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50

ABO设定,刑警设定。

*

12

“之雨像下着绵绵细雨的天气,能让人嗅到空气里一点青草掩盖下泥土的芬芳味,她是安静的、却并非完全无声,能令人感到舒适、放松,但带来雨水的总是乌云,它居于我们头顶的天空里,能够囚禁阳光,使你瞧不见一丝璀璨的光芒。”
“——之晴又不一样了,她像是天际永恒燃烧的太阳,总是耀眼而引人注目的,有时光芒太过锋利,便让人感到有些刺眼了,但无人能否认她的浓烈、张扬和肆意,总让人想起夏日里喝下的第一口冰可乐,碳酸从喉管中滑下去,微微刺痛,却令人畅怀。”
“而太阳总是会被乌云遮掩住的。”
他在暖橘色的灯光下缓慢地写着一手漂亮的楷书,又伸手扶了扶眼镜,钢笔笔尖顿住的地方很快积起一小块墨点,他也没在意,提起笔在旁边的废纸上划了划,继续写。
“可我有时分不清,是乌云会遮住太阳,还是阳光会瓦解乌云,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一场并存的晴天雨——这种自然现象也并非不存在,只是当它真正出现在眼前时,依旧让我感到有些惊讶,甚至于不可思议,好像我的潜意识里不允许它出现,所以我觉得它是‘不合理’的。”
“绵绵细雨总是出现在春天的,这样的季节里总适合发生一些好事情,比如不合时宜的动心、无法解释的动情,柳絮也可以是桃花,染湿了雨水,便沾上一些诗意,能够说明大多数情况下难免的恍惚。”
“——那么,我要如何面对之雨呢?”

13

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不对。
在喻文州若无其事的把他餐盘里的一根凉拌秋葵夹到自己饭上的那一刻。
他嘴里叼着半块排骨,面对着自己的米饭上那一根圆滚滚绿油油的植物,难得沉默了半分钟。
市局刑侦队众人皆知,黄副队从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除了秋葵。
本人给出的解释是“你不能问狗为什么改不了吃屎,不能问母鸡为什么会生出椭圆形的蛋,所以你也不能问我为什么不吃秋葵——这是生理上的问题,是天生的!”
他也不是不能吃,只是不想吃,而秋葵并非无可替代,所以也没人纠结这个问题。
喻文州肯定是知道他不吃这玩意儿的。
“我今天哪里得罪他了吗?”黄少天茫然的想,“是开车去传媒大学的速度慢了,还是回来的时候没买冰淇淋?”
没想清楚,于是他吐掉骨头,小心翼翼的用筷子扒了扒那根秋葵,抬眼看了看喻文州——对方神色稳定,并无异常,吃白斩鸡的时候也还记得吐骨头。黄少天挑了个喻文州埋头的好时机,迅速把秋葵埋到了饭下面,不动声色的继续吃饭。
然后喻文州又往他盘子里夹了一根秋葵。
黄少天又挑了个好时机把秋葵埋了下去。
如此反复了三四次,黄少天败下阵来,恹恹地夹起一根秋葵,一边吃一边问喻文州:“我想请问喻文州同志,黄少天同志今天有往餐盘里打素菜,没有挑食,为什么他还要对黄少天同志的饮食进行行为干涉?”
喻文州:“好问题,黄少天同志不妨用他贫瘠的大脑进行一下大胆猜测。”
黄少天同志进行了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黄少天同志听说秋葵壮阳,难道喻文州同志需要一点特殊服务吗?但黄少天同志年方二八,尚血气方刚,不需要……”
喻文州笑眯眯的又夹起一根秋葵,这回没放黄少天盘里,直接塞进了他嘴里,“原来黄少天同志的胆子真的很大。”
黄少天放下筷子,举起两只手来表示投降,嘴里还屈辱的叼着一根绿油油的秋葵——甚至还有点酱油在往下滴,实在有点破坏形象,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两个音,说:“我航资到我薄判死横的原因。(我想知道我被判死刑的原因)”
喻文州说:“你和女大学生眉来眼去,我有点吃醋,”他非常直接的伸筷子把黄少天藏在饭下面的三根秋葵扒出来,“也想请你尝尝醋的味道——莫之晴是个Omega。”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听懂了喻文州的意思。
前半句有点吃醋大概也许可能是真的,但莫之晴是个Omega这句话绝不只是一个解释,黄少天飞快的把秋葵吃掉了,喝了两口水把那股黏腻感冲下去,压低了声音,“队长为什么在意这个问题?”
“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对二十八岁的年轻男性有点想法是正常的,黄警官,”喻文州拿筷子戳着自己的饭,调侃似的,“她会开口搭讪,甚至调戏,但这并不代表她对这位男性有浓厚的兴趣,在存在第二性别的情况下,会有其他的什么原因呢?”
他吃了两口饭,又说:“莫之晴刚进门的时候,你距离比较远,所以可能并没有察觉到她身上Omega的味道,这股味道并不浓,很快就消失了,这说明她在进门前五分钟之内才刚刚服用过Omega抑制剂,同样,莫之雨身上的Alpha气息也是在这段时间消失的,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
“她们在同一时间服用过抑制剂,用药周期很可能是相同的,作为双胞胎,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当孩子的性别分化不同时,父母一般都会将他们的房间分开,所以不存在一天八个小时以上的亲密接触时间,那么拥有同样的用药周期的原因除了巧合,就只有一个,”黄少天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他迟疑着说,“……他们是性伴侣……?”
“我让宋晓和李远去进行了翟方舒的人际关系调查,他确实和莫之雨走的很近,学生里也有莫之雨暗恋他的传闻,现在我让他们查一下莫之雨和莫之晴在学校里的情况,不过她们俩不属于查访范围,所以会比较慢,”喻文州说,“我对莫之雨画在画里的电码还是很在意,她是知道这个电码,故意画出来的,还是只是一个随手的习惯?”
黄少天皱了皱眉,“假如这是她故意画出来的,那么她在向谁求救,又为什么要求救?是谁给了她这样的心理压力?让她觉得自己需要求救?不过话说回来,姐妹乱伦我们好像也管不着……”他越说声音越小,“这年头我知道有Alpha对Omega进行施暴的,但Alpha在性关系中几乎处于绝对的掌控地位……既然是Alpha,那就不存在性上面的约束了吧……”
他说完了,立马又后悔,“唉,不过也难说,毕竟也是有像队长你这么意志坚定的Omega存在的,我觉得……”
喻文州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下,“你觉得我还能虐待你吗?”
黄少天笑的虎牙都露出来,“那哪能,我肯定是自愿给你虐待,”他勾住喻文州踢过来的脚,冲他抛媚眼,“有机会的话床上见分晓啊队长。”
喻文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有人骚过来当然也能骚回去,说话的语气无比自然,“好的,今晚洗干净等我,我带手铐来见你。”

TBC

好的,有什么话床上说哈
明人不装暗逼,骚就要骚出自我!

评论(8)
热度(155)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