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40

ABO设定,刑警设定。
我知道你很聪明,知道你想做什么,更知道你篮球打的很好超级好,可是我还是敢和你打这个赌,我和你打这个必定会输的赌,当然是因为我愿意呀。

*

23

黄少天的手里攥着糖,四指紧紧扣住掌心,里头压着两颗“小时候被罚不许吃的”糖,而喻文州的手紧接着覆盖在这只手上,将他的拳头和拳头里的糖果都笼罩住,手指从他手背凸起的骨节之中穿过去,握成十分契合的模样。
那一瞬间黄少天本来在想,喻文州的掌心好凉啊,是不是图书馆里的空调调得太低了——然后下一刻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与此同时握住自己拳头的那只手微微收紧,掌心有着些许濡湿。
什么嘛,他想,喻文州你紧张什么呀。
不就是亲个额头吗你紧张什么呀。
感觉到手被握住的力道稍稍松动,黄少天立刻将手翻过来,一把抓住了喻文州即将抽回去的手。
两颗糖被他握得滚烫,此刻隔在两人的掌心之间,好像滚烫的石子一般,让喻文州很想抽开手。
但黄少天抓得很紧。
“后来那颗糖你吃了吗?”他突然问。
他在问喻文州小时候偷偷藏起来的那颗糖。
“吃了。”喻文州回答。
“好吃吗?”黄少天好像意识到这么问不太对,急忙补充一句,“我是说,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吃吗?”
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吃吗?
对于一个太久没有吃糖、却十分喜欢吃糖的孩子来说,好不容易得到的糖果,总是显得更加珍贵一些,于是在想象中这颗糖果就被赋予了百分之百的美味——在孩子眼里它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有,”喻文州笑起来,也许是因为想起年幼时糖果的味道,这个笑容显得他有些稚气,“很好吃,比我想象中的好吃很多。”
黄少天也笑,然后他握住喻文州的手,将两只手的位置调换,他的掌心覆盖着喻文州的掌心,紧接着他松开了手,将两颗糖果留在了喻文州的手心里。
“那我把全世界最好吃的留给你,”黄少天说,“这是我小时候被罚不许吃的最好吃的两颗糖了,我很大方吧。”
喻文州愣了一下,好像没猜到事情的发展,于是也就没回过神来将那两颗糖收起来。
他只是看着黄少天松开手,看着自己摊开的掌心,再是那两颗被黄少天握得发热的糖果。
——这算不算借花献佛啊?这可是我包里摸出来给你的糖诶黄少天。
他好像应该笑着骂黄少天两句尽使小聪明的小王八蛋,但他又无法否认此时此刻心底里传来的一股名为“悸动”的甜味。
好像真的吃到了全世界最美味的糖果,甜蜜的滋味一直蔓延到心尖上。
“——但是还要奖励。”
黄少天好像这么说了一句。
眼前的人脸突然被放大,某人还未来得及修剪的、略有些长了的额发下隐约可见琥珀色的瞳孔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鼻尖突然出现另一个人灼热的吐息。
气息有了一刹那的紊乱。
终止在他停留在他唇角的亲吻上。
“——这就够了。”

24

大学时候谈恋爱应该是什么样的?
早上相约一起吃个早餐,我去排队买豆浆,你排队买我喜欢吃的豆沙包;然后我们相约去图书馆自习,明明是来自习的,但因为是和你一起来反而不能集中精力,半个小时才写了一道选择题,所以最后终于忍无可忍,躲在书架背后偷偷亲吻;中午就有点后悔早上和你一起来自习这个决定了,所以午饭之后我们决定不要学习了——反正也学不进去,所以就在学校里到处走走吧,你去打篮球我给你加油,或者两人一起去吃点甜品也很好;最后晚上回寝室的时候一起去打个热水。
喻文州上大学的时候没有谈过恋爱,他那时候全身心沉浸在学习和研究犯罪心理中,别人在图书馆卿卿我我的时候他还趴在桌上翻着书写关于丹尼尔·安德鲁·尼尔森的心理研究分析,本来应该好好谈一场恋爱的大学时代他就全部拿来研究变态犯罪心理。
没把自己给研究成个变态还真是不容易。
黄少天读大学的时候,一心为党为人民,好好学习之余热爱打个篮球喝个酒,别的什么癖好都没有,别人小姑娘给他写个情书他还嫌别人字写的不好看,所以也活该打了四年光棍。
所以他也是心血来潮,想拖着喻文州回来学校里走一走,体验一下从大学开始恋爱的感觉。
就好像小时候没吃到的那颗糖——他如今终于也体会到了在图书馆偷偷亲吻的滋味,虽然只是短暂的触碰了一下,但这触碰泛起的涟漪比想象中的更加令人惊喜。
“够了吗?”喻文州却问。
黄少天笑嘻嘻的看着他。
喻文州一言不发地揣好了两颗糖,拍拍他的肩膀,“跟我来。”

25

天色已经渐黑,图书馆就快要闭馆,学校里除了社团活动室和宿舍的其他地方都沉寂下来,也包括体育馆。
偌大一个体育馆,空荡荡的只站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
黄少天毕业之后还和学校里几个小学弟有那么一些联系,刚开始每周都回来跟他们打篮球,和篮球馆守门的大爷混了个半熟,这么多年下来大爷居然也没忘记他,看是他回来了还笑着直夸小伙子有出息了,黄少天说借地方用用也没推辞,只嘱咐了他俩走的时候记得把球捡回框里,把门给锁上。
于是就真的只有他俩了。
“队长你来这干嘛?你该不会想和我打球吧?哇你当年没听过我黄三分的外号吗那叫一个令人闻风丧胆——”
“黄少天,”喻文州打断了他,“我们来打个赌。”
“嗯?”
喻文州已经从框里捡了个球起来,说:“投三个球,看谁赢,赢了的可以对输的人做一件事——输了的人定。”
黄少天笑着接住他丢过来的球,“哇队长你这是已经做好了输的准备啊,这条件明显就对你很有利嘛。”这么说着,他还是很端正的投了三个球。
全中。
接下来轮到喻文州了,他挽起袖子,抱着球走过来,走到黄少天投篮的位置,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俩人的影子被体育馆头顶上打下来的灯光拉的老长,和篮框重叠在一起,好像被篮框框柱了一样。
喻文州端着球瞄准了半天,却始终没投出去。
他好像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松开了手,球就直直地掉下去,在地板上弹跳了两下,发出“咚”、“咚”的两声。
“我认输。”喻文州说。
黄少天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些什么,只好偏过头不解地看着他。
只见喻文州转过身来,对他笑了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我觉得你现在可以亲我了。”

TBC

是可以没羞没躁谈恋爱的心悸
简单一点说
喻文州:黄少天,快点,吻我,现在

评论(11)
热度(236)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