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3

ABO设定,刑警设定。
忘记重要的事情的人就要受到惩罚。

*

32

爱情始于兴趣,加深至追逐,从“感兴趣”到“喜欢”因每个人的性格不同而出现许多不同的发展道路,该说是殊途同归吗?
也不尽然,有人走到一半便由岔路口去了别的地方,有人曲曲折折走了很多次错路最后迷失道路,经历过漫长时间积累并通往终点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你表现兴趣的方式就是这样吗?将缺点无限放大并抵触,这可是很容易走向偏路的——明明在意但内心认为应该抵触,于是经由行为语言表达出内心的挣扎,你是顺应本心,还是别有用心?”

33

黄少天其实只见着喻文州穿过十来次制服,他们当刑警的,一年到头基本上都是便服出门,少有穿制服的时候,每个人的制服和警帽都挂在办公室里头,看上去崭新,边缘都熨得笔直。
像喻文州当了队长之后,还偶尔参加局里的大会,才穿穿制服,平时候他们这些执行公务的,一年到头都没个穿制服的机会。
最近纪山的案子终于结案,背后挖出了一整个制作禁药、拐卖幼儿以及贩卖器官的犯罪团伙,放在全国不管哪儿都得算是个重大案件,因此局里头就此要开个严肃的总结大会,喻文州这才把警服翻出来,像模像样的穿上了,要开会去了。
喻文州这人生的单薄,好在身姿笔挺,制服又合身,穿上之后比起七八年前入职的时候倒成熟有力许多,衬衫扣子都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头,看上去颇有几分禁欲的气息。
临走之前他一边整理袖子一边同自己的队友们交代今天的工作,黄少天心不在蔫的转着笔,目光从他擦的锃亮的皮鞋看到修长笔直的腿,再游移到线条流畅的腰背,紧接着盯住他说话时在脖子上来回滑动的喉结,注意力一个不集中,手上动作就不受控制,指间旋转的笔被甩飞出去,落在地上“啪嗒”一声。
喻文州正好说完了事,目光往他这边看过来,不自觉的抿了抿嘴唇,很轻的笑了一下。
他这个小动作使得他的喉结又上下滑动一次,黄少天直愣愣地盯着他脖颈间看,很想伸手去摸一摸。
“少天。”这时候喻文州叫了他的名字。
“嗯?”黄少天发了个鼻音。
“今天队里的事就交给你了,”喻文州隔着两张桌子对他说,“我先走了,开完会再联系。”
黄少天“啊”了一声,冲他摆摆手,“去吧去吧,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好歹我也是队里半边天对吧孩儿们?”
“孩儿们”——蓝雨的队员们纷纷转开了目光,并不想理会他们满嘴跑航炮的副队长。
黄少天也不在意,举起来的手再挥一挥,“拜拜。”
然后等喻文州走了,他才埋下去把之前掉的笔捡了起来,心里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刚刚真是好想摸摸喻文州的喉结,喻文州穿制服可真好看,果然当时说“想当刑警是因为觉得制服好看”是认真的吧?毕竟他穿着真是很好看。
好看的让黄少天很想亲亲他。
这念头刚冒出来黄少天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按理说他和喻文州确定关系不过两三个周,搁在青春期谈恋爱估摸着还就是个羞涩的拉拉小手级别,但他俩好说歹说是亲过了——虽然把牙给磕了……黄少天同志现年二十七,即将迎来自己二十八岁的生日,虽然还是个年轻小伙子但毕竟已经过了激情四射的岁月,大好青春时期并未谈过恋爱,因此第一次谈恋爱难免有点生疏,对于自己这种躁动和冲动,也感到十分陌生。
该压抑吗?还是该顺从?太热情了喻文州会不会被他吓跑?
毕竟喻文州此人,看上去文文弱弱的,骨子里却是个强势的,喜欢把局势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像他们之前那一次磕到牙的亲吻……不就是在喻文州的谋划下进行的吗?
其实黄少天也是个喜欢掌握主动权的人,不喜欢把事物的操控权交到别人手里,但当这个“别人”是喻文州时,他竟然相当意外的不反感,甚至对于这种“被操纵”感到一些发自内心的开心,喻文州所做的每一件发生在他“意料之外”的事情,竟然都让他觉得这个人很有趣。
没说破之前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在互相观望,因为看不真切而毫无可以为所欲为的安全感,对“同事之间友好和睦”的关系保持着一定的敬重心理,所以格外束手束脚;但当身份从“同事”转变为“恋人”之后,黄少天敏锐的察觉到那层窗户纸消失了。
就好像一直隔着玻璃观望猫薄荷的猫有一天被放了出来,当它小心翼翼地靠近那株植物之后,就不可避免的拥抱住了。
可能并不会上瘾,也并非不能丢失,但靠近之后,就很不想放手。
好像他天生吸引他,命中注定让他拥抱他,无关“上瘾”,只关于“喜爱”。
既然他愿意把掌控权交给喻文州,那喻文州一定也愿意把掌控权给他吧?黄少天叼着笔,无意识的上下晃动,嗯,不介意的吧?
毕竟——硬要算账的话,他们这梁子可是在他十七岁那年就结下来了,只是某人酒后品行堪忧,屁事都不记得。
他一向千杯不醉,所以忘了自己偶然的一次醉酒,差点撞破喻文州的秘密这件事情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

