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2

ABO设定,刑警设定。
_(•̀ω•́ 」∠)_

*

31

“顾明远不在家,也不在石连山的老家那边,在石连山那边打听一下有关顾明远的信息,”喻文州对端来茶水的实习生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我们稍后就过来,尽可能多的打听一下他小时候的事情,另外联系一下郑轩,从鹿鞍山进去找一下有没有顾明远的踪迹。”
黄少天喝了一口茶,盯着桌子另一边的实习生看——实习生看起来最多二十一二岁,干干净净的一个小伙子,大概是黄少天的注视太过直接,他看上去还有些局促。
“你是跟着王杰希的实习生?不要紧张嘛年轻人,要拿出点活力来,哦我看看你叫什么名字……”黄少天眯着眼睛看他胸口上的挂牌,“高、英、杰……英杰是吧,要向你们王医生学习啊,不要在意旁人的目光,哪怕你的大小眼有点吓人——啊更何况你还没有大小眼对吧哈哈哈哈。”
喻文州挂了电话就听到黄少天在旁边对着小实习生满嘴跑航炮,把王杰希黑的都快没边了,眼瞅着他就要说出“我上次来动手术的时候王杰希掐指一算算准了我背上那颗子弹在哪”这种垃圾话来,喻文州赶紧上去阻止了他。
“英杰是吧,”喻文州笑得一派温和,语重心长似的,“少天比较喜欢胡说八道,他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顿了顿,补了一句,“也就别让王医生见笑了。”
高英杰瞅瞅这个,瞅瞅那个,心里疑惑道人民警察都是这种人?
喻文州一看高英杰的表情就知道年轻人肯定因为黄少天的日常胡说八道对人民警察产生了什么误会,并且这种误会在今后很可能会一直存在……毕竟他是跟在王杰希身边的实习生,而他们警队和王杰希的联系那可真是太密切了,黄少天打个喷嚏都要抓着王杰希痛述一番陈词的。
于是他决定不去纠正这种误会了——反正也没差,现在纠正了,以后还是会被黄少天打翻的,何必多费功夫呢?
“少天,”他转移了目标,开始跟黄少天交待公事,“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了,我们再去一趟石连山。”
临走时他喝完了杯里的茶水,同局促的实习生道了别,趁黄少天走远了还拍了拍实习生的肩膀,笑着说:“黄警官虽然满嘴跑航炮,但有一点还是说的对的,年轻人拿出点活力来,要对自己有信心。”

32

顾明远家在石连山的旧址是一处老宅,在大尧巷的深处,宅子里有两间老旧的瓦房,年纪不大的院子里栽着一棵枇杷树——已经结起了一树的枇杷,有些落在地上,甚至都坏掉了。
宋晓和李远很容易就打开了宅子的门,地上积着一些水渍,旧屋里有厚厚的灰尘,看起来许久没人在这里住过。
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沙发,一个老式电视机,放了几个柜子,右边有一个隔间,里头摆了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墙角东倒西歪的放着几个酒瓶,还有几段磨损严重的麻绳。
宋晓注意到电视旁边放了个镜框,在这个脏兮兮的、遍布灰尘的屋子里,那个镜框保持着难得的干净——也不是有多干净,但它没有积灰。
这说明它是最近才被人摆放在这里的、或者有人经常将它拿起来摩挲。
那是一张老照片,泛了黄的黑白照片里一男一女对着镜头微笑,男的穿了一身在那个年代可谓前卫的西装,女的穿着一条下摆抛撒开的礼裙。
他们对着镜头那样笑着,笑容里透露出一些真心的喜悦,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看上去像是一双璧人。
镜框背面有一行娟秀的字迹。
“1993年,与顾郎留影于蓝天剧院,你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
宋晓反复看了看这张照片,戳一戳李远,“这是顾明远的父母吧?”
“是吧,”李远还在观察地上那堆酒瓶,“这些东西得都放了多久了啊?”
“两三年总得有吧,顾明远是十六岁的时候搬走的,他现在多大了?”宋晓把照片放下。
“十九,那才三年啊,”李远感慨着,“脏成这样……要不要看看隔壁屋?”
宋晓点了点头。
院子里的另一间屋看起来就要干净很多。
这间屋比隔壁那一间要小一些,有一个厨房,隔间里放了张床,地上并没有积什么灰,看上去像是有人定期打扫,厨房里甚至还放着看上去没怎么用过的拖把和扫帚。

33

“顾家的小子?他没怎么回来哩,”隔壁家的大婶掐着嗓门说,“还想问他把房子卖给我家哩,我家大儿子要结婚,他们那屋挺好的,臭小子不肯卖,真奇怪哩他又不住……”
眼看大婶就要从自己的儿子说到三姑六大婆,宋晓和李远赶紧以“谢谢您的配合”结束了这段愉快的对话。
“明远啊……”巷口的老大爷摇着蒲扇回忆起来,“哦小时候很乖的嘛,他妈妈死了之后爸爸就成了个酒鬼,经常打他,劝都劝不住叻。”
“他爸爸经常打他吗,”宋晓做着笔录,“那您对他爸爸有什么印象吗?”
“以前在蓝天搞演出嘛,标致得很,他娘也是搞演出的,”老大爷想了想,“记不清了记不清了。”
宋晓还想问点什么,就听到里屋里有人在叫老大爷,老大爷顿悟一样拿蒲扇敲敲自己的头,“你们可以问我儿子嘛。”
李远往屋里头看去,随着老大爷的呼唤,屋里头走出来一个中年人。
那中年人走到面前站定了,先上下打量了他们一下,做了个稍等的手势,把老爷子哄着进了屋,才又出来。
“你们要问明远的事儿?”他端了两个凳子出来给宋晓,自己在原来老大爷坐的位置坐下了,“我和他爸爸原来一起在蓝天剧院处过事。”
“你好,”宋晓亮出自己的证件,“宋晓,这位是李远,我们今天主要是过来调查一下情况。”
中年人点点头,叹息似的,“是为了顾尧的死吗?明远报警了?”
顾尧就是顾明远的父亲,在顾明远的资料中明确记载着他死于顾明远十五岁那一年——并没有说明死亡原因,因此队里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能说说这件事吗?”宋晓问。
“明远那天一早就去上课了,”中年人回忆起来,“回来的时候发现顾尧死在家里头,是给人勒死的——那绳子还在呢,那时候这一截没人管,加上平时候顾尧也不怎么讨喜,明远没报警,过两天这事也就过去了。”
宋晓皱了皱眉,这个消息他们之前并没有掌握到。
“你说顾尧平时候经常打顾明远,是喝醉了之后打的吗?有没有别的施暴行为?”李远接着问。
“他醉没醉我是不清楚,反正喝了酒就要打明远,”中年人说着,面上露出一点尴尬来,后面的话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别的……我听别人说……”
他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几乎是失了音,听在宋晓和李远的耳朵里却有如雷劈一般轰隆作响。
“……我知道的就这些了,”中年人叹息着,“街坊邻居的杂言杂语太多了,我想明远也是受不了了才搬出去,但是这个事实在是、实在是……”他说着也说不下去了,只一个劲的叹息。
有一条线索明了的被勾画出来,顾明远少年的模样渐渐清晰,印在资料上的一寸照片上他木然的盯着镜头,看上去全无表情——没有生气,像是一个内里早就死去的人,空留了一副壳子。
他会在哪里?
这些年他都做过什么?对许夏,他究竟抱着一种怎么样的情感?

TBC

诸君,为了早点谈恋爱,我要飙手速了_(´ཀ`」 ∠)__

评论(9)
热度(23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