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01

ABO设定,刑警设定
(¦3[▓▓]第一次写这种设定,主要还是想刷帅气值
多bug,欢迎指证

*

断章

“其实我是一个Omega,”黄少天对着医生碎碎念,“我之所以在现场晕倒就是因为发情期突然的提前而我身上并没有携带有效的抑制剂,所以我认为现场可能有一名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由于他的发情而引发了……”
他话音未落,医生举着一张单子,用几乎要贴到他脸上的距离向他残忍的揭露了一个事实:“黄少天先生,从今天起,请你不要在我面前装B了,也不要试图装O。”
那是一张第二性别鉴定单,上面明确标明了名为黄少天的27岁男性的第二性别检验结果——Alpha。
黄少天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他悲愤的从牙缝里继续挤出几句话来:“我对我的第二性别拥有保密的权利……你这个人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医生淡然的推了推眼镜,“案发现场出现了明显的第二性别分化人群发情性性行为,我需要知道这对你是否有影响,因此对你的第二性别进行了迫不得已的鉴定——你们队长的签字在这里,要看看吗?”
黄少天:“……”
“你在上一次办案的过程中受到了严重的枪伤以及腿部创伤,希望你爱惜自己的身体,留院观察半个月,不要轻举妄动,”医生又从旁边拿过来一份文件,“这是从你们队里申请过来的正当程序,你们队长签了字。”
黄少天:“……”

Chapter01.[空中花园]

她梦见自己在一个花园中奔跑。
那花园里盛放着成片的红玫瑰,馥郁的花香从四面八方袭来,像是一只挣不开的利爪将她牢牢抓住——而她也并不想挣脱。古老的围栏外云雾层层缠绕,这一片纯白的云海之中孤零零的立了一座城堡,于是那就成为了她唯一的目的地。
空中隐约传来有人呼唤她的声音,那声音说不出是男是女,却出奇的让人感到温柔,它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仿佛恋人轻声呓语。

00

黄少天躺在病床上辗转难眠。
王杰希简直是个恶魔,他在心里嘟嚷,每次他一有点工伤住院,王杰希都要拿他的大小眼瞪着他,表情凶煞得仿佛他是他的杀父仇人,按王杰希的话来说他这是不知道自己好好将养自己的身体,哪天拼死在歹徒手里他也绝不意外——可是哪里有那么严重。
黄少天想,我就是中了颗子弹,被人从二楼推下去摔折了腿……这不是已经好了吗?留我在医院里干什么?当人民护卫队吗?
哦还有队长……他们队长简直就是借刀杀人了,前几次住院他最后都以没有队长签字的休养文件为由提前出了院,没想到这次王杰希搞聪明了,拿到了文件不说还让他们队长签了字……更过分的是这个人居然还真的签了字。
他把头埋在枕头上,悲痛的在心里哀嚎了一声。
喻文州啊喻文州,他心想,他奶奶的流年不利,居然连你都要这么对我——我为蓝雨立过功,我为国家流过血,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喻文州猛然打了两个喷嚏。
“队长你吃樱桃吗,这个樱桃挺甜的,”郑轩无意识的把一盘水果递过去,“你感冒了吗?”
“不用,”喻文州摇摇头,“你怎么还没回去?”
郑轩端着果盘继续吃樱桃,“景熙不是还在做医检吗,咱们上次那个案子……”他话头一顿,“说起来队长你怎么给王医生签字了啊,黄少待在医院肯定很想死吧。”
喻文州把文件翻了一页,“他需要休养,正好最近没什么案子。”
“哦。”郑轩应了一声,继续对着电脑吃樱桃。
距上一个案子结案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那是一起Alpha对Omega施暴强奸的典型案例,最后的结果是双方在一场施暴结束后双双死亡,看起来像是Omega用尽力气想杀掉Alpha的时候没能一击毙命,因此两人之间产生了激烈的打斗而导致的死亡。事发三天后Omega的老师亲自上门来找这个旷课三天的熊孩子,结果才发现了两人的尸体。
在夏季灼热的天气里,尸体已经开始发臭,抵达案发现场的时候黄少天就吐了——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他们黄副队在职五六年,什么大风大浪千奇百怪的尸体没见过,也没见他被恶心吐过,于是当时全队都震惊了,并对黄少天致以了最高程度上的关心,最后由喻队长出面,结案后将黄少天扭送医院。
理由是他在上一次抓捕毒贩的行动中遭受了巨大的身体创伤,而黄少天在伤势未痊愈之前就出院投入了工作,这很可能影响到了他的身体,所以再带他去检察一下。
送到了王杰希手里,于是一去不复返。
郑轩翻着档案记录,对着图片上应该打满马赛克的血型画面继续吃樱桃,毫无心理障碍。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01

