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2

ABO设定,刑警设定。
刚开始钻研心理学的小喻对每个人都很好奇。

*

29

喻文州大概不知道,其实黄少天是一个非常小气的人,会因为某件事或者某个细节莫名其妙的在意某个人很久,对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无限度的放大,然后因此而产生一些其他的感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黄少天此人,看上去大大咧咧一个大老粗,可实际上是个心思很细的人,无所事事的时候喜欢观察四方,并对一些处于人群之外的人或物投以数倍的注意力。
所以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为什么惦记上他,一整个大学期间都疯狂的diss他,正如他不知道自己喝醉了其实会断片儿。
黄少天第一次注意到喻文州,是在大一开学那天——一切同他在意的人相关的事情他都会记得特别清楚,因此关于这件事的每一个场景甚至是每一个细节,在他脑海里都清晰无比。
他记得那是个阴天,天空雾蒙蒙的,空气很闷,是要下雨的前兆。新生报到处人山人海,他坐在行李箱上喝着冰可乐,一边在心里感慨G市怎么可以这么热,一边眼巴巴地张望着前面奔跑来往的人们,真心实意的觉得自己没让爹妈送而是一个人跑来报道这个决定非常的不明智。
其实自己一个人来报道的也不在少数,只不过黄少天处的方位非常不妙,看到的都是不用自己来回奔波,也不用拎着行李到处跑的有家长陪同的小姑娘小伙子们。
于是在芸芸众生中,和他一样靠在边上的喻文州就显得格外的顺眼。
只不过喻文州甚至没带个行李箱——他手里捏着几张单子,就那么一个人靠在树下,白T恤黑裤子加个人字拖,无所事事一样的在打量每一个从他面前路过的人。
黄少天注意到他看每个人的目光都很认真,好像真是在思考分析什么事情一样,似乎要对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做个定论,他甚至毫不怀疑,如果那时候喻文州手里有只笔有个本子,他大概就要站在那里写写画画些什么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原本打算等人流散一散了再去办手续的黄少天,在看了喻文州五分钟之后,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去报道了——他还故意往喻文州面前晃,颇有些想引起某人注意的意思。
大概是因为那时候喻文州审视每个人的目光都太认真了,而在观察之后他也会对不同的人露出一些细微的不同的表情变化——黄少天潜意识里想看看,自己会让他露出一个怎样的微表情。
于是他就“毫不刻意”的从喻文州面前路过了,路过的时候还偷偷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喻文州的脸,原本以为起码能看到对方一点打量的痕迹,结果却发现喻文州压根就没看他。
他不死心,装作擦汗的样子停下来,隔着手指缝继续看喻文州。
喻文州还是没看他。
黄少天觉得可能是因为刚刚路过的那个胖子挡住了自己,所以才没让喻文州看到他,于是他拖着行李箱踯躅了一下,再往后溜达溜达,再次“漫不经心”的从喻文州面前走过去。
喻文州依旧没看他。
倒是有别的人注意到他了——学生会来迎接新生的某个学姐看到了这个有点儿孤单寂寞冷的小学弟,于是相当友好的过来接引他去报道了。
原本喻文州应该作为黄少天报道路上一段不成调的小插曲,在被他无聊的惦记几个小时后就忘掉,但,谁让喻文州再次出现了?
而且还是在他们班的第一次班会上。
这回他不是一个人,是和同寝室的同学一起来的,还是穿着白T恤黑短裤,也没再打量别人,而是笑着和室友在聊天,看上去挺开心的样子。
突然间,黄少天很想知道他的名字,无关其他,就是想知道这个报道的时候站在人群外仿佛上帝审判一样观察着人群的兄台他是何方神圣。
他迫不及待,不想让别人来告诉他答案。
于是从小到大都没什么领导心的黄少天,生平第一次毛遂自荐,替辅导员担当起了点名的职责。
他站在讲台上,大声的念着名单上每一个人的名字,然后装模作样的向每个答道的人致以注目礼,他们班一共三十六个人,可他念到了第三十个,也没能成功的将目光光明正大的投向喻文州。
直到他念到第三十三个名字。
“喻文州。”
然后他终于听到,从他一直十分在意的那个方向,传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答道声。
很好,他想,第一个梁子就这么结下了,老子为了知道你的名字,可是足足念了三十二个无关人士的名字啊。
那瞬间他甚至忘了把自己的名字从那三十二个名字里摘除。

