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4

ABO设定,刑警设定。

*

Chapter04.[嫌疑犯的稻草人]

“我该保护你吗?”
他对着黑暗的房间问。
“我该毁了你吗?”
他再问,声音越发轻柔。
没有人回答他,一丝光线都没有的空间里他连自己的手指都看不见,周遭的一切全都湮灭在黑暗里,视觉的削弱似乎使他其他感官变得异常灵敏,手指触到的地方冰凉而粗糙,像是生锈的铁。

00

喻文州站在画廊门口吃冰淇淋,边吃边看手机,屏幕上显示出G市一小块地区的地图,有一个小绿点正在道路上移动,速度不快不慢,和另一头静止的小蓝点越挨越近,看起来再拐个弯儿直走一条街就能相遇。
头些天他去拜访了大学时候指点过他犯罪心理这一块的老教授,老教授端着茶杯和他聊了一下午,末了想起来什么似的,打抽屉里摸出两张画展的票送他。
“我记得你提过高中的时候学过画画,”老教授推了推眼镜,指着票对他说,“楼下小张送我的画展票,我这一把年纪了不太方便出去走动,送你了。”
喻文州对于老教授还记得他当年这么的随口一提感到有些受宠若惊,虽说他现在对画画一途已经不怎么感兴趣了……但既然老教授送了他这两张票,展出的时间他又正好有空,就干脆把票往黄少天面前一搁,问他去不去了。
这才在大热天顶着太阳吃着冰淇淋,开着位置共享等黄少天来“约会”了。
他先是站在门口看了会儿画展简介,大概就是一个大学生艺术画展,展出的都是些学生的画,没有什么太出名的作品,差不多就是给学生们提供一个展示的平台。
大概了解的差不多了,离约定的时间又还有那么一小会儿,喻文州就去街拐角买了个冰淇淋,现烤蛋卷,香草味儿的,有点儿甜,他吃完了之后觉得嘴巴有点腻,正准备去对面小卖部买块口香糖嚼一嚼,这时候他握在手里的手机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他一回头,就看到黄少天正隔着一条马路对他挥手。
马路的宽度被导航地图忽略不计,屏幕上的小绿点和小蓝点已经显示相遇,喻文州站在原地眯了眯眼睛,心想,今天太阳有点大。
晃眼。
黄少天同志有着过人的敏锐嗅觉,这嗅觉让他在喻文州出现分化为Omega的征兆时就曾捕捉到他的味道,因此这会儿嗅到喻文州手上一股蛋卷和奶油的味儿也不稀奇。
“哇我觉得我出来的挺早了啊队长你怎么比我还早啊,今天太阳这么大你怎么也不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呆着,”黄少天举起手来挡在喻文州头上,妄图用一只手掌遮挡住阳光,“走吧走吧咱们赶紧进去,我查了一下这好像是展大学生作品的啊,来咱们看看当代大学生都在想些什么,做个心理调查研究。”
喻文州顺着他往画廊里走,递了票就进去了,“我正好在这附近,就来早了点。”
“你在这边干嘛啊,这边离你家还是有点远的吧,嚯这苹果画的还挺好的,”黄少天放低了声音,走马观花似的开始看画,“这是什么东西?流泪的眼睛吗?”
喻文州凑过去看一看,偌大一张画布上孤零零画了只黑色的眼睛,和背景的黑色以白线勾勒出分界线,眼睛睁得很大,瞳孔却很空泛,眼角像是淌着暗红色的血。
这画的色彩很压抑,线条却很流畅利落,每一笔每一划都分外清晰。
他看了看署名,是本地传媒大学的一个学生,叫做莫之雨,看上去像个女孩儿的名字。
“应该是吧。”喻文州说。
“还挺非主流的嘛现在的小孩。”黄少天评判了一句,然后也没太在意,扭头继续去看别的画了。
喻文州又看了这幅画两眼,总觉得那眼睛的下睫毛画的有那么点怪异,有规律性似的点和线相互连接,不过也没在意,只当是画作者的一点小偏好,转身便跟着黄少天继续往里走了。
比起色彩凝重画面压抑的风格来说,画展展出的大部分作品还是比较积极向上的,色彩明快又张扬,年轻人活力十足的青春气息好像要冲破纸张感染世界,尤其能感染黄副队这种性子活泼的青年人。
画廊里不太好大声说话,黄少天没什么艺术细胞但还挺喜欢吐槽的,因此一路走一路就和喻文州咬耳朵,虽然很影响观摩画作,但放下画笔多年的喻文州也并不介意纵容他,就这么一路听着他念叨过来,偶尔还附和两句。
拐弯处的风景画得到了黄少天的高度赞扬,虽然在喻文州看来那只是一幅极其普通甚至线条还有些杂乱的草原图,而黄少天一拐弯,赞扬的语气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诶呀……”他低声说,“这又是什么东西呀。”
喻文州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那也是一幅黑色打底的画,画纸中央似乎被人撕裂一般,露出一片裂缝似的白,又遮遮掩掩的放了个暗红色的苹果——那苹果掉色似的往下淌着红色,填满了整个下方的裂谷。
它的作者也是莫之雨。
喻文州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
他注意到这幅画的裂缝——就是苹果淌流下来的那部分红色,有一丝脱离了裂缝的区域,弯弯曲曲的往外延伸,在黑底上留下一道不太明显的痕迹,那条线段同之前那只眼睛的下睫毛似的,三个点,三条线,再三个点,极其规律。
是巧合还是故意?如果是故意的话,是作者本身的癖好习惯,还是有心传递出什么信息?
“少天,”喻文州拉住黄少天的衣角,“你学过摩斯电码吧?”
黄少天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喻文州指了指画上那条极其规律的线,神情有些古怪,“如果是摩斯电码的话……你说这是什么意思?”
黄少天凑近了一点去看,很容易就把线与点之间的联系看的透彻,语气也不由得有些疑问,“……SOS?”顿了顿,“他把这个画在画上做什么?”
喻文州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难说。”
黄少天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却见喻文州冲他摆了摆手,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来,接了个电话。
于是他只好独自看着那幅画,越看越觉得这么暗沉的色彩、这么压抑的画面,还画着一个sos……怎么看都有种画作者要自杀的信号,还没来得及细想,肩膀被喻文州拍了拍。
“回局里,又要加班了,”喻文州说,“有案子了。”

