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9

ABO设定,刑警设定。

*

10

翟方舒是本地传媒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的老师,男性,Omega,34岁,未婚,身高182cm,于一个半月前确定失踪,尸体在一周前被人在G市老城区的垃圾场里找到,死亡时间推断为半个月前。
这位老师是目前艺术设计学院大三的一名辅导员,是学校学生会宣传部的指导老师,平时为人温和礼貌,还热爱吟两首浪漫小诗,在学生当中有着极高的人气。
“怎么看都是个梦中情人的人设,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对谁做出迫害的举动吧,而且在失踪之前也没有什么反常举动,蔡思迎还会去赌馆玩一下,可以说和这边的黑社会还有点联系,翟方舒却完全没有这种联系,”教学楼一楼没有多媒体的画室没有上锁,黄少天随意的在里面坐下了,开始分析情况,“我贫瘠的大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合理的被害理由,喻警官有什么想法吗?”
“喻警官没那么贫瘠的大脑也没有什么想法,”喻文州看了看墙上贴着的画,“这里不上锁不怕被偷的吗?”
“有保安管着的吧,到晚上应该就关了,嚯,”黄少天突然看到了什么,发出了一个夸张的声音,“这是画的什么玩意儿?”他指着距离自己不远的一个画架,露出了一个有点儿抽搐的表情,“不是我说啊队长,你说现代大学生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还不能搞点积极向上的创作了吗——”
他话音未落,喻文州已经走到了他看着的那个画板面前了。
“唔。”喻文州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往后退了两步。
画板上夹着一张尚未完成的油彩画,一眼看过去只能看到一团黏在一起的、浓厚晦暗的色彩,明明用到了红、黄、绿这样明丽的颜色,却好像往里面混了一团化不开的黑,使那明艳里都看不出生气来。
好像一束被人精心包装了、在花瓣边缘还点缀了金粉的红玫瑰,落在泥土里,已经枯死了。
画架底下放着一只红色的小水桶,里面的水已经被洗成了泥土厚重的颜色,凳子旁边还放了一个尚未清洗的调色盘,上面的油彩还没干,画的主人刚刚离开没多久。
喻文州看着这副画面尚未明晰的油彩画,缓缓地皱起了眉头。
画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走廊里的风顺着门缝吹进了画室,门边的课桌上,有画纸被掀开了一角,发出“哗啦”一声轻响。
穿棉布裙的女孩提着一只蓝色的小水桶,和喻文州撞了个对眼。

11

“市局的警官?”穿热裤的女孩用嘴里的口香糖吹了个巨大的泡泡,“啪”的一声破了,她也没在意口香糖是不是粘到了口红,两三下就用舌头把口香糖都弄回了嘴里,“是来调查翟老师的事情吗?我们听说过了。”
她是刚刚跟在穿棉布裙的女孩身后进来的,两人看起来像是一对性格迥异的双胞胎,这一位活泼明艳,眼皮上有着亮闪闪的珠光眼影,还在眼角用闪钻粘了颗泪痣,亚麻色的长发烫了不规则的大卷,看上去有种青春的朝气;而穿着棉布裙的女孩将黑发规规矩矩的绑了个马尾,还留着厚重的齐刘海,从进门起就一直保持着沉默,只是一直在打量着黄少天和喻文州,十分的没有存在感。
黄少天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市局来的警官?”他和喻文州来之前只联系了艺术学院的院长,说明了情况,按理说案件一般不会宣扬,怎么想都不该透露警察来学校调查的事情。
“你们是昨天下午联系的院长吧?我昨天去给院长送文件听到了,”女孩嚼着口香糖,顺手从旁边的课桌上捞来一支铅笔,开始挽头发,“你们看起来不像学生,一般闲杂人士都不来我们这边晃,所以我就猜是不是警察啦,”她挽好了头发,笑起来,眼角的钻亮晶晶的,看起来真像是摇摇欲坠的泪珠了,“我是不是很聪明?”
“嗯,很聪明,”喻文州毫不吝啬的夸奖她,“聪明的同学有什么线索能提供给大脑智商有限的警察吗?”
女孩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捂着肚子很夸张的笑起来,她笑的前仰后合,好像喻文州真的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而旁边穿棉布裙的女孩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让喻文州侧身给她让了个位置,她坐到之前两位警官都在“欣赏”的那幅未完成的画前,放下了手里的水桶,拿起画笔,俯身去洗画笔。
“你们警察都没有头绪,我们普通学生哪来的思路啊,”女孩笑完了,在课桌上坐下来,跷起腿晃了晃,“翟老师是我们辅导员,平时对我们都很好,我妹妹——之雨,打个招呼,唉不好意思,我妹妹内向,她不怎么爱说话,是个文艺少女,平时翟老师就很照顾她,夸她有才华什么的,很受他照顾。”
她眯着眼睛,脚尖踢了踢面前的板凳,凳脚和地板接触,发出“噔”、“噔”的有节奏的声音,“对我也很好,我们都很感谢他,所以警官一定要加油,把坏人绳之以法呀。”
黄少天总觉得她说话的语气九转十八弯的,狡黠又妩媚,藏着什么秘密似的,目光也跳跃,看不准落点,好像在胡乱的瞄,一时没判断出这女孩到底想表达什么,倒觉得她想勾引喻文州——这个思路就有点危险了,所以他选择沉默。
喻文州倒是四平八稳,抓住了另一个重点,“之雨?你妹妹的名字吗?”
女孩点了点头,“是啊,莫之雨。你看过我妹妹的画吗?她年纪不大,画都去过好几个展子了。”
喻文州心想我不仅看过,我当时还觉得你妹妹不对劲来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莫之雨的背影,束发的发带有着白色的蕾丝边,穿一身素净的棉布裙,长到小腿,和姐姐一对比,像是一朵柔弱的小百花。
和图画中晦暗的色彩与压抑的氛围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他想起那女孩放在画展里的那两张图——淌着血的、无神的眼睛,被撕裂的、掉色了的苹果,断开的下睫毛、脱离裂缝的鲜红,有意还是无意的摩斯电码……是她画的吗?
“那是你妹妹的画啊?好巧我们今天下午才看过,”黄少天这时候终于接话了,他笑着加入谈话的行列,顺便带着板凳挪了过来,“真厉害啊,小小年纪就能把色彩处理的很棒,我小时候也学过画画,觉得很难啊。”
“很欣赏啊?”女孩说,“那您的欣赏水平很非主流啊。”
喻文州没忍住,“噗嗤”地笑出了声。
黄少天曲起右手大拇指,刮了刮自己的鼻尖,干咳了一声,“那什么……我的意思是,很独特,有种独特的吸引力,很明显的个人风格,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很不容易吧。”
“警官看上去也不老啊,才十七八岁吧?”女孩又吹了一个泡泡,揶揄似的,“有没有女朋友呀,没有的话介意谈一个吗?”
黄少天:“……”
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人家根本没在勾引喻文州,他觉得不对,是因为这女孩挽头发的时候都拿余光瞥着他。
一大把年纪了——我还能招风惹草,万花丛中过采他八千朵吗?
年仅二十八岁的黄警官不禁觉得自己的形象扭曲了起来。

TBC

评论(4)
热度(12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