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05

ABO设定,刑警设定。

啊飙剧情根本停不下来【。】


*


12


“死亡时间大约是早上六点到七点,被害人在一个周前出了车祸,双腿皆有不同程度上的损伤,不具备单独行动的能力,尸体上没有发现他人的体液或毛发,但……”徐景熙话头顿了顿,干咳一声,“被害人是一名女性Omega,案发当时可能正处于发情期,体内有发生过性交的迹象,没有发现精液。”

围着办公桌的蓝雨队员们集体“唔”了一下。

“看来不是一桩普通的谋杀案。”宋晓说。

“唔。”他们队长也非常配合的应了一声。

黄少天把许夏在医院的体检报告发给大家看,“她是一名女性Omega并没有错,但Omega的发情期也是有周期的,一般是一个月有一次,这个月她的发情期在五号——现在是二十号,也就是说她的发情期已经过去了,如果昨晚她不巧处于发情期,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

“有人诱发了她的发情期。”郑轩反应很快。

黄少天点点头,在喻文州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我从许夏的父母那里得知,许夏未婚单身,小有积蓄,但与她同病房的小姑娘告诉我,许夏说过自己有一个男朋友,是一个大学教授——许夏最近一个月的电话记录打出来了么?”

“哦,印出来了,我们要了许夏这一年来的通话记录,然后发现有一个电话号码在每个月五号到十号之间与她进行频繁通话,也不一定就是这五天,但最频繁的通话集中在这一段时间,”郑轩赶紧把通话记录翻出来,“于是我们调取了许夏近三年内的通话记录——发现这个号码是从一年半以前开始和许夏有联系的,最开始的联系没有规律,但一个月后就有了规律。”

喻文州将通话记录接过来,郑轩在那个号码上做了红色的标记,可以看出来这个号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固定的出现,像是拥有周期性的规律,而这种规律不得不说实在是——

“这是她的发情期,”黄少天对照了一下许夏的体检报告,“规律且准确的发情期说明她有性伴侣,不一定是固定的,但一定是有的,而这个号码几乎可以说明,她确实有一名固定的Alpha伴侣。”

“号码登记的身份信息在这里,”郑轩再次递上一份资料,“应政,男,28岁,G市本地人,家住城西新区,是G大的一名会计学老师。”

黄少天迅速地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凭借搭档六年的默契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取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OK,”喻文州站起来,“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联系一下这个应政,养足精神,明天办事的时候可不能掉链子。”


13


其实黄少天有所察觉。

应政不一定是凶手,但他一定与许夏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这其中说不定会牵扯到凶手——这是他们交换的那个眼神中所包含的第一个信息,找到应政、并确保他的人身安全。

至于第二个信息……

“从知道许夏就是死者的时候我就在想,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蓝天剧院?那里距离人民医院太远了,至少要四十分钟的车程,但从医院去石连山是要从环城大道上走的,”喻文州推开会议室的门,“我打算去看看监控录像,少天一起吗?”

黄少天点点头,“我刚刚看了现场照片,我猜测许夏的衣着不是由她自己更换的,如果是他人进行的更换的话,那病号服会被遗弃在哪里?带一个活人从人民医院到石连山肯定需要交通工具,但是队长……”

“有什么猜测先不要说,”喻文州翻开自己的笔记本,撕下一页递给他,“老规矩。”

黄少天盯着那张纸,无声的咧开嘴笑起来,虎牙都露出来,这让他看上去有些稚气,“队长你为什么要给王杰希签字?你这样把我卖了是不对的你知道吗队长我为蓝雨流过血我为国家立过功你不能对外这么残忍的你知道吗医院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而且王杰希管我管的——”

“你这不是在医院中了头等奖么,”喻文州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膀,“你一住院就出这种大案子,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着想,以后我得谨慎思考要不要让你住院了。”

“哇我好胳膊好腿的你这么把我丢进医院是在占用人民的资源你知道吗,你这样的行为要是被曝光了很容易引起民怨的,到时候UC就会出现这种标题,”黄少天关上会议室的门,跟着喻文州往办公室走,脸上露出点义愤填膺的表情来,“震惊!某市警局重案组竟无故霸占医院资源,使得病痛伤员无处可去!”

“嗯,”喻文州特别随意的点点头,“黄少天同志,希望你在办案的时候也能有这么充足的想象力。”

黄少天一个箭步冲到他前头,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并弯腰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在办案的时候想象力一向很充足,你知道的嘛。”

喻文州用笔记本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头,“干细致活的时候到了,请你保持安静,黄警官。”

于是黄少天直起身子来,表情极为严肃的伸手在自己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喉咙里发出两个模糊不清的音来表示“明白”。


14


医院的夜晚其实算不上安静,毕竟有值夜班的医生护士来来往往,偶尔还会有个把需要救急的病人,她睡眠不太沉,加上刚出了车祸,浑身疼痛——尤其是腿上的疼痛,被挂起来的腿源源不断的传来细微的伤痛,让她总是不断的从睡梦中醒来……其实这么说也不合适,她一整天都处于半梦半醒之中,谈不上什么时候是真正入睡了的。

为了能睡个好觉她甚至向医生申请了安眠药,但那个眼睛长得不太对称却一脸严肃的医生明确的拒绝了她的请求,并好声好气的告诉她要尝试着自己克服疼痛去睡觉,安眠药用多了会上瘾,依赖安眠药的睡眠并不好……被拒绝了两次之后她也就不再自讨无趣。

但今夜似乎特别容易入睡。

晚饭有她喜欢吃的菜,于是她就多吃了一些,饭菜是照顾隔壁床秦洛洛的王阿姨顺便一起打回来的,今天她妈妈并没有来医院看她,于是王阿姨还很好心的喂她吃饭,为了表示感谢她将昨天来看望她的学生带来的一箱牛奶送给了王阿姨,她不爱喝牛奶,但听说王阿姨有个儿子,年轻小伙子总是要吃点有营养的才对。

吃完晚饭没多久就有了睡意,她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睡梦中隐约感觉到有人将她抱了起来,那人动作很轻,但还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腿——太疼了,于是她微微的蜷缩了一下,嘟囔了一声难受。

那人的动作就放的更轻,但她也终于有一些清醒的意识,眼前还有些朦朦胧胧地看不真切,但鼻尖已经嗅到了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

那味道很熟悉,带着夏天舒爽又干净的味道,就像是雨水浇灌过的青草、切开半个的柠檬……她往那人怀里又缩了一缩,本能的感到身体有些不适,然后她茫然地睁开眼,笑了笑。

“嘿,阿政……”她轻声说。


TBC

评论(4)
热度(234)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