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6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4

酒馆附近的那条小巷其实挺窄的,也不长。
派乐街身为几年前才被开发出来的大学城新潮的酒吧一条街,四处无不彰显着它“新”的标志,没有年久失修的路灯,没有积了陈年污垢的肮脏广告牌,小方砖铺就的行人道上下雨天踩不着“地雷”,平平整整,干干净净。
但它毕竟是从陈旧的大学城区域里划出来的一小块,只能维持着一部分的“新”,而不能做到全部的“新”。
这条小巷距离灯红酒绿仅一墙之隔,路面却有些凹陷,老旧的路灯已经锈迹斑斑,墙壁上脱落了不少石灰,露出斑驳的砖色来。
“这里面真有赌馆吗?我看这里破破烂烂的又偏僻,可能还有点少儿不宜的勾当,”黄少天喝了点米酒,说话都跟带着酒气似的,洒脱得更突出了,“假如还有赌场的话岂不是有可能黄赌毒一并聚齐,很危险啊喻文州同志。”
“第二条怡园路是吗?”喻文州联想能力丰富,回头看了看大学城的方向,“倒不至于……你觉得应政现在情况如何?”
他思维跳跃得太快,黄少天差点没跟上,花了两秒钟才想起来应政是何许人也,“噢……那个大学老师啊,唉,是真的挺惨的啊刚准备告白正式在一起就发生那种事情……”他唏嘘了一下,又凑到喻文州旁边去,跟他说悄悄话,“所以我说什么都要趁早嘛,我是不是还应该再更早一点跟你告白的啊队长,耽误这么多年是不是应该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啊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喻文州把他的头推开,笑着骂他:“滚,工作时间不谈私事。”
调戏某人的目的已经达到,黄少天也适可而止——毕竟他又没真的喝醉,米酒更像是一种带了点酒精的饮料,还不够千杯不醉的黄副队塞酒虫牙缝的,借着醉意得寸进尺这种事情暂时还没法发生。他干咳了一声,一本正经的看了看手表,“队长我们怎么打听这个蔡思迎的事啊?”
喻文州:“这是个好问题,我们先往里面走走看。”
巷子两边有不少低矮的小楼房,有的门口挂着泛了黄的小广告牌,写着“住宿”一类的词,门口还坐两个瘦的皮包骨头的中年女人,见到喻文州和黄少天走进来,便有人抬起眼问:“住宿吗?”
喻文州一连回答了三个“不住”,第四个阿姨翘着兰花指迎上来的时候终于碰上了黄少天。
黄少天看了看喻文州,往阿姨身边挪一挪,挤眉弄眼地问了句:“荤的素的?”
阿姨以为碰上了道上人,喜出望外,也挤眉弄眼的回他:“都有,都有。”
黄少天笑了笑,拍一拍喻文州的肩膀,顺手摸到他外套内侧的衣兜里,拿出了喻文州的警官证,晃一晃,“不好意思,警察,扫黄打非。”
喻文州:“……”

05

十分钟后两位警官坐在小酒店的前台,围着战战兢兢的老板娘,像模像样的掏出了录音笔和笔记本。
老板娘在十分钟内经过了从震惊到委屈,从委屈到愤怒,又从愤怒到惊恐的情绪变化,整个人都有点神经质,一看就没经历过什么大世面,十分的没骨气,在二十分钟之内就把一条巷子里的同胞出卖了个彻底,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心里感慨着当今大学生真是今非昔比,一个个怕是富得流油闲得打屁才有时间来饱暖思淫欲,像他们当年就忙的跟狗似的。
两位警官对视一眼,竟然从对方的眼睛里真实的看到了对当代大学生放荡自由的生活的羡慕,于是不约而同的在桌子底下互相掐了一把大腿,把资本主义的念头掐回母爱的摇篮。
“除了卖淫这一块呢?”喻文州转着笔,问,“我听说这里还有个赌馆。”
那胆小怕事的老板娘却把头一缩,不吱声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又对试一眼——刚刚他们问到这条街上卖淫的小旅馆的事情时,这位老板娘还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大有“要死大家一起死”的破罐破摔之范,既然是在这条巷子里营生,并且对卖淫据点了如指掌的这么一个人,怎么会不清楚这条巷道里的猫腻?
难道说是赌馆不属于他们卖淫这一行的范畴,所以不好多说?还是说这家赌馆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所以不能说?
不好说和不能说,是两个不同的定义。
喻文州放轻了声音,说:“既然你不愿意直接回答,那么接下来我问你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不是’就好,可以吗?”
老板娘沉默了几秒钟,点了点头。
喻文州问:“你们这条路上,大多数都是卖淫的小旅店,做大学生的生意,收费也不高,对不对?”
老板娘点了点头。
“但是除了卖淫之外,还有一点其他的非法营生,只是你从没从事过,对不对?”
老板娘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条路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但是是近几年来派乐街热闹起来了,才兴起卖淫的产业,对不对?”
“我不知道,”老板娘说,她埋着头抠自己的指甲,劣质的指甲油被她抠得零零碎碎的,“我也是最近几年才来的,以前这里是我姑管。”
“那她人呢?”
“死了,”老板娘说,“他们说她亏心事做的太多,死的早。”
黄少天忍不住插嘴:“别地都是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你们这倒好,是善恶终有报哈?”
老板娘不吭声了,显然这不是她能够回答的问题范围。
喻文州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别说话,继续了自己的问题:“我猜,你们这里虽然看着像各家经营各家的营生,其实背后有个大主管——对不对?”
老板娘抬眼看了看他,目光有些震惊,她飞快地低下头,不说话也不点头。
喻文州就当她是默认了,同时自己心里也惊涛骇浪起来,“这个人掌握着这条街的命脉,卖淫只是最简单、最表面的工作,对不对?”
老板娘依旧沉默,她像是被吓傻了,紧紧的贴着墙壁。
而喻文州继续说:“你之所以痛快的把所有网点都一并告诉我们,是因为觉得我们不可能把这条街取缔掉、破坏你们的营生对不对?”
他把笔记本收起来,抓住了录音笔,一字一顿的问她:“店里有摄像头,从我们进来的时候开始,就有人一直在看着对不对?经过这么十几分钟的拖延,已经足够让他们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并派人来处理,对不对?”
老板娘把身子往里缩了缩,突然伸手去碰到了前台桌面上那个红色的“客房”按钮,这女人一下子跳起来,在刺耳的警铃声里尖着嗓子叫起来:“姑娘们——接客!”
黄少天反应迅速,立马抓着喻文州往窗户边跑,前台距离窗户很近,他一把推开窗户便要往外跳,客房里窜出来十来个穿得花花绿绿、散发着熏人的劣质香水气息的女人,速度堪比短跑冠军,冲上来便把自己画得乱七八糟的脸往两位警官身上蹭。
一时间整个窗口兵荒马乱、好不热闹。
黄少天一使劲,艰难的把喻文州从窗口推了出去。
他隔着窗户,被女人们蹭得差点站不直,正准备哭丧着学电视剧里来一句“你先走别管我”,就看到喻文州站在窗口,从衣兜内侧摸出一把手枪,干脆利落的上了膛,对着老墙就是一枪。
衣冠楚楚的喻队长一枪解决了魔音贯耳,尚冒着烟的枪口对准了一走廊的莺莺燕燕,轻声说:“放开。”

TBC

其实黄少天想说的全话是“你先走别管我万一我在这里不小心失了身队长你要记得我想上的只有你”——估计会被打死哈(

评论(19)
热度(139)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