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1

ABO设定,刑警设定。
睡不着……更一段(¦3[▓▓]

*

28

秦洛洛并没有逃跑。
她坐在病床上剥橘子,就像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样从容,只是面色看上去苍白了一些,原本就瘦削的身子看上去也更单薄了些。
黄少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沉默的注视着秦洛洛。
他向来话多,这样的安静似乎并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但黄少天并不是会不分事宜的啰啰嗦嗦的人,他平日里说话说得多,表示他那时候的心情是放松的,在轻松的大情况下他当然不会在意,但现在显然并不是轻松的时候。
在赶来的路上他和喻文州通过电话交流了彼此得到的信息,他认为车内的强暴者与被强暴者均为Omega,喻文州告诉他失踪的学生顾明远恰好是一个男性Omega,于是嫌疑人立刻被锁定,宋晓和李远去找顾明远,而他们俩来医院见秦洛洛。
秦洛洛——喻文州说她是应政的恋慕者,对许夏也许抱着一些敌意,入住医院又恰巧分在了同一个病房,这样的巧合实在太容易作案了,他们不该忽视这一点的。
幸好秦洛洛并没有逃跑。
这个女孩表现的太过平静,就好像一切都不出她所料——她对王芳的死亡流露出了恐惧,这说明这大概不在她的计划中,但她对许夏的死亡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诧,这是不是说明,许夏的死亡是在她预料中的事情?
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本就不太擅长同青少年进行沟通,他比较擅长审问犯人,这一位虽然也是嫌疑犯,但毕竟还是十七八岁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他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切入。
但他没有开口,秦洛洛倒是自己主动开口了。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她剥好了橙子,偏过头看黄少天。
黄少天摊了摊手,从包里摸出一只录音笔来,“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秦洛洛看着他摁下录音键,把录音笔放在床头柜上,苍白的面容上居然露出点笑意来,“我认识应政,也认识许夏,我认识应政好多年了,小时候我经常跟在他身后跑。”
“所以你喜欢上了他?”
“他聪明,学习好,足够优秀,”秦洛洛反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于是黄少天默然,伸手做了个“你继续”的手势。
“年前的时候,我偶然知道了他和许夏的事情,我很讨厌许夏,”秦洛洛继续说,她说到许夏的时候不再像上次那样温和,而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她那么漂亮又聪明,以前在阿政身边的人都不是这样的。”
“所以你无法接受她待在应政的身边?”黄少天问。
秦洛洛没回答他这个问题,“我想知道许夏为什么会和阿政在一起,偷偷的跟踪了她一下,然后我发现有一个人和我一样,也在跟踪她。”
黄少天不由得坐直了起来,“……顾明远?”
这回秦洛洛点了点头,“我猜他喜欢许夏……我猜对了。”

29

那还是在冬天发生的事情。
女孩发现了和自己同样跟踪一个人的男孩,于是怀着怀疑的心态抓住了男孩,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卫衣上有两个白色的绒球搭在领口晃来晃去,看上去像一只可爱的兔子。
“喂,你是不是喜欢她?”
她这么问。
男孩和女孩分享了共同的秘密,身为男性Omega的他迷恋上了同为Omega的女老师,而女孩喜欢女老师的男朋友。
他们就像革命战友一样有了亲密的联系,每个周交换情报的时候她骂骂咧咧的说女老师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而男孩一本正经的纠正她说老师这里很好、那里也很好,她便嗤之以鼻。
后来女老师出了车祸,住院的时候和女孩恰好分在了同一个病房。
女孩意识到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她可以偷偷的将男孩放进来,再掩护他带着女老师出走,他们可以亲手拆散女老师和她的男朋友,原本那两个人的感情就不是那么稳定,只要他们小小的推一把,就一定可以成功的。
但女孩没有想到男孩会将事情做成这样。
她作为行动的主导,向在外地出差的爸妈以要医药费为借口拿来了钱,请了一些民工帮忙,删掉医院里的监控、调查每个路口的监控能拍摄到的位置、距离不远的公司旁边有一块小野地总有人违章停车、拿出了自己以前以睡不着为由留下的安眠药……他们花了整整一个周的时间来做布置,让女老师在医院里养了一个周的伤。
她只想让她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想做一个恶作剧,让她喜欢的人离开她。
但她没想到男孩失控了。
女老师遭受了他的性侵,甚至死亡,而她的护工也因为她这样小小的任性遇害……她茫然的坐在病床上,头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不可控的因素,意识到一点小小的恶念也可能带来巨大的灾难。
她问那个看起来很可靠的警官,说:“你们会抓住凶手的对吗?”
警官摸摸她的头,回答她:“会的。”
悲伤像是海里袭来的巨大浪潮,一瞬间将她淹没。

30

“秦洛洛交代了她的一切行动,她负责的主要是帮顾明远处理监控和一些前期准备,”黄少天将录音笔递给喻文州,伸了个懒腰,“阿轩和宋晓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从王芳的丈夫那里问到,钱是秦洛洛打过去的,他找了几个民工兄弟做的手脚,但在十九号晚上顾明远给他打了电话,”喻文州坐在他旁边,看上去也很疲惫,“要他在二十号晚上把王芳约到厕所靠窗的隔间……他告诉王芳他接了活,给秦洛洛和许夏送饭,老板会把钱放在那个隔间里,让王芳在厕所没人的时候去取。”
“他为什么要杀王芳?”黄少天皱着眉,“我还是没有想通,如果是因为王芳见过他,那他完全可以在当天晚上杀害许夏之前就把王芳杀掉,他为什么在二十号杀王芳?还留下那样的胶带。”
喻文州明白他说的意思,顾明远没有必要在警方已经知道这件事之后再取王芳的性命,更没有必要将王芳的尸体当作“礼物”送给他们,但这些不合逻辑的事情在这个时候都发生了,那么这说明了什么?
“我有一个猜测,”喻文州说,“但是要等宋晓和李远那边的回复才能确定。”
“嗯?什么猜测?”黄少天无意识的问。
喻文州却对他伸手。
黄少天看了看他的手,咧咧嘴,“这就换?”
喻文州笑起来,从衣兜里摸出一张纸条,对黄少天挑挑眉,“嫌疑人基本已经确认了,不是吗?”
黄少天也笑起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嗯嗯,队长说的是。”
他们交换了那天在看交通监控录像前从笔记本上撕下的纸条,这是他们一起处理了几次案子后就一直保持的习惯,各自将各自怀疑的对象在纸条上写下来,等到破案的时候再拆开,猜的不那么靠谱的人请更接近真相的人吃饭。
而现在两张纸条拆开,结果却惊人的相似。
“许夏的恋慕者+?”
“仰慕许夏的人+??”
多打了一个问号的人,当然是标点符号都要比别人多的黄少天。
“我是两个问号,你只有一个问号,而秦洛洛是三个字,”黄少天一本正经的拍拍喻文州的腿,“看来这次队长要请客咯。”

TBC

第一个案子快结束啦!!!可以谈恋爱了不啦!!!!

评论(7)
热度(225)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