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1

ABO设定,刑警设定。
据说初吻都会磕到牙。

*

26

怦怦。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
怦怦怦。
节拍仿佛越来越强劲,是心里作祟还是情绪使然?还是它本身就真的越来越快?要从胸膛里钻出来、要剖开这一片血肉吗?
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
哪怕脑子里已经设想过了好多遍,哪怕真的一直期盼着这样的关系进展……但当喻文州坦荡荡的站在他面前,告诉他“可以了”的时候,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喻文州真狡猾,他想,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游戏规则是他定的,输赢也在他的意料之中,甚至惩罚都是他说了算……所有的事情顺理成章的发生着,等待着下一环的扣接。
黄少天凑近了一点点。
之前亲吻他嘴角的时候,动作快速又轻巧,尚未意识到距离便已经完成了整个过程,大概因为当时心里清楚“在图书馆里的偷亲速度要快”这一默认规则,所以没有太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而此时此刻平日里人声鼎沸的篮球馆看台上空无一人,灯光映亮了半个球场,他们俩站的很近,于是影子也挨的很近,在临近黑暗的地方重叠起来,好像已经贴近并亲吻了一样。
喻文州其实也是有点紧张的吧?他睫毛都在抖。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黄少天的思路越来越乱七八糟,喻文州这两天是不是没休息好,额头上有两个小鼓包,眼睛下面还有点不太严重的黑眼圈,噢……他睫毛真长,扎进眼睛的话很疼吧?
他的目光逐渐下移,看见了喻文州的嘴唇。
听说唇薄的人也薄情,喻文州嘴唇也薄,但看上去并不刻薄,唇峰线条柔软,颜色不太红,偏白……是不是有点贫血?黄少天心想,红一点可能会更好看一点。
他心里一动,毫无意识地咽了下口水。
然后终于一闭眼睛,脑袋微微偏转,亲了上去。

27

喻文州念大学的时候,除了研究案例和学习之外,其实偶尔还是会八卦一下的。
也不是他喻文州热爱八卦,实在是他们寝室有个著名的八卦天才,号称他们那一届的妇联主席,女生们的知心三八,知心三八这人并不娘炮,却对八卦非常热衷,没事干就爱播报今日校园八卦,喻文州他们一个寝室四个人,除开知心三八和他,另外两个都是实打实的宇宙直男,除了游戏就是泡吧,但知心三八毕竟是三八,一天不八卦简直是要命,于是脾气好又没啥特殊爱好的喻文州就成了他倾诉八卦的第一对象。
有个三八朋友,真是想无视黄少天都难。
大学时候的黄少天身上贴着无数吸引人的标签,最显而易见的是成绩好长得帅,其次他篮球打的还好,再其次他能喝能玩,往大了点说夸成当年一男神也不过分,喻文州一边接受他的嘲讽一边还得听知心三八吹他,想想这大学过得也是不容易。
所以有关于黄少天的事他还真是知道的不少。
比如大一的时候有女孩为了追他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去晨跑,就为了在操场上多看他两眼;再比如黄少天有一次打篮球的时候跟隔壁班的起了冲突,打了一架直接打进辅导员办公室;还有黄少天为人非常够哥们很大气,走哪都有人叫声天哥……
有一次知心三八喝多了,很疑惑的抱着啤酒瓶问喻文州:“你是不是惹到过黄少天啊?不然他干嘛看你不顺眼?你长得又不丑。”
喻文州在知心三八的眨眼三连击下淡定的开了瓶啤酒,“我也不知道,你帮我打听打听呗。”然后把酒往知心三八面前一搁,满上。
刚喝完两瓶的知心三八明显正在兴头上,非常大气的端起杯子就干了,“没问题兄弟,包在我身上。”
这事其实也就是当时附和着那么一说,喻文州也没想要个说法,毕竟黄少天看他喻文州不顺眼人尽皆知,大学生活要学习要玩耍可是很忙的,每天一直去在意他黄少天就太累了,是游戏不好玩还是功课不够忙?喻文州想,我以后比他优秀就好了,现在去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他是看的很开,怼黄少天也怼得随心所欲,但身为他的好同学好室友兼妇联主席热心肠的知心三八,可就不那么看得开了。
在大三找完实习工作即将分别的那几天,知心三八显得特别的忧愁,尤其是在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同被市局选去做实习生之后他就更忧愁了。
放假头天晚上,寝室里另外两个兄弟都没回来,知心三八提着一打冰啤酒回来,说要和喻文州彻夜长谈,喝多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喻文州做演讲。
“你这回和黄少天要一块儿实习一年,别是还分到同一个宿舍吧,”知心三八忧心忡忡,“你说他那么针对你,你要是被打了怎么办啊?”
喻文州觉得好笑,“嗯……我会小心的。”
知心三八摇头叹气,拍着喻文州的肩膀长吁短叹,“我真的想不通他为什么那么针对你,你长得又不丑。”
喻文州心想你每次说这个话第一个原因都是“你长得又不丑”……合着他黄少天还是外貌协会会长了吗?你到底对黄少天有什么误解?
“你说是不是他目光迥异,欣赏不了你的帅啊老喻,”知心三八继续推理,“唉,我觉得黄少天人挺好的,怎么审美这么歪呢,听说他上次夸三班那个学霸漂亮你知道吗?”
喻文州:“不知道。”
知心三八完美的转移了话题,“唉,那个学霸真的不好看,黄少天肯定是审美有点问题,你说他好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眼睛有点瞎呢?”
喻文州快被他笑死,闷着声给他倒酒,“嗯,继续说。”
知心三八又喝了一杯,目光又开始迷离,“唉,老喻,你说你这一进市局深似海啊,不仅要办案还要接受黄少天的冷嘲热讽,多难受啊。”
他捶胸顿足,真心的为喻文州打抱不平,“然后还没人理解你,跟你骂他,唉,你怎么这么惨。”
喻文州“唔”了一声,“对啊,那要不你帮我骂骂他,把以后几年的都骂完。”
“唉,不行,”知心三八又叹气,“我跟黄少天也有点交情,他人挺好的,我也不能骂他。”
他原地坐着,抱着个啤酒瓶,叹息许久,突然“呜”了一声。
喻文州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没想到知心三八拍着桌子,嚎了起来,“我真是个渣男!!!”
喻文州:“???”
大概是觉得自己和喻文州是兄弟,然后又觉得黄少天人不错,知心三八同学在醉酒后陷入了深深的良心谴责当中,并抱着啤酒瓶罚了自己两杯酒,哭着对喻文州说:“我还是帮你骂一句吧,黄少天是个负心汉。”
喻文州这回没忍住,真的笑出了声。

