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04

ABO设定,刑警设定。
BUG大概很多,欢迎指正_(:3」∠❀)_

*

08

假设你是一个女人,进入一个无人的卫生间的时候,有五个隔间可以选择,靠近门的两个,居中的两个,还有一个靠墙,并且墙上有窗户。
那么你会选择哪个隔间?
“我不会选有窗户的。”黄少天斩钉截铁的回答。
喻文州点点头,“所以我认为这很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凶手可能使用某种手段将王芳控制住,带来了这里进行杀害,或者说……”
“或者说凶手认识王芳,他诱使王芳来了这里,”黄少天语速飞快,“对,这说的通,他诱使王芳来了这里,在这里进行了杀害,这个过程中他完全可以不在这个隔间里——他可以趴在窗台上,用清洁工的衣物遮挡溅出来的血,从窗外回到那边的隔间,把清洁工的衣物挂上后离开。”
“不过还有一点让我很在意的事情。”喻文州说。
“嗯?”
喻文州埋头去看隔间的门,他刚刚一直在门边摸索着什么,这会儿好像摸到了,指给黄少天看。
那是凶手留在门上的胶带,推测大概是用来封住门的。
“如果他认识王芳,他完全可以命令王芳将门锁上,但他没有,而是使用了胶带,”喻文州低声说,“你看这个胶带的形状,他是故意贴成这样的,目的并不是封住门。”
那个胶带被交叉折叠,粘成了一个蝴蝶结的形状,与门粘贴的部分只有蝴蝶结交叉的结处,并不能将门封住。
“这是他送给我们的‘礼物’。”喻文州说。

09

许夏住过的病房已经被封锁,与她同房的女孩已经转移了病房,喻文州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床上坐着发呆。
墙上挂着的电视里播放着一档搞笑的综艺节目,主持人同嘉宾开着不痛不痒的玩笑,台下观众笑成一片。
而她浑然不觉。
喻文州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同她打招呼,“你好。”
女孩迟缓地看了看他,没说话。
“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喻文州把声音放的很轻,从身后摸出一个橙子来,“我听说你喜欢吃橙子。”
女孩眨着眼睛看他,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哽咽,像极了某种悲伤乖巧的小动物。
黄少天抬手关掉了电视。
“怎么都是血呢……”女孩呜咽着,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怎么都是血呢……”
喻文州剥着橙子,没去看女孩的眼睛,“你叫秦洛洛,对吗?”
女孩点点头。
“我知道你在医院的这段时间一直是芳姨陪着你,她对你来说就像家人一样,对吗?”
秦洛洛吸了吸鼻涕,再点头。
“所以你现在很伤心,”喻文州剥好了橙子,递给秦洛洛,“因为芳姨去上厕所之前还在和你说话,不过数十分钟的时间,为什么会出事?”
秦洛洛看着面前的橙子,咬着嘴唇不吭声。
“芳姨最近有些古怪,喜欢和你抱怨一些小事情,或者抱怨某个人,对吗?”
女孩仿佛被针扎了的小猫,猛然抬起头来,惊愕不定的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淡然的看着她,笑了一笑,“吃点水果吧,我们可以慢慢聊天,好吗?”

10

有时候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是一个特别神奇的人。
看着眉清目秀的一个小伙子,经常能两句话噎死人,关键是他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总带着微笑——温和而不失疏离的、非常礼貌的微笑,久而久之黄少天一看到喻文州露出那样的微笑就要觉得大事不好。
他记得自己刚刚进队那一年——那时候他和喻文州都是刚刚来的新人,碰上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个豪门命案,花花大少被人钉死在自家客厅里,场面极具宗教色彩,像是一场盛大的祭祀。
那时候他们两个都还年轻,对案子总有花不完的热情,于是在案局陷入僵局时,黄少天决定在被害人遇害的时间去那个别墅一趟,亲身感受下凶案时间的氛围。
当时是半夜十一点半,黄少天在门口戴好了手套,穿好了鞋套,打着手电筒走进别墅,进门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变化,看起来一切都平淡无奇,直到他的手电筒扫到了客厅中央原本躺着死人、现在被白线圈起来的案发现场。
那里躺着一个人。
当时吓得黄少天魂飞魄散,差点把手电筒给扔出去,还以为这又是一个凶杀案现场——直到躺在那里的人坐了起来,对他摆摆手。
那是同样半夜来感受现场氛围的喻文州。
从那时起黄少天就对喻文州保持着一种敬畏——毕竟敢于大半夜躺在死尸横成过的凶案现场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至于后来喻文州面不改色的把犯人问到精神崩溃、喻文州微笑着和神经病拿着刀交流感情……这些事情黄少天都不想再去回想。
而现在喻文州又微笑着把橙子剥开,温温和和地和小姑娘谈话,按理说这个场景真是太正常了,可黄少天满脑子都是喻文州一脸血的笑着和人谈判的样子。
不得不说真是一种心理阴影。
“你是说她的丈夫最近经常来找她,”喻文州耐着性子和秦洛洛周旋,“那她有没有说什么呢?”
秦洛洛点点头,“她说……儿子要上大学,学费可贵了,不能把钱给他。”
喻文州像是松了口气,伸手摸了摸秦洛洛的头发。
“谢谢你提供的信息,小姑娘,”他笑着说,“太晚了,我们就不打扰了,睡觉吧,晚安。”
“你们会抓到凶手对吗?”她问。
“嗯,会的,”喻文州轻声说,“祝你做个好梦。”

11

“去查一下王芳的丈夫,家里的情况,还有她的所有银行帐户、她丈夫的银行帐户,注意有没有资金往来,”喻文州对着电话那头说,“嗯……还有最近医院食堂有没有人事调动,对,就这些。”
王杰希端过来两杯热茶,放在了桌子上。正在翻笔录的黄少天抬一抬眼,“你还不下班?”
“今天值夜班,”王杰希回答,“有头绪了吗?”
“打听人民警察的案件进度可是非常不礼貌的,王杰希同志,”黄少天端起茶来,“哦,尤其你现在还是嫌疑人之一。”
王杰希于是看向喻文州。
却看到喻文州不知道听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脸色蓦地变了。
“医院失踪的那个病人,照片给我看一下。”他说。
“哦哦,你看忙这半天,我都忘了给你看,”黄少天翻着文件,把许夏的病历找出来,“队长你看,这个人叫许夏,二十三岁,是一个私立高中的语文老师,一个周前出了车祸入院,左腿有骨碎现象,右腿骨折,所以应该没有自己行动的能力……”
喻文州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就瞪大了眼,冲电话里回了一句“我马上回来”,然后他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站起了身,“王医生,我们有点事先告辞了,麻烦你明天有空了到警局做个笔录。”
“诶?怎么了队长?我还没有说完,许夏是昨天晚上失踪的……”
“回去再说。”喻文州打断他。
黄少天闭嘴,直觉告诉他这时候再多说一个字都是错,喻文州反应这么大看来是出了什么大事,莫非这个许夏是他认识的什么人?是他亲戚?朋友?同学?还是说是别的什么人……
他硬生生憋着自己的疑问,憋到了车上。
“我刚刚没来得及跟你说,下午的时候我们接到一个报案,石连山花鸟市场蓝天剧院发现了一具跳楼死亡的女尸,”喻文州发动车子,“系好安全带——刚刚景熙告诉我,尸体身上有着明显的车祸痕迹,左腿有骨碎现象,右腿骨折。”
黄少天猛地坐直了身体,“也就是说……”
“对,许夏已经遇害,”喻文州沉声说,“她不是自己跳楼,而是被抛投的。”

TBC

评论(15)
热度(250)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