34

“队长你刚开始对心理学感兴趣的时候是不是老喜欢推测别人的性格啊?”黄少天装模作样的玩手机,“就路过一个人就开始想哎呀这个人长头发走路顺拐面带凶色之类的。”
喻文州刚开完会回来,衣服也没换就在收拾东西,“是啊,怎么了?”
黄少天抬眼看看他,脚在办公桌上一蹬,就让自己坐着的椅子慢悠悠的转了个圈儿,“那队长你记不记得咱们大一的时候有一次聚餐,你喝醉了到处散播别人的八卦啊?”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记忆里大一开学不久,确实在某次聚餐后自己的中国好室友知心三八同志哭诉了许久“你昨天曝光了我喜欢隔壁班拉拉队那妞儿的事情”,特别实诚地点点头,“嗯……听说过,不过我有点断片儿,记不太清楚。”
黄少天背对着他,音调拔得老高,“哇队长你太过分了这都不记得,作为中国好同学我还送你回寝室来着你知道吗!”
喻文州笑了笑,“好像也听说了,一直没谢谢你。”
“谢谢倒是不用,”黄少天的背影随着椅子晃一晃,“不过你忘了点重要的事情,我觉得现在可以帮你回忆一下。”
“嗯?”喻文州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跟你吵架了吗?”
“那可比吵架严重多了,”黄少天从椅子上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他身边,“所以你把这件事忘了我又庆幸又生气,以至于在diss你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嚯,听上去挺严重的。”
“那可不是,所以赔偿一下吧喻文州同志,”黄少天把身子埋下来一点点,“赔偿完了我告诉你怎么样?”
“这倒是可以考虑,你要我怎么……”
一个“赔”字被硬生生堵回嘴里,黄少天弯着腰,用很快的速度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嘴唇相贴的一瞬间喻文州还在说话,因此很容易就让黄少天撬开了牙关,舌尖能触到他尖尖的虎牙。
这才算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吻”,舌尖相触的一瞬间两个人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好像这时候连呼吸声都多余,只有对方口腔的温度真实存在。
——于是这个吻也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喻文州屏住呼吸之后就忘了再呼吸。
黄少天抵着他的额头笑,边笑边喘气,“喻文州你不会用鼻子呼吸的吗?用鼻子吸气,就像这——样——”
他的鼻尖抵着喻文州的鼻尖做深呼吸的运动,喻文州只感觉鼻尖一股凉意,也忍不住笑出一声,“会了会了。”
“那再来。”黄少天说着,没给他先深呼吸的机会,稍一低头就又亲上去。

35

十七岁的少年捂着另一个少年的眼睛,看着他嘴角牵扯起略有些讽刺的弧度,恼得耳朵通红。
“是别有用心,是别有用心,”他用恶狠狠的语气说,“你可别忘了我是别有用心——你要是忘了,我就——”
有晚归的鸟儿在路灯边飞过,忽然掠起的翅膀带起空气破开的声音,在他们的影子边上投下一秒钟细小的剪影。
他放下手,直视着对方酒醉后反而更加明亮的眼眸,很认真的说:“我就把你的缺点再放大几百倍。”
好像是觉得这个威胁不够狠,他一秒钟又后悔,“不,几千倍。”

TBC

写了十万字终于写到“想看天哥把制服喻压在椅子上亲”这个初衷的酒抹了抹眼角心酸的泪水(x

评论(6)
热度(20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