28

黄少天突然感觉到喻文州张开了嘴。
刚刚贴到一起还未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的唇就这么被迫分离,原因是喻文州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笑出了声,顺便还把黄少天的牙给磕了。
黄少天被他笑的莫名其妙,刚刚窘迫又粉红的气氛荡然无存,还以为是他吻技太烂被嫌弃了,于是干咳了两声,正准备发表“喻文州你真的很破坏气氛诶”一类的感言,就感觉到脖子上一紧,是喻文州勾住了他的脖子。
“你大学时候是不是当过负心汉啊,黄少天同学?”喻文州在他耳边问。
黄少天原地懵逼了两秒钟,“啊?”反应过来之后赶紧解释,“没有啊天地良心我大学时候生活非常的单纯只有学习和玩耍绝无其他二心,我女朋友都没有!!”
他扒着喻文州的肩膀,又重复了一遍,“我女朋友都没有!!!”紧接着补上一句,“哪个小兔崽子造的遥?不想在这混了是吧?”
喻文州笑着指了指自己,“好像我骂过。”
黄少天:“……”
“你是不是夸过三班那个学霸长得好看啊?”喻文州接着问。
黄少天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嗯?那是谁?”
喻文州质疑了一下大学室友的八卦真实性,“嗯?没有吗?”
“虽然不知道你都从哪听说了些乱七八糟的,但是喻文州同学,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黄少天咧开嘴角,露着他的虎牙笑起来,“我整个四年大学期间,所有人都无关痛痒——可真的只有特别关照过你哦。”
“就跟加了个特别关心一样是吗?”
“是的是的是的。”
“那我可以知道一下原因吗黄少天同学?”
黄少天“唔”了一声。
“大概就是莫名其妙的让我多diss你一点,多欠你一点,”他说,“然后才好让我现在来还债吧。”

TBC

吃完糖之后满嘴甜言蜜语。

评论(10)
热度(243)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