黄少天是被一阵喧闹吵醒的。
他睡眠很浅,稍有些响动就很容易醒来,而医院实在太容易有这样的响动了——比如夜里急诊的病人,比如隔壁病床老大爷打的呼噜声。
门外似乎产生了争执,有小孩的啼哭声和大人的争论声吵成一片,其间穿插着几句“这是医院请您保持安静”,但这样的劝解并没有用,甚至小孩的哭声更为高昂——如此看来,吵醒一整条走廊病房里的病人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黄少天轻手轻脚下了病床,推门走出去。
门外站着几个护士,还有王杰希,他们面前是一个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小孩,和两个吵的面红耳赤的大人——一男一女,看上去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衣着朴素整洁,表情有些失态,下一步很可能会动手。
于是黄少天走了过去。
“怎么了?”他问。
面对黄少天总凶神恶煞的王杰希疲倦的叹了口气。
十分钟后黄少天终于搞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两位的女儿因为车祸住院,车祸并不算太严重,但下肢骨骼发生了破碎,需要住院一段时间,按理说这样的病人不应该有自己四处行走的能力,但今天上午查房时,病人被发现不在病房中,同房的病人表示自己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一直到现在,这个腿部受到严重创伤的病人都不知去处。
“报警了吗?”黄少天问。
“报了,失踪案不归你们管吧,”王杰希又戴上了他的眼镜,“可能要超过四十八小时找不到才会移交到你们那儿吧?”
黄少天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但是……这个病人的失踪并不是因为自身行为造成的,她没有行动能力,也就是说她是被‘失踪’的,”黄少天敲了敲桌子,“那这可就是个重要案件了——万一被什么杀人犯拐走了可怎么办?”
王杰希停下了戴眼镜的动作,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黄少天露着自己的虎牙悠然自得的笑起来,“我可是警察,王医生。”
潜台词——案子都在我眼皮底下发生了,你可不能不让我这个警察去办事。

02

“石连山花鸟市场蓝天剧院发现一具女尸,报案人是住在剧院附近的居民,这个剧院很久没有工作,基本属于已经荒废的状态,所以保安都比较懈怠,一般很少进去,发现尸体的时候是下午六点半,报案人带着孩子出去玩,孩子跑到剧院大院里去才发现的,”宋晓坐在后座做着汇报,“初步判断为跳楼自杀,从照片看来死者年龄约二十三四岁,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信息,他们没有动案发现场。”
喻文州点点头,“照片给我看一下,还有多久到?”
“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吧,”前面是红灯,郑轩将车缓缓停下,“要通知黄少吗队长?”
喻文州接过照片,没多大表情,“嗯……先去看看再说吧,暂时不要叫他。”免得某些工作积极的小同志立马就从病床上跳起来脱离王杰希的管制,冲出医院寻找自由了。
现在是晚上十点,喻文州拿着照片想,按王杰希的严格要求,黄少天估计已经在床上乖乖躺着了。
其实黄少天八点半就在床上躺着了,因为在医院里实在无事可做,和他同房的老大爷好像每天都睡眠不足,只要没人来看他就吃了睡睡了吃,心态好的不得了,于是没人陪着唠嗑也没有电脑看资料的黄少天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之后终于感觉自己有了睡意。
谁知道刚进入睡眠没多久就醒了——还顺带得到了一个失踪案的惊喜。
当然这些喻文州都不知道,整个重案组的小伙伴们都以为他们的副队长在他们出外勤跑案发现场的时候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没想到副队长即使在医院里也同他们上下一心,可谓是身残志坚,人民楷模。

TBC

评论(10)
热度(431)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