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5

ABO设定,刑警设定。
我胡汉三(???

*

02

“这很可能是一个巧合,”喻文州站起身来,指了指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地下拳场的尸体大多都堆放在那边,且尸体都有过不同程度上的肢解,更方便混入普通的垃圾堆里,而你注意一下,那边并不挨着臭水沟,尸体不容易被水流卷到,甚至旁边还有几堵旧墙。”
话说到这里,黄少天大概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那边是一个合格的藏尸地,但这里并不是,所以凶手把尸体放到这里很可能并不是想把尸体藏起来,也可能是想藏起来但经验不足,不过为什么会是掩盖气味?垃圾场的垃圾臭味还不够吗?那这个人口味有点重啊队长,他是卖臭豆腐的吗?”
喻文州被他逗得笑起来,“按你的意思还得把这周围卖臭豆腐的都抓起来问一问?这边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现场有什么痕迹也很难找,”他又看了看臭水沟,“景熙呢?让他直接去局里看看尸体吧,这边没有必要了。”
宋晓应了一声,立马就跑到一边去给徐景熙打电话了,留下他们队长和副队站在臭水沟旁边面面相觑。
喻文州这才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咱们去走访一下派乐街的酒吧,等景熙做完详细的尸检再说。”
黄少天点了点头,正准备往外走,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后退了两步。
他说:“走访调查酒吧的时候被热情的酒吧老板拉着喝两杯酒——不过分吧队长?”
喻文州干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教育他:“黄副队,我们身为人民公仆要严肃对待每一起案件,严格秉公执法。”
他板起脸来,说教说得像模像样,等到坐上车的时候却半掩着嘴轻声说:“糟糕,盛情难却。”
黄少天微微抬起下巴,挑了挑眉毛,打从喉咙里掏出一声发自肺腑的附和,“嗯哼。”

03

派乐街位于G市大学城的东南部,离几所大学都很近,是当地著名的酒吧一条街,激情四射的舞厅和安静柔和的清吧都能在这儿找到,是大学生们长期光顾的聚会地之一。
“死者名叫蔡思迎,在‘恋恋不舍’当调酒师,这边的负责人说已经上门来调查过,蔡思迎一个半月以前就没有来上班了,但临走之前辞了职——所以老板也没有在意他的行踪,说是想换个地方工作了,”黄少天把宋晓留下的资料给喻文州看,“既然他们已经调查过了,那咱们先随便走走吧队长?就随便打听下别的什么的。”
喻文州“嗯”了一声,草草看了两眼资料,“那个酒吧在哪?”
“应该不远了吧,派乐街33号——就在前面不远了这里都已经25号了,”黄少天看了看旁边紧锁着大门的舞厅,“队长你说咱们读书那会儿怎么就没有这么多酒吧呢,现在的大学生课余生活真丰富嘿。”
“如果有那么多舞厅,你可能还是里面最风骚的一朵花是吗?”喻文州顺口接茬,又想象了一下黄少天在舞池里穿梭的场景,觉得场面有点美,“啧,吊着大金链子穿着V领衣服的那种——领口得开到胸下面。”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对自己有误解:“???为什么!怎么可能!”他理了理自己并不存在的衬衫领口,端出个一本正经的架子来,“我上学的时候可是模范学生,每年拿奖学金还勤勤恳恳为校篮球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喻队长你可不能污蔑我,不然可是算犯罪的。”
喻文州沿着路边找33号门市的牌子,顺口接腔:“哦,什么罪?”
他本以为黄少天要说个诽谤罪之类的罪名,连怎么接话都想好了,谁知黄少天踢了颗石子儿过来,说:“纵火罪——芳心纵火犯喻文州,本人身为G市人民公仆的一员,就地将你逮捕。”
喻文州:“……”
猝不及防的,他又让黄少天给逗笑了。
“你可真是个人才。”他半是揶揄半是纵容的说。
黄少天皮了这一下觉得被案件推走的好心情又回来了几分,于是走过来的步子都要轻盈跳跃一些,两个人往前没再走多久,就来到了“恋恋不舍”——派乐街33号。
这家酒吧开设在派乐街街尾不远处,在临街商铺的二楼上,用了大量的白色和蓝色做装修,看起来很有那么一些地中海的味道——不像是个酒吧,倒像是个小茶馆,还是很文艺的那种。
喻文州和黄少天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很快服务员就凑了过来,询问他们要喝点什么。
“都有什么?”喻文州问。
“啤酒和洋酒都有一些,这里有酒单,”服务员递上一本小册子,“噢……还有米酒,我们这里的米酒很好喝的。”
黄少天翻了翻小册子,随口问道:“调酒都不能点吗?”
“不好意思,因为之前的调酒师离职了,又还没招聘到新的调酒师,所以暂时不能点,”服务员回答道,小姑娘脸上露出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我们招聘了新的调酒师后可以通知您。”
黄少天刚想说不用了,那头喻文州却已经笑着接了话:“给我们上一罐米酒吧——电话号码怎么给你?写下来吗?”
服务员也有些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将手里的小本子和笔递给喻文州:“可以的,就写在这里吧,您二位是第一次来吧?”
“嗯,是呀,听朋友说这里的调酒师很不错,”喻文州信口胡邹,“恰好今天有空,就过来试一试,真可惜,他什么时候离职的?”
“快两个月了吧,有一天突然就不来了,”服务员回答道,她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嗓音,“我偷偷跟您二位说——我觉得呀这事不简单,上个周还有警察来我们这儿问他的事呢,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店长不说,我们都猜啊,他八成是犯了点事。”
“哦?”喻文州面色不变,很稳的写完了一串数字,“怎么会犯事?他不就是个普通的调酒师吗?”
服务员把本子收过来,摇着头叹了口气,“蔡先生什么都好——可就是喜欢赌点小钱,那段时间老喜欢往巷子尾的赌馆跑,谁不知道那儿不干净呀……店长劝了他好几次了也没劝动。”
喻文州闻言笑了笑,没再多问什么,只嘱咐了一句:“米酒常温的就好,不要冰的。”

TBC

评论(8)
热度(159)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