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8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9

线索也没什么好整理的,将派乐街附近小巷应该扫黄打非的事情提交到局里,再将地图和受害者的社会关系情况构建成网,喻文州和黄少天就对着白板发起了呆。
“你有什么看法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摇摇头,“旧城区在南部,但大学城在东部,之间相隔有段距离,就算蔡思迎和翟方舒之间真的有什么来往,我认为他们也没有必要到旧城区来晃,大学城那一节什么没有?有什么东西在旧城区,很吸引他们吗?”
“万一就有这样东西呢?”
“会是什么?艺术品?还是一个人?或者他们同样喜欢去这家赌馆……然后同时得罪了这家赌馆背后的主人,被送到了旧城区,这就还有一个赌馆的主人和旧城区的地下拳场是否有来往的问题,当然,同为黑色地带的产业,他们之间有来往也并不稀奇——但送往地下拳场的人都不是他们两个这样的死法,所以我认为他们的死亡和赌场没有直接的联系,当然这还需要调查来证明,”黄少天一口气说完了,偏头去看喻文州,“这是我目前的看法。”
喻文州点了点头,赞同他的说法,“所以也可以认为,有什么人或物吸引他们去了旧城区那一带——另外还有一种情况,”他在蔡思迎和翟方舒的照片之间画了一条线,将箭头指向大学城,“他们认识了同一个、或同一帮人,施虐过程是在大学城附近完成的,然后将尸体运送到了旧城区。”
“为什么是旧城区?”
“这就要看往后的调查了,要么和地下拳场、赌馆有关系,就像你说的,黑色地带的产业总是暗中有联系的,”喻文州长出一口气,接下来的话不由自主的压低了些声音,“要么就是……你还记得顾明远吗?”
黄少天愣了一下,声音也低了下来,“……PTSD。”
喻文州很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怎么?觉得我没文化,不懂这些事情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知不知道啊,”黄少天很受伤,“我好歹当了这么多年警察了,也不是第一次接触这种案例,我还不能记得个专业名词?”
“没有,”喻文州凑近了他,转移话题似的,“你泡的茶里有茉莉吗?”
黄少天端起自己的杯子闻了闻,疑惑:“没有啊,队长你是不是产生幻觉了啊,我这个茶叶还是在你办公室顺的,你办公室里有花茶吗?”他抬头,突然愣住。
喻文州和他挨的很近,鼻尖几乎要挨上他的鼻尖,太过相近的距离让他清晰的看见喻文州瞳孔里的倒影,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觉得他微微弯起的眼角里,藏进了一个自己。
埋头之前,他说:“景熙说得对,我是觉得他有那么一点碍眼。”
其实他们不是第一次接吻了,甚至都不是第一次在办公室接吻,但埋头的时候,黄少天还是忍不住想,喻文州的茶里好像真的有花,不然怎么解释唇齿间那股似有似无的寡淡而清苦的香味?荷尔蒙不该是这样清冽的味道,它应该是热烈的、更加芬芳的,所以这绝不是荷尔蒙的味道,这就是那杯茶的味道——它迷人而清雅,好像一株清苦的罂粟。
“你要不要再和我科普一下PTSD?”黄少天坐下来,敞开了腿,一把拉过喻文州的胳膊,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推论?”
喻文州没抗拒,非常自然的就坐到了黄少天大腿上,“这只是一个假设,既然两位受害者在死亡前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身体虐待,那么在排除嫌疑人本身就是个变态的情况下,就只有‘报复’这一种推论。”
“所以在基于‘报复’的推论上,这位嫌疑人就有可能遭受过我们尚未了解到的虐待,比如顾明远曾经遭受过他父亲的虐打、甚至性侵,”黄少天盯着喻文州的脖子看,“队长,喉结不规律的上下运动,代表着什么?”
喻文州比他直接一点,伸手去摸他的脖子,手指追着黄少天的喉结上下按动,能直接感受到他血脉的律动,“目前了解到的情报有限,所以还需要深入调查……”他漫不经心的埋下头,对黄少天说,“黄警官,我想通缉一下你的虎牙。”
黄警官非常配合的咧开嘴,暴露了嫌疑犯虎牙先生,轻易让喻警官捕捉到了罪犯。
他迷迷糊糊的想,喻文州这个人真可怕,这么会撩,难怪这么多小姑娘喜欢他。然后他又觉得有点沾沾自喜的得意,小姑娘喜欢他有什么用?他还不是只喜欢我——还不是只有我能亲他。
于是他伸手扣住喻文州的后脑勺,更深的舔吻进去。
他突然想起来不久前他们一起回警校,在图书馆里,喻文州同他讲了关于一颗糖的故事——他小时候舍不得吃的、被禁止食用的那颗糖,比他想象中更甜、更美味的那颗糖果,全世界最好吃的那颗糖。
黄少天小时候没有因为蛀牙的问题被禁止过吃糖,他本身是个不怎么好甜食的小孩,因此一直不是很能体会到糖果的美味,在喻文州的形容里,那颗糖也只不过是一个“非常美味”的意象,他本身不能得到太多的体会。
但那是全世界最美味的东西吗?是喻文州最喜欢的味道吗?那就是喻文州这时候的味道吗?甜不怎么甜,却正好足够刺激胰岛素的分泌,好像一脚踏空在空气里,要随着上升气流飞起来。
“十七岁的时候我回答过你一个问题,”黄少天突然说,“当时你喝醉了,应该是断片了,所以忘记了吧?”
喻文州心想,我还真断片。
“现在我再说一遍,你不能再忘记了,”黄少天继续说,他把头埋在喻文州的脖颈处,以一个非常亲昵的姿态,吻了吻他的侧颈,“喻文州,我对你是别有用心……你不要忘了。”
糟了,喻文州伸手去捏黄少天通红的耳朵,轻声说:“那可真不一定……明天可能又断片了。”
他理着黄少天的头毛,说话的口气好像真的有多惋惜似的:“可惜重案当前,明天还要早起上班。”

TBC

太可惜了,不然就可以继续成年人的话♂题了

评论(4)
热度(13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