他凶手是顾明远,但他精神失常,可能不太方便让他见见,过段时间审判下来之后他可以去监狱那边看看他,”喻文州继续说,“死刑是肯定的,但应该有那么一两天时间能让他去见一见。”
“你觉得顾明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石连山那边的人都说他小时候是很乖很懂事的一个孩子,他的老师也都说他很坚强,也很努力,”黄少天的声音沉下来,“他发现自己不管再怎么听话、再怎么乖巧,他的父亲还是会那样对他。”
他对这个世界失望了。
这一句话他们谁都没有说出来,只是保持着默契的沉默,这个案子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胸口,沉得他们谁也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一会儿,喻文州才缓过来拍一拍黄少天的肩膀,“走吧,请你吃饭。”

TBC

有个没看全职的小可爱听我说黄喻的时候,提出了一个理论。
黄喻=黄色寓言
??????????????
⚆_⚆?

评论(14)
热度(238)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