30

喻文州整个读大学期间,只喝醉过一次,大概就是因为后来好室友知心三八同志老是给他挡酒,所以那仅一次的醉酒他也没记住,更别提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了。
那是他们班上第一次聚餐,在此之前他们寝室也一起喝过酒,但几乎都是买了宵夜回寝室喝,喻文州喝完了倒头就睡,所以室友们都没领略到他醉酒的风姿,班聚的时候也就没人拦他。
于是喻·认为自己酒品很好·文州就毫不在意的喝多了那么一点点。
喻文州喝醉了之后喜欢傻笑,和平日里矜持的男神形象大相径庭,看着谁都笑,你要是和他搭话,他还能傻笑着说点傻话。
知心三八觉得好玩儿,逗他:“老喻,你看我谁?”
喻文州笑呵呵地看着他,说:“三八。”
知心三八觉得很受伤,正准备继续说点什么,就听到喻文州毫不含糊的继续说:“……男,十八岁,身高178,看东西的时候会眯眼睛——有点近视但是不戴眼镜,偶像包袱极重,在意自己的外表,为了时尚会故意把裤腿挽成长短不一的高度,喜欢隔壁班的——”
知心三八顿时酒就醒了,赶紧捂住喻文州的嘴,“我靠!这么凶的吗??”
旁边的人都起哄:“三八你放开他啊,让人家继续说啊!”
然后喻文州转了下头,看着旁边的班长,笑呵呵的摆脱了知心三八的束缚,“唔,班长,四班有个戴眼镜的姑娘看你的时候……”
一群人闹做一团,起哄的起哄,惊慌的惊慌,有秘密的想捂住喻文州的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来救喻文州,喻文州本人就傻笑着坐在那,看到谁就说谁,口若悬河堪比黄少天——也就是这时候,黄少天从旁边走了过来。
“黄少去哪啊?”有人问了一句。
“篮球队有点事儿叫我回去一趟,你们干嘛呢?”黄少天也是随口应承。
正在被当众分析情感状态的哥们赶紧抱住了黄少粗壮的大腿:“天哥!!天哥别走啊天哥!喻文州喝醉了!快带他回去!”
黄少天站在原地愣了两秒钟,然后抬眼看了看人群中傻笑着的喻文州。

31

喻文州喝醉了之后其实也很乖,叫他一声,他就会很乖的跟着走,身子也不晃荡,除了还是傻笑之外,基本没别的毛病。
聚餐的地方离学校有点儿距离,要走过夜市一条街,还要路过一个居民区,抄近路的话要经过两条比较偏僻的巷道,晚上格外清静。
黄少天领着喝醉了的喻文州抄近路,还是走的很慢,喻文州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走着走着居然蹦了两下。
他这行为有点反常,黄少天情不自禁地停下来,回头看看他。
然后就看到他从自己的影子上跳过去,又跳过来,还意犹未尽地踩一踩。
黄少天:“……喻文州你傻啊?”
喻文州也不笑了,把眼睛睁得很大,好像很认真的在回答他:“我不傻,”顿了顿,“你傻。”
黄少天问他:“你认识我吗?”
“认识,”喻文州靠着墙,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黄少天——”
黄少天终于在开学两个周后得到了他在报道那天想得到的待遇,喻文州专注的盯了他一会儿,皱了皱眉。
“男,十七岁,上学年龄偏小但成绩好,推测为形成骄傲的性格的因素之一,”喻文州慢悠悠的说,“因素之二来源于较优秀的外表带来的外界信仰,但本人并不注重收拾打扮,暴殄天物。”
黄少天扬了扬眉毛。
“扬眉毛的时候表示对一件事物开始产生兴趣。”喻文州突然抬起手指着他。
“……”黄少天站着没动,想听听他接下来怎么推测。
结果喻文州指着他,拿眼睛干巴巴地瞪了他半响,突然又露出傻子一样的笑容,“嗯,你对我感兴趣吗。”
十七岁的黄少天后背一凛,猛地瞪大了眼睛。
“——哦,瞳孔缩放,深呼吸,看来被我猜中了,”喻文州火上浇油,偏偏毫无停止的自觉,“唔,因为产生了兴趣所以才那么喜欢怼我吗?”
黄少天问:“你喝醉了吗,喻文州?”
喝醉了的乖宝宝喻文州非常坦然地点头,“好像是。”
黄少天若有所思似的点点头,挨着他靠在墙边站住了,“那我也喝醉了,所以也多和你说两句话。”
他正准备往下说,喻文州突然伸手过来,摸了摸他的脖子,吓得他一缩,下意识抓住喻文州的手,“喂!你干什么啊!”
喻文州相当坦然,“喉结不规律的上下滚动,可能是下了重大决心,内心在做斗争。”
黄少天不由地盯着他看,巷道里昏暗的灯光下喻文州一张脸被酒精扰得绯红,笑得没心没肺,浑然没有平日里礼貌又疏离的模样,活像个小傻子。
他突然间不想再说话,只是凑过去捂住了喻文州那双睁得老大的、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用很低的声音说:“……你说得对,我对你有点兴趣。”

TBC

所以没被他好奇到的少天对他有点好奇。

评论(13)
热度(25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