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3

ABO设定,刑警设定。
_(¦3_ヽ)ュ

*

34

少年手里拿着一朵花。
那是一朵红玫瑰,看起来还很新鲜,柔软的花瓣上甚至还有细碎的水珠,不知是不是有人往上面喷洒了一些香水还是别的什么——这朵玫瑰的香味极为浓烈,就像是集中了一整片玫瑰园的馥郁。
他埋头去看躺在他怀里的女人——那个女人穿着医院的病号服,腿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里头裹着固定关节的材料,这使得她的双腿无法弯曲,看上去僵硬无比,但这无损于她清秀的面容。
女人的五官是精致的,算不上什么大美人,却自有一番独特的俏丽,此时她紧紧的闭着眼,像是在做什么美梦——眉头都舒展开来,嘴角甚至挂着一丝微笑。
他知道这张脸睁着眼睛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女人平日里总是慵懒又柔和的,她的目光里似乎永远饱含笑意,目光忘过来的时候,明明只是极轻的一瞥,他却觉得仿佛在火海里头滚了一遭——舌尖干的要命。
她像是天际永恒燃烧的太阳,美丽而刺目。
他听见她轻声说:“嘿,阿政……”
阿政?
少年愣了一下,原本想要摸摸她头发的手一下子僵住在半空,保持着一个吃力又难受的姿态,良久,他似乎是叹息一声,放下了手。
“夏夏……”他埋头在她耳边轻声唤道,“夏夏?”

35

喻文州和黄少天赶到石连山的时候,宋晓和李远正坐在巷口和中年人进行对话的地方,两个人手里都捧着个纸杯,一副要喝点热水压压惊的模样。
“有什么消息吗?”喻文州直截了当,“顾明远家在哪里,带我们过去。”
宋晓和李远赶紧站起来,李远看了看喻文州,欲言又止,又看了看黄少天,欲言又止,最后他看了看宋晓,突然干呕一声。
黄少天惊诧,“怎么了怎么了李远这是经历了什么宋晓有那么可怕吗你为什么看到他就想吐?”
宋晓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打起十二分精神来鼓足了气,他素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刚刚得到的消息虽说有点让人接受不了,但把它当做一个普通的案件线索来整理还是勉强可以忍受的,“我来说吧,是这样的,我们在院子里没有找到太多有用的信息,但通过和这周边的居民的交流,大概获取了一些信息,”顿了顿,“我想大概用得上。”
喻文州挽着袖子,头也没抬,“说来听听。”
“顾明远的父亲和母亲都是蓝天剧院的演员,母亲生下他之后不久就去世,后来顾明远的父亲就开始酗酒,并且会对顾明远实施家暴,”宋晓小心地斟酌了一下用词,“曾经有邻居目击到顾明远的父亲对他实施殴打,甚至……性虐待。”
饶是喻文州,这下都有些接受不了了,他停下了戴手套的动作,回头看宋晓,“……性虐待?”
“对,”宋晓点点头,“说是不止一次有人目击到……在院子里,顾明远的父亲对他实施了性侵、甚至于身体上的伤害,这很可能给他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心理阴影。”
黄少天倒是先反应过来,骂了声畜生。
“在顾明远十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被发现死在了家里,死亡原因是绳索勒绑导致的窒息,顾明远没有报警,”宋晓继续说,“那时候这一段治安很差,加上顾明远的父亲为人口碑并不太好,很快这件事就被掩盖过去了。”
“然后呢?”喻文州推开院门,打量了一下院子里那棵枇杷树,“他一般被父亲殴打之后,会去哪里?”
宋晓指了指东方,“说是这里翻出去,沿着小路走不久有个小树林,再往里就是野林子了,顾明远小时候喜欢自己在树林边上呆着。”
“从这边过去能到鹿鞍山吗?”喻文州转身问黄少天。
队里最熟悉G市地形的人是黄少天,虽说黄少天不是G市本地人,但凭着他雷达一般敏锐的找路能力,在进入G市警校的两三年内就把G市的地形给摸了个透。
黄少天伸手拍了拍院墙,两三下就爬到墙头上去,站着往宋晓指的方向看了看,“从这里过去的话……理论上北边环城的山脉都是相连的,但这一片地形平整,野林子比较多,可能有点危险,除此之外……”他眯着眼睛眺望了一下,“是可以到鹿鞍山的。”
喻文州点点头,似乎是确定了什么推论,拍了一下手,“下来吧,我们进屋去看看。”
黄少天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在墙头上挪了一下脚步,正要俯身跃下的时候,他突然侧了一下头,往屋边看去。
然后他就愣住了。
“队长,”黄少天紧盯着那一块地方,“房子后面是不是也有一小块空地?”
喻文州往墙边走了两步,也顺着黄少天的目光看过去,“嗯,有个一米左右的过道。”
“顾明远的父亲下葬了吗?”黄少天问,“或者说,他的尸体在哪里?”

36

从顾明远家旧址的院子里挖出了五具尸体,这些尸体均有不同程度上的腐烂,最老的一具已经几近白骨,而最新的一具则才开始腐烂没多久。
而这时候郑轩那边也发来了消息,说是在鹿鞍山发现了最近两天内的足迹,沿着路找下去应该很快就会找到人。
“小心一些,必要的时候使用枪械,”喻文州拉住正准备伸手和尸体接触一下的黄少天,“嫌疑人有精神疾病,很会伪装,抓到之后先给他注射镇定剂,或者麻醉药。”
黄少天蹲下来认真的看了看几具尸体,拿手指勾了勾喻文州的手。
于是喻文州也蹲下来。
“从表面上来看,尸体腐烂的程度也说明了死亡的时间,”他挨个指过去,“假设最老的这一具是顾尧,那么他的死亡时间是三年前,这一具距离他的死亡却过去了一年半,但接下来的——一年,三个月,两个月,而许夏距离这一具,只有一个月。”
“他犯罪的频率在上升,”喻文州吁了一口气,“他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早年父亲的家暴使他逐渐变得懦弱,而后他过早的分化为Omega……遭受了父亲的侵害,这期间他一定数次有过自杀的想法。”
“如果他真的很熟悉从这边的树林去鹿鞍山的路的话……那是不是说明他在这段路上逃跑过?”黄少天突然站起来,看着东边不远处茂密的树林,“他试图反抗过,然后遭到了更残暴的对待,后来他学会了逃跑。”
“对,”喻文州肯定了他的思路,“在逃跑的过程中他熟悉了通往鹿鞍山的道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每次逃跑都能够成功,当他发现逃跑失败后会面临更困难的处境的时候,他终于选择了反抗。”
顾明远选择的反抗是杀了顾尧。
伴随了他十多年的来自父亲的噩梦,在某个夜晚他亲手杀死了他,用捆绑并勒住脖颈的方式,紧接着他发现顾尧会反抗,平日里高高在上、他根本无法抵抗的父亲在那时候脆弱的不堪一击,被束缚住的四肢不断的挣扎,因为窒息而变得愈发痛苦的神色几乎让他感受到报复的快感——
他在杀死顾尧的同时,也杀死了过去那个懦弱的自己。

TBC

查了一下尸体腐烂相关的资料,被图片恶心到无法自拔(||๐_๐)

评论(13)
热度(227)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