01

G市的南部有一大块属于旧城区区域,尚未开发,有好些非法经营的赌场游戏厅都在这里的地下运转,好多年了一直没清理干净,上个周有人在旧城区垃圾场的山底下发现了两具被麻袋套着的尸体,报了案之后,当地分局的民警顺藤摸瓜,抓了个地下拳场的据点,这才知道这帮人把打黑拳的亡命者的尸体都丢到这边垃圾场来了,跟垃圾堆在一起,丢进焚化炉里,谁也不知道。
按说场子揪出来了,剩下的也就是查查还在的尸体都是哪来的人,有家人的给家人送去安葬,没有的送殡仪馆火化了就完了,但很多刑事案件往往都纠缠在一起,民警们在排查尸体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并非地下拳场来的尸体。
这两具尸体和地下拳场的尸体挨在一起,不仔细排查的话也就当是亡命徒给略过去了,可经过法医检验发现,这两具尸体生前经受过不同程度身体虐待,心脏不知所踪,尸体还用福尔马林泡过,明显和地下拳场拉出来直接丢在这的尸体不一样。
约会的半途被拉过来办案,黄少天脸色不太好,“上个周的事情怎么现在才说?这些人办案不过脑子的吗?”
宋晓一边发光一边尽心尽职的解说:“那边揪地下拳场的人花了点时间,尸体的事情就放了几天,发现这两具尸体之后也花了点时间和地下拳场的人核对。”
喻文州同看守现场的民警打了个招呼,先一步矮身钻进了警戒线里,“有查到那两个人的身份吗?”
“有,一个是传媒学院的老师,另一个是派乐街一家酒吧的调酒师,”宋晓打了个喷嚏,觉得垃圾场的气味有点呛人,“两人也没什么交集。”
“把尸体和地下拳场的尸体放在一起,这个人应该很熟悉地下拳场啊,”黄少天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尸体的这块地方有个低矮的破墙,下头有条臭水沟,恶臭扑鼻,“会是地下拳场的人报私仇做的事吗?”
喻文州蹲在臭水沟旁边,“唔”了一声,“好臭。”
“垃圾场能不臭吗队长你这不是说废话吗,”黄少天跟着他蹲下来,“你说你这样蹲着看就算了,你还深呼吸——”
“他会不会想掩盖什么气味,”喻文州接着说,“地下拳场只是顺便,有没有这种可能性?”

TBC

行吧,谈着恋爱办案叭

评论(12)
热度(214)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