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7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6

派乐街的地理位置不算复杂,人员结构简单,很难组织起成规模的黑社会,也很难困住一心想逃跑的有点身手的人。
但对于习惯了风里来雨里去,能熟练的在十秒内扒光别人衣服的女流氓来说——三分钟内从一个男人身上找出点东西还是非常容易的。
所以当喻文州和黄少天满身狼狈的坐进车里的时候,之前拿在手里的录音笔和笔记本早就不翼而飞。
黄少天差点裤子都被扒了,他趴在方向盘上,脸上还印了两个色号不同的口红印,看上去非常的有碍瞻观,喻文州很想拿张纸巾先往他脸上糊,但考虑到黄警官刚刚才经历了一场恶战——他们俩从旅馆里逃出来,枪还没放下来,就迎面要撞上巷口冲进来的几个壮汉,用黄少天的话说个个看起来都像梁山好汉,在现代社会应该捆起来往国家管饭管住的据点里头塞一塞。
于是刚刚翻了窗户的两位警官又在巷子里和“梁山好汉”们玩了半小时躲猫猫,最后成功的翻墙到了派乐街上——这才消停下来。
“我可以举报他们袭警吗?”黄少天有气无力的说着,“事情发生了那么久我不信这边的警察没有来调查过蔡思迎,为什么没有人给我们提交这一带赌馆的资料,甚至放任了这里聚众赌博和卖淫?”
喻文州这才拿了张纸巾,手刚伸过去,黄少天就非常自觉的把脸凑过来让他擦,喻文州一边帮他擦脸一边接着他的话说:“要么是没人来调查,要么就是分局有意包庇,前者说明工作懈怠,后者说明官贼勾结,你觉得哪种比较好?”
“我觉得哪种都不好,因为最后倒霉的都是我们,”黄少天缓慢的翻了个白眼,看起来有点搞笑,“所以我们要怎么打探关于蔡思迎的事情?从哪里入手?赌馆这条路我们俩肯定不能去了——唉这些人真的是很过分,迟早我要把他们都抓起来,去牢房里抓老鼠。”
“有想法,”喻文州赞同的说,他又把资料翻出来,往下翻,“另一个死者……哦,名字叫做翟方舒,是传媒学院艺术设计系的老师,教平面设计的,唔……现在已经七点半了,你饿了吗?”
他突然转换话题,黄少天的肚子也非常应景的“咕”了一声,于是两个人面面相觑了数秒,黄少天说:“那要不咱们先去吃个饭,然后回局里看看景熙那边的进度……明天再去学校看看?”
喻文州欣然同意:“可以。”
毕竟尸体被发现都过去了一个周,这起案件已经不知道是多早之前发生的事情了——现在再急也急不来,手里掌握的条件有限,不如先从尸体上进行问话。

07

女孩急匆匆的从走廊里跑过。
她怀里抱着一些卷起来的画纸,能从露出来的边角处看到油彩的颜色,厚重浓腻的色彩在纸张边缘连成一条凹凸不平的线,像远处起伏的地平线,在夕阳下镀上了一层金边。
路过拐角处的时候,教室里突然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她的衣角。
她抱着画卷停下脚步,回过身来,对上了一张和自己长得八分相似的脸——这张脸的主人穿着吊带背心和热裤,头发染成了亚麻色,和穿着棉布裙的女孩看起来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生物。
但偏偏有一张极为相似的脸。
涂着殷红的嘴唇的那张脸问:“你要去哪?”
粉黛未施的这张脸回答:“给宣传部送海报。”
有着亚麻色头发的女孩站直了身子——这才看出她要比门口的女孩高出半个头,她笑着从女孩怀里抽出来一张画,展开了,里头画着一颗蓝色的星球,行星的轨道绕着这颗恒星断断续续的围了一圈儿,上头还安着一颗小小的黄色行星。
“唔,”她又歪着身子靠在门边,抬眼看矮一点的女孩,“背离轨道的行星?”
穿棉布裙的女孩不吭声,只是脚不安的扭了扭,好像被她一语道破了心事。
于是高个子的女孩又带上了一点懒洋洋的笑意,明明是几乎一模一样的眉眼,她看起来偏偏更锋利一些,像是扎人的小刀。这柄艳丽的刀重新卷起了行星,将它放回轨道,并恶劣地掂量了一下对方的胳膊。
“你好像又瘦了呀?”她笑着说。

08

“除了缺失的心脏以外,死者的身体都保存的很完整,甚至他们的手指甲和剪指甲都被人细心的修剪过,蔡思迎的尸体上发现了被鞭打过的痕迹,但伤口不深,翟方舒的尸体上有少量淤青和划痕,大腿内侧发现了一个小伤口,”徐景熙把图片放大给喻文州看,“长这样——推测工具是美甲工具里去除指缘死皮的那把三角锉刀,凶手可能是女性……或者身边有亲密的女性,再或者是个生活精致的gay。”
喻文州还没说话,他身后的黄少天先开口了:“假设凶手是女性,那么尸体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伤口是可能由美妆工具造成的?比如修眉刀之类的。”
“目前只能看出凶手对指甲有一点想法,因为他精修了两具尸体的指甲……是有一些小划痕可能是由修眉刀造成的,但普通的刀片也可以制造出这种效果,所以暂时保留意见,”徐景熙又调出几张图片,可以清晰的看到尸体被修剪得圆滑的指甲,“真的修得挺整齐的……我都怀疑是不是专业美甲,这两位的手都长得很好看,嫌疑人会不会对手有什么怪癖?”
“如果他喜欢的是手,为什么把心脏取出来,把尸体丢了,而不是留下手?”黄少天皱着眉头,“我觉得这说不通,如果他喜欢手那他应该想收集好看的手,既然这样他很可能对手做出解剖和收藏,为什么把手丢了?他为什么要把心脏挖出来?心脏去哪了?”
喻文州没黄少天这么发散的问题,他没理黄少天,“死者有第二性别吗?之前的资料里没有提。”
“有,蔡思迎是个Alpha,翟方舒是个Omega,”徐景熙也一头雾水,“所以我觉得两个受害者都没有什么特别一致的特征……除了他们的第一性别都是男性,并且都有一双好看的手之外,甚至蔡思迎只有171,翟方舒有182,身高都差了一分米之多。”
黄少天难得的沉默了一下,然后灵光乍现似的:“唉你们说会不会这俩人其实是一对,然后他俩在一起让这个凶手,呃,这个凶手可能喜欢他们两个当中的一个,所以由此产生了变态的感情……好了队长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合理猜测嘛,任何可能性都不能放过嘛。”
“你想象力真的很丰富,”喻文州夸奖他,然后扭头对徐景熙说,“景熙你先回去休息吧,工作不要紧,明天再继续,我和少天整理一下线索。”
徐景熙应了一声,转身就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他拾掇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冲他们正副队说:“你俩是不是在谈恋爱,嫌我碍眼啊?”
正勤勤恳恳看尸体图的喻队长:“……?”
正准备泡杯茶提神的黄副队:“……?”

TBC

不是这样的呀景熙!
你误会了!

评论(7)
热度(126)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