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10

ABO设定,刑警设定。

*

26

对于被请来警局喝茶这件事,应政看起来没有感到很意外。
接待他的是喻文州,蓝雨的队长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和和气气的坐在了他对面,摆出的是一副要进行友好和睦的电视剧剧情交流的样子。
但应政知道他只是看起来和睦而已——蓝雨的队长喻文州,自上任以来破案无数,其中有几起案子得到了相当高的关注度,他对于G市的刑侦来说,像是一个传奇。
或者说,不是喻文州一个人是传奇,是喻文州加黄少天,这一对刑警搭档就像是被眷顾的神话,一个在心理学上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对于统筹指挥得心应手,另一个身手了得,捕捉凶案的细节能力堪称凶残。
所以他平静的坐了下来,心里头明明白白的知道,今天他绝不是来警局喝茶的。
“我们在许夏的案子上遇到了一些瓶颈,”喻文州没有和他寒暄,直奔主题,“我觉得请你来聊聊很有必要。”
应政点点头,“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你介意告诉我你们的关系吗?”喻文州将一堆资料摆上了桌,“你们真的是普通的男女朋友关系吗?”
结果应政回答的倒是爽快,“不是。”
喻文州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于是他摊了摊手,示意应政继续说下去。
“我和夏夏是两年前认识的,她很漂亮,也很会说俏皮话,我觉得她很有趣,”应政回忆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甚至笑了起来,“因为聊天投机,我们很快就熟悉起来,大概一年半以前,我发现她是一个女性Omega。”
“也就是说你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当然不是,”应政坐直了身子,伸手捧住喻文州给他倒的那杯茶,“后来的关系变得很奇怪,一开始我个人倾向于我们只是普通的Alpha和Omega之间互相需求的关系,但夏夏并不这么认为,后来……”
他话头猛地一顿,面上的笑意都敛起来,握住水杯的手也不自觉的攒得更紧,“后来……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来整理我们之间的关系,最后决定在520那天去找她,我还准备了戒指,她很喜欢那款花环设计的尾戒。”
话说到这里,喻文州已经大致清楚了。
许夏和应政一开始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进而他们发展到Alpha和Omega之间身体互相需求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之上产生了暧昧的情绪,最后他们确认了对对方的感受,但尚未来得及确认关系,在应政带着戒指去找许夏的那天——许夏遇害了。
他们最后就这样错过了。
不得不说这个结局可以说是令人唏嘘,但眼下实在不是一个感慨人生的好时候,喻文州在资料里翻了翻,找出来一张照片。
“我想知道你们在维持这段关系的过程之中,有没有别的人介入,”喻文州将照片推过去,“很抱歉问你这个问题——但你必须回答。”
照片上是从许夏的书房里找到的那本《小王子》,许夏在扉页上写了一句话,笔迹鉴定后推测大约是半年前写上去的——“我是那只狐狸吗?”
她是那只狐狸吗?小王子精心呵护着自己星球上那朵娇弱的玫瑰,他驯服了狐狸,最后却没有带走它。
那只傻狐狸爱上了小王子,于是它终生都在等待。
应政的手从那行字上摸过,他沉默的注视着那张照片,就像是透过那张照片在看着许夏——许夏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它的呢?
那个女孩漂亮而俏皮,看似张扬大胆,内心里却是个热爱童话的小姑娘,她像一只刺猬一样蜷缩起来保护着自己柔软的内里,偶有表露出一些悲伤的时候,却也被她自己嘻嘻哈哈的糊弄过去。
他近乎悲哀地看着那张照片,似乎听到许夏在他耳边轻声说话。
她说——
“阿政,你当我是什么呢?”
他闭上眼睛,身体几乎是有些颤抖的。
喻文州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他敲了敲桌子,像是要把应政从自己的臆想中强行拽出来,等到应政再次睁开眼睛,看到的就只有一个漠然的喻文州,对方把玩着桌上的笔筒,目光里有些凉意。
他轻声问:“你会不会想到凶手是谁?”
“我确实有一个妹妹,”应政埋下头来,“她是我妈妈闺蜜的女儿,还很小,只有十七八岁,身体不太好,经常会住院,平时候很喜欢粘着我,夏夏可能有些误会。”
“她有没有明显的对你表露出……”
“有,但是我拒绝了她,”应政呼了一口气,“但我不知道夏夏会介意她,也从来没有对夏夏解释过。”
“你对顾明远这个学生有什么印象吗?”
话题突然转移,应政愣了一下,“顾明远?你是说失踪的那个孩子?”
喻文州点点头,“他是你的学生,曾经也是许夏的学生,失踪的时间和许夏的死亡时间也很符合,并且在当天晚上有医院的人看到他出入医院,他现在是重大嫌疑人。”
应政皱着眉头,像是仔细的思考了一下,“顾明远……他成绩很好,平时候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我只知道他递交过换宿舍的申请,因为他是个Omega。”
Omega?喻文州有些意外,但并没有表露出来,“好的,谢谢你的配合,我还有一个问题。”
“你说。”
“能给我你那位小妹妹的联系方式吗?”
“可以,”应政拿过笔来,“她家离我家不远,电话好像是……对,应该是这个,啊,对了。”
他写完之后,抬起头看着喻文州,“前段时间她好像也住院了,就在人民医院。”
“哦?她叫什么名字?”
“秦洛洛,”应政说,“秦朝的秦,洛丽塔的洛。”

27

接到喻文州的电话的时候,黄少天刚刚从车里出来。
这个电话来的正好——毕竟他也刚好有消息要传递给喻文州,嫌疑人是一个Omega,并且事发当天可能正处于发情期,那么可以先去医院排查一下最近这段时间去购买过抑制剂的少年人。
“喂,队长我有事……”
“少天,”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听上去十分的急切,“你现在立刻去人民医院找到秦洛洛,联系王杰希,一定要把她控制住,我马上赶过来。”
于是黄少天一秒钟憋住了自己的话,“好我马上去。”
电话那头似乎又传来“叫郑轩立刻把王芳的丈夫带来警局”的传唤,黄少天预感他在这边琢磨事情的这段时间警局那边一定发现了什么重大线索,至于让他去控制秦洛洛……
秦洛洛……他记得那个和许夏同一个病房的小姑娘,她规规矩矩地坐在病床上剥着橙子,看上去乖巧无害,提供的线索也很明确。
难道她在当中……也扮演了什么不得了的角色吗?

TBC

∠( ᐛ 」∠)_你们再夸我手速我会骄傲的……

评论(14)
热度(24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