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03

ABO设定,刑警设定。
bug多,欢迎指正∠( ᐛ 」∠)_

*

06

王芳的尸体是在女卫生间的第三个隔间被发现的。
两分钟前上夜班的护士去上厕所,隔着厕所门发现有血液从门下淌出来,以为是病人伤口开裂昏迷在了里面,便出来叫几个人抬了担架去准备将人抬出来。
没想到厕所门没有锁,而是被人从里面用胶带粘住,一推就打开了,王芳的尸体斜斜的倒在隔间里,鲜血溅了一地。
黄少天赶到的时候厕所外边围了一圈人,王杰希已经到了,他站在卫生间里,似乎是正在凝视着里面的尸体,看到黄少天过来,抬手示意了一下拦在门口的护士放他进来。
“怎么回事?”黄少天边走边戴手套,“死了多久了?”
“不超过十分钟,尸体还有温度,”王杰希指了指隔间里的窗户门,“可能是从窗户翻出去的,这里只是四楼,出去可以爬水管下去。”
黄少天看了看里面歪着的尸体,又看了看窗户的位置,“他爬窗户出去的话,必然会踩到血液,但是窗口并没有血迹的样子,地上的血迹也没有被踩踏的痕迹。”
“嗯……”王杰希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当然也不排除他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比如说……这个厕所还有别的窗户吗?”黄少天往自己的身后看去。
王芳死亡的隔间对面还有一个隔间,平时供打扫卫生的阿姨搁置各种打扫工具,此时门半掩着,黄少天伸手一推就打开了。
门里放着两个水桶,两把拖把和一个扫帚,清洁工的衣物挂在墙上,上面染着猩红的血迹。而一旁的窗户大开,正对着空中弯弯的月牙。
“从这里下去最快离开医院的路是哪条?”黄少天问,刚说完他就仿佛想到了什么,又很快否认,“不对……监控室在哪里?”
凶手明显有着充足的准备,他杀死了王芳并逃走——这绝不是意外发生的事情,住院部在医院的最深处,背靠环城大路,从花园里翻墙离开医院最快只要十分钟,如果外面有人接应,那他应该已经离开了。
但十分钟的时间应该不够他到监控室去删除一切记录,或者说……他在杀人之前就对监控室做了手脚。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保安室的电闸被人拉了,一切监控系统在这一段时间内都变成了瞎子,而原本在保安室里坐着的保安都七歪八扭的躺在地上,明显是遭到了袭击。
黄少天站在保安室门口,打着手电筒,有一点茫然的照了照周围,电闸被人拉下,按理说在拉闸之前一段时间的监控录像是还有的,保安室门口那个摄像头应该拍下了嫌疑人的动作,但这一点连黄少天都能想到,凶手会想不到吗?
电脑里关于这一晚上的监控,恐怕早就被删的干干净净。
事情仿佛陷入了僵局,现在只能回去王芳的死亡现场,再看看有没有什么没有发现的线索,比如王芳在死亡之前是否与凶手发生了搏斗、会不会扯掉了凶手一两根头发什么的……
他背靠着墙,不由地开始整理目前为止所有的信息。
许夏的父母说许夏单身未婚,而和许夏同房的女孩透露的消息中许夏说自己有个当大学教授的男朋友;许夏失踪当天女孩入睡时间很早,并且一直感觉很困,很可能是被人下了药物,但给她送饭的阿姨不久前被发现了尸体……
他头脑里乱糟糟的一团,正在努力想要理清的时候,突然听见“啪嗒”一声。
灯亮了起来。
喻文州站在楼梯口,冲他招了招手。

07

“调取今晚六点之后环城大道西段的所有监控录像,包括加油站、临时停车点和服务区的,还有昨天晚上六点之后到……算了,把昨晚六点之后到今晚十二点之前的录像全部调出来吧,”喻文州嘱咐着郑轩,“你回去查查有没有可疑车辆,这边有我和少天。”
郑轩点点头,皱着眉叹气,“环城大道车流量太大了,这样排查可行吗?”
“注意使用临时车牌的车,还有外地来的车辆,”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组织相信你。”
“唉唉……压力山大压力山大。”于是郑轩叹着气离开了。
王芳的死亡现场已经被赶到的警察围了起来,楼道里拉着明显的警戒线,喻文州坐在椅子上穿鞋套,“少天有什么想法吗?”
黄少天早就整装完毕,脑子里的线索也开始一条一条串联起来,“许夏说的那个男朋友,我们应该找到这个人,但是我觉得他不会是凶手,凶手是一个团体,或者说他背后有一个团体在帮他,作案动机我还没想到。”
“没了?”
“有。”黄少天站起来,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队长,从厕所的窗户翻出去之后,离开医院的最短路线是从花园里翻出去到环城大道上逃跑,但是环城大道的另一边是鹿鞍山。”
喻文州笑了笑,点点头,“嗯,进去看看吧。”

女卫生间里一共有六个隔间,两两相对,中间有一条不算宽阔的过道,左边最后一间是清洁工放卫生用品的空间,右边最后一间就是王芳死亡的地点。
隔间的门早就被推开,除了王芳死亡的那一间,别的都干干净净,只有右边第二间,因为临近死亡地点的缘故,有血液从地板上淌了一些过去。
喻文州环视了一圈,走到王芳对面的隔间里,打量了一下窗户,“少天觉得这是第一案发现场吗?”
“我检察了扫把和拖把,没在上面发现血迹,”黄少天很显然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但这里除了最后一间之外别的隔间墙上都没有明显的血液痕迹,所以我觉得这里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
喻文州点点头,不置可否。
“此外凶手在杀人的时候使用了清洁工的衣服,这说明他的身量可能和清洁工差不多——也就是说,他是一个身量较小的男人,或者说他根本就是个女人,”黄少天继续说。“不过也有一种可能,他只是‘使用’了清洁工的衣服而已。”
“尸体上有被绳索勒绑的痕迹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一愣。
喻文州转过身来,将对面隔间的门再拉开一些,让黄少天看到墙上的窗户,“我刚刚在想,王芳来上厕所的时候遇害,说明当时厕所里没有别人,不然凶手无法下手,既然厕所里没有人,那她为什么选择在这个隔间上厕所?”

TBC

评论(5)
热度(23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