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06

ABO设定,刑警设定。
∠( ᐛ 」∠)_好想让他俩赶紧谈恋爱。。。

*

15

“许夏是一个周前入住的病人,因为车祸造成了腿部粉碎性骨折,万幸的是除此之外只有一些轻微脑震荡,没有出现内腔出血等严重情况,”王杰希坐在办公桌另一端,配合警察同志做着笔录,“性格还算温和,和同房病人相处的也不错,刚开始的两天问我要过安眠药,被我拒绝了。”
“她有说要安眠药做什么吗?”宋晓问。
王杰希淡定的看了他一眼,“说是腿疼,睡不着,想服用点药物。”
“您刚才说拒绝了她想要安眠药的请求,但我们的尸检发现她体内有着少量安定的成分,”宋晓说着,将尸检报告拿了出来,“这说明她在失踪之前服用过安眠药,并且与她同房的秦洛洛也出现了服用过安眠药的症状。”
“我可以确定我没有给她们提供安眠药,”王杰希接过了尸检报告,“把这个给我看合适吗?”
“队长说可以给王医生看,”宋晓点点头,“另外被害人的尸体上有这种液体……”
“是润滑剂,”王杰希扫了一眼,挑挑眉,“唔,凶手……或者说嫌疑人,在对许夏实施强奸的同时,还很担心伤到她。”
宋晓愣了一下。

16

正是五月份,G市本就不是一个与寒冷有关的城市,在冬天尚可穿着薄薄的针织衫招摇过市,更何况如今已经是五月份——南方的城市气温都有所上升,G市更是早早的就迎来了夏天。
校园里女孩们穿着颜色各异的短裙来来往往,阳光透过树荫细碎的铺在石子路上,这一段隐匿在树林中的小路在上课时间显得无比的静谧,让人能清晰的听见自己行走的脚步声。
“经济学院应该就是这边了,应政今天上的课程是审计学,我们提前联系了校方,他知道我们今天会来,”喻文州说着,伸手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黄少天同志,你是来办案的,不是来参观女大学生的。”
黄少天收回目光,一脸正直对喻文州说:“我是在观察校园风情,喻文州同志,这也是办案的一部分。”
喻文州觉得好笑:“那你看出什么蹊跷来了吗?”
黄少天于是又挪开了目光,“哦,还没有,我觉得我还需要再仔细观察一下,你看那边那个红裙子的……”
“行了,”喻文州拿笔记本拍了拍他的肩膀,“教学楼到了,先去找应政。”
由于事先同校方进行了联系的缘故,他们很容易就见到了应政。
这位大学老师看上去非常年轻,当然他的年纪也确实不大,但也非常的沉稳,从外表看来,同秦洛洛所描述的“人很高,脾气也很好”倒是如出一辙。
“应老师,”喻文州冲他打招呼,“你好,我从小就很佩服当老师的人。”
应政伸手同他握手,闻言也只是淡淡的笑,“喻队长,我对心理学小有一些研究,听说过你。”
“哦?”喻文州坐下来,没表现出多讶异,“没想到我还有些名气。”
“喻队长年纪轻轻,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必然是有一些本事的,”应政往水杯里倒水,将杯子推到黄少天面前,“这位想必是黄副队?”
黄少天咧咧嘴,并不想和他们一起进行这种仪式性的寒暄,“应老师知道我们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应政摇摇头,“最近没有听说什么案子,但我想二位不会无缘无故来见我这么一个普通小市民,一定是有什么案件需要我配合调查。”
“有什么猜测吗?”喻文州问。
“有,”应政看上去很平静,“这个案件的严重性未必是我能料到的,但其中的受害人或者嫌疑人一定与我有着某种关系,所以你们才会找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许夏。”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他。
应政看一看黄少天,后者正背靠着沙发,同喻文州一样看着他,只不过这位警官的姿势比较霸气,看上去也比较有攻击性。他倏地笑了一笑,也放松了身体,语气却颇为肯定,“看来我猜的没错。”
“为什么认为是许夏出了事情?”喻文州问。
一直淡定的应政却露出一个有些诧异的表情来。
“我以为两位警官应该已经调查过了我和许夏的关系,”他平静的,缓慢的说着,“也应该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我昨天给许夏打电话,没有打通,去她家找她,也并没有人,楼下的物业告诉我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去了。”
喻文州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也往后靠一靠,侧过头问他:“昨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黄少天显然也在思考,他皱着眉头沉思了好一阵,摇摇头,“我不知道啊会不会是他们的周年纪念日什么的……这种事情谁会注意到?”
“不是周年纪念日……他们在一起有一年半左右,”喻文州沉吟了一下,“……五百天纪念日?”
他们俩窃窃私语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正打算开口问的时候,应政已经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将他俩从头打量到了脚,干咳了一声,“冒味请问一下两位警官……你们该不会都是单身吧?”
会心一击。
两位单身警官均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尴尬的微笑,于是应政迅速领悟。
“这是五月,今天是五月二十一号,昨天是五月二十号,简称520,”应政很有耐心的解释道,“还需要我讲解一下520是什么吗?”
“不用不用,”黄少天忙摆手,“那你发现联系不上许夏的时候有做什么吗?”
“有,我到警局报了警,但昨天在职的值班人员可能并不是单身,他们都不怎么理我,”应政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给黄少天看,“这里有通话记录,我没有录音,但是可以去现场求证,你们警局……分局应该也有监控的吧。”
黄少天瞄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上面确实有昨天下午四点与警局的通话记录,在此之前的数通电话都是打给了许夏——备注是“夏夏”,看上去一目了然。
“我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应政问,“以夏夏的性格,她不会加害别人,她怎么了?”
喻文州同黄少天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沉默下来。

TBC

评论(13)
热度(227)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