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09

ABO设定,刑警设定。
_(:3」∠❀)_

*

22

鹿鞍山位于G市北侧,靠近环城大道,不是什么著名旅游景点,因为地形有些复杂、山路崎岖,很多爬行者都会选择这里来进行自己的第一次爬行。
而现在有一个少年独身在山路中行走。
他走得很慢,身上没有携带任何登山的设备,衣服甚至被树枝刮破了许多,上面还沾染着一些血迹——不知道是谁的血迹,那衣服隐约还能看出原本的样子,像是一套得体的小西装,又像是中世纪城堡里王子的穿着,但演出服廉价的布料经过雨水的洗刷、阳光的暴晒,又被树枝扯得零零散散——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狼狈。
鹿鞍山上没有建设成型的道路,这一条不太平整、甚至可以说是陡峭的小路是被无数的爬行者的脚步踩出来的,他似乎很熟悉这条路,虽然走得很慢,但并非没有目的。
他一直在往西走。
往西走——从鹿鞍山的侧面穿过,再从两座不知名的小山里走过,或许还有那么一小片树林,然后会途经两个小村落,最后会到达石连山。
他似乎踩空了一步,脚下踉跄了一下,脚边的一颗石子顺势滚落,骨碌碌的声音好像敲中了什么,让他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往旁边瑟缩了一下。
内心里似乎有一只恶魔在咆哮,它伸出尖锐的爪子牢牢的攒住他的心脏,却并不用力握拢——它在把玩着他的心脏,就像对待一件脆弱而美丽的艺术品,爪子轻轻的收拢,挤压着他的胸腔,然后再松开,让他喘一口气,紧接着再握住……
他靠着树干,盯着面前空无一人的树林,突然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

23

“下边警局打电话过来说,G大走丢了一个学生,已经四天了,”李远严肃的对着喻文州汇报,“我总觉得不太对劲。”
“嗯,”喻文州翻着刚刚拿到的学生名单,“你继续说。”
李远清了清嗓子,“刚刚郑轩打电话过来说了许夏家里的情况。”
“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没有,但在她家书房里发现了很多童话书,”李远把照片递给喻文州,“推测是她最后死亡的时候会穿着公主裙的原因,她或许迷恋童话。”
这一点是之前都没有收集到的情报,喻文州伸手接过照片,粗略的翻了一下,确实都是一些童话书——市面上常见的儿童童话,还有一些比较小众的成人童话,最后却单独拍了一本《小王子》。
那本书的扉页上写了一句话,看起来像是许夏的笔迹。
“我是那只狐狸吗?”
她这样写着。
喻文州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将它放到一边,“G大走丢的学生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信息吗?”
“有,”李远对着资料念起来,“顾明远,男,19岁,会计学系大一三班学生,家住城北明安小区,双亲早逝,母亲在生下他后不久就去世了,父亲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去世,家庭原址是……”他突然顿住,背脊上泛起来一层细密的寒意。
喻文州抬起头来看着他。
“原址……”李远艰难的继续读下去,“石连山花鸟市场大尧巷31号。”
他的目光从资料上挪开,惊愕不定地看着喻文州。
“我再给你看个更惊悚的,”喻文州把自己手里的资料亮出来,指了指上面的某个部分,“你感受一下。”
顾明远,会计学系大一三班学生,辅导员应政,毕业于育苗高中,班主任许夏。
李远猛然站了起来。

24

黄少天坐在车里,从副驾驶的位置上再一次打量了一下这个车厢。
昨天他和喻文州来勘查这辆车被遗弃的现场,中途喻文州接了王杰希的电话,告诉他确认嫌疑人是他们在监控录像上看到的那个少年人之后就先行离开了,而他在对现场采样的过程中总有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
那是一种属于Alpha的直觉,对于Omega敏感的信息素感应,还有他身为刑警办案多年的经验直觉。
这件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他想,这辆车里一定还有什么东西是没有被发现的。
于是他今天一早就向喻文州申请了再来这里调查,喻文州没有阻拦他,只是让他保持通信畅通。
这辆车的车型并不大,内部空间有些逼仄,在这里实施强暴有些拥挤,至少它的后座绝无法容下两个成年人纠缠。
所以嫌疑人在实施强暴的时候大概是开着车门的——从左侧,因为右侧发现了许夏的头发和指甲的抓痕,而在实施强暴的过程中前座的位置一定是推到了最前面的,这样才能给后座留下足够的空间。
那么会有什么遗留的线索呢?
如果不是后座上还残留着黏嗒嗒的润滑剂——哦,已经干了,但后座依旧一团乱,坐垫上还有黏腻的痕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黄少天想,喻文州大概不介意躺上去感受一下。
他闭上眼睛模拟了现场。
许夏在被嫌疑人带上车之后直接被放在了后座,这时候她昏迷不醒,应该是横躺着的,但车的后座并不能让她完全舒展开身体,所以她应该是蜷缩着的,或者她的双腿并没有完全放在后座上,有一部分是垂下来的。
嫌疑人驾驶汽车离开医院后,选择了一个他认为安全的地方对许夏实施强暴,而这个河岸边安全吗?
不对,他认为安全的地方——他大概只是最后把车停放到了这里而已,他真正认为安全的地方,应该是……蓝天剧院。
但是不对,他在蓝天剧院实施了强暴,然后呢?强暴过程中他在做什么?为什么是许夏?
黄少天伸手往后摸,嫌疑人将润滑剂随身携带的话,最后也应该将它带走,但他既然没有将润滑剂带走,那么他就一定还遗落了别的东西。
他闭着眼睛摸了很久,终于在副驾驶座的座位下面,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原瓶。
里面装着Omega的抑制剂。

25

他想,对了,终于弄明白是什么了。
这不是一场Alpha对Omega的施暴,那股萦绕在后座消失不去的味道……分明是,两个Omega的信息素。
它们互相纠缠,绕成了一股解不开的绳索。

TBC

评论(11)
热度(237)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