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07

ABO设定,刑警设定。
_(√ ζ ε:)_

*

17

“你觉得应政可信吗?”黄少天关上车门,侧过头问喻文州。
“目前看来是可信的,”喻文州系上安全带,开始翻笔录,“他敢在我们面前说出自己的推论,要么是他真的可信,要么就是他心思缜密,想让我们信任他。”
“我刚刚一直在想,如果他们真的是合理的男女朋友关系,那么许夏的父母为什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有一个男朋友,”黄少天露出一个有些疑惑的表情,“许夏会向同房的小姑娘提起他,说明许夏内心对他是信任、甚至有些依赖的,应政是大学老师,正经职业,许夏没有理由在交往一年半以上的基础上还瞒着自己的父母。”
“除非这是一段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喻文州顺着他的话往下说,“Alpha和Omega之间单纯的身体关系。”
“其实也不能说是不正当关系……只能说可能这种关系许夏并不想让自己的父母知道,”黄少天开口开的颇为艰难,“但她向别人提起自己的男朋友……说明她对应政可能是存有幻想的。”
车内一下子沉默下来。
Alpha与Omega之间单纯的身体需求关系,在现代社会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关系——正当的、单一的性伴侣能够大大降低感染性病的几率,并且能让身体处于一种协调的状态,使得生理状况有正常且健康的规律。
在这样的身体需求关系中,许夏对应政产生了依赖和信任,进而将它转化为对爱情的幻想——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女性Omega的思维相对来说会比较感性一些,当她在情感和身体上都双重接纳了一个人之后,就非常容易动心。
“队长你有第二性别分化的情况吗?”黄少天突然问。
喻文州愣了一下,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又很快作出反应,他摇了摇头,“没有。”
“我听说第二性别的分化通常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完成,在十八九岁的年龄阶段,人的身体器官趋于成熟,这时候进行分化是最正常最合适的,”黄少天打燃了车,亮起起步灯,“但也有的人分化较迟或较早,早的有十二三岁的,迟的连三四十岁的都有。”
“嗯。”喻文州点点头,表示赞同。
“我是在二十岁那年分化的,”黄少天接着说,“但我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因为男性Alpha的身体与普通男性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之所以能察觉到我进行了分化,还是因为咱们办的第一个案子……你还记得吗?”
“记得,”喻文州把笔录收起来,“某些人半夜跑去别墅现场观察,结果被吓个半死。”
“哇黑历史不要提,”黄少天夸张的叫起来,“还不是因为你,半夜三更的躺在死亡现场感受氛围,这是人干的出来的事儿吗?我要是有心脏病我就当场殉职了,这样我们G市会失去一名可靠的刑警的!”
“我记得我道过歉了,”喻文州满脸无辜,“而且你后来不是自己也躺上去试了试吗?按你的逻辑,你也不是人。”
“哇我竟然无言以对,”黄少天按着喇叭超车,油门轰得嗡嗡响,“不过说真的,结案的时候魏老大不是做了个演讲吗,当时好多人都在下边坐着,那个臭不要脸的老东西,演讲倒是讲的慷慨激昂的。”
喻文州回想起当年魏琛站在台上指点山河的气魄,不由噗嗤笑出了声。
前面路口闪烁着即将红灯的黄灯信号,黄少天放低了车速,缓缓地将车停下来,“散场的时候我闻到了一个Omega的味道。”
“哦?什么味道?”喻文州偏着头去看他。
“记不得了,”黄少天笑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只记得很干净也很好闻,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味道。”
喻文州不笑了,他挪开目光,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几乎盖住眼睛,“然后呢?”
红灯开始进入倒计时,黄少天慢慢松了刹车,漫不经心的回答,“然后?没有然后了,我再也没闻到过第二次那个味道。”

18

王芳的丈夫是在下午六点的时候到达警局的。
这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距离医院不远的工地里当民工,由于长期在太阳下暴晒的缘故皮肤黝黑,看上去就是一个再普通的不过的农民工。
喻文州和黄少天回来的时候宋晓正在审讯室里对他进行审问,透过监控可以看到,这位中年人一直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前,双手却不停的互相交叉、揉搓。
“他看上去很紧张。”喻文州说。
审讯室里宋晓打开了文档,将一张照片推到了中年人面前。
“这是你的妻子王芳,她在市人民医院做护工,已经好几年了对吗?”
中年人看着照片上的王芳,点了点头。
“她在五月二十号晚上遇害了,你知道吗?”
中年人支吾着开口:“我给她打电话……她没有接,去医院找她,她不在,那个病房也不让进……”
“你没有问为什么?”
中年人迟疑着摇摇头,“我不敢问。”
宋晓有些奇怪,“为什么不敢问?”
这回倒是回答的很快,“我一个农民工,你们城里人都不太看得起我,我一凑上去,人家就走开了……”
这倒是说得通。
“所以你不知道妻子的死讯?”
中年人摇摇头。
“那你知道最近有什么人和你妻子有来往吗?”宋晓接着问,“你妻子照顾的病人说你最近经常去找她。”
“我没有钱花,老板压着工资不给发,我只能去找她咯,”中年人说的很坦然,“她不给我,我就只能天天去找她。”
“但你的银行帐户显示,在五月十号有一笔5000元的现金划入,”宋晓又抽出一张文件,摆到他面前,“这笔钱在到账当天就被你取出,能告诉我你拿去做了什么吗?”
中年人瞪着眼睛看那张单子,好像犹豫了一下,“我……和我一起搬砖的一个老乡,他家里……”
“说实话,”宋晓敲了敲桌子,“你的每一句话都影响着案件的进展,如果你说了谎,上了法庭可不是一两句话能开脱的罪,而且——”
他敲着桌子,眯起眼睛继续说。
“被害人是你的妻子,我希望你能认真的对待这个案件,别让她死了闭不上眼睛,夜里头还来找你。”

TBC

评论(12)
热度(244)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