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9

ABO设定,刑警设定。

*

20

“小时候我长了虫牙,那时候还没换牙,我妈就不准我吃糖,后来有一天家里有个姐姐来做客,她给了我一颗糖——这件事我没有告诉妈妈,因为我好久没吃糖了,我很想吃。”
“但是大人们又告诉我,继续吃糖的话我会长更多虫牙,所以我把那颗糖放了很久,想吃又不敢吃。”
“——但是我知道,我最终还是会把它吃掉的。”

21

“那这件事你妈妈知道了吗?”黄少天倚着书架问。
他们俩在上次办公室谈话后就约定了一起回学校看看,其实警校里也没什么好风景可看,于是走来走去,最后俩人就闲晃到了图书馆。
喻文州随意的翻动着书架上的书,也没拿一本下来看,只是手指从书与书的缝隙里探进去一点,将它们换个方向,再换个方向。
他好像并不想看书,只是想给自己找点事做。
“她不知道,”喻文州终于放过了那些书,后退一步离开了书架,“你小时候做坏事会告诉父母吗?”
黄少天想了想,说:“我小时候有一次和隔壁班的小朋友打架,把他弄哭了,他去和老师告状,老师就把我妈叫来了,”时隔多年他想起这事来还很气,“那小子污蔑我把他的书包丢到水里去了,但是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和他打了架。”
喻文州挑了挑眉。
“……我妈当时让我跟他道歉,我很生气,就跑掉了,回家之后我妈也没骂我,然后第二天我就真的把他的书包丢到池塘里去了,”黄少天继续说,“这回我妈却没承认,也没让我道歉,只是回家之后罚我不许吃糖,因为昨天污蔑我是他的不对,但是今天我丢了他的书包,又是我的不对。”
他说完之后,沉默了好久,问喻文州:“队长你为什么想当警察?”
“我记得这个问题你问过我了,”喻文州提醒他,“很多年前就问过了。”
他指的是他们俩被毒贩困在地下室里那一次,黄少天问他“你身体素质不太好,为什么要当刑警”,而喻文州当时回答的是“我觉得我可以”。
“我现在的问题可不一样,”黄少天一板一眼,“无关身体素质之类的啊,队长你这么狡猾不好吧。”
喻文州又开始摆弄书架上的书,看上去心不在焉,“我?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顿了顿,“可能是因为警察制服好看吧。”
黄少天一听就知道喻文州又在胡说八道,心里也清楚喻文州大概是真的不想说——因为他真的有可能只是觉得警察制服好看而已……话说回来好看也没见得他怎么穿过,嗯,喻文州穿制服的时候……他忽然飘飘然的联想起来,嗯,挺好看的。
“行吧,”黄少天露着他的虎牙笑起来,“那你想听听我的原因吗?”
“愿闻其详。”
“还是和之前说的有关,”黄少天靠着书架又开始回忆,“你看,我们小时候,做错了事会被罚不准吃糖,严重一点会被打手板心,上学迟到了要罚站——做错了事就应该要受到惩罚,小时候一样都没落下。”
喻文州点点头,这点他赞同。
“我十二岁的时候,发现了隔壁班的一个小孩到我们班教室里偷同学的钱,当时我觉得做人不能打小报告,就私下去找他,要他把钱还回去,我就不告他,”他突然笑起来,“然后你猜怎么着?他拿着偷来的那十多块钱,跟我说他可以把钱分我一半,让我装作没看到。”
“你同意了?”
“你猜?”
喻文州说:“我猜没有。”
黄少天点点头,“嗯,我当时没同意,他就把钱还回去了,我以为我做了件好事,结果第二天那个同学还是发现自己丢了钱,而且他的钱出现在了我的抽屉里,”顿了顿,他皱皱眉,“你说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那时候我搞不懂,我说不是我偷的,除了我妈也没人信,我还是被罚写检讨,还给他道歉,因为我‘污蔑他’说是他偷的。”
“你从那时候起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多年受到的教育对不对?”喻文州和他一起倚着书架,声音很轻,“‘犯了错就要受罚’——你妈妈一直这么教育你,但是这次明明大家都清楚不是你做的,那孩子的品行可能大人们也很清楚,但是最后还是让你背了黑锅。”
“哇队长你有时候说话不要这么直白透彻,让人很没成就感啊,”黄少天用很夸张的语气抱怨了一下,“是啊,后来我才知道,他爸是教育局局长——谁会指认教育局局长的儿子?”
喻文州点了点头。
“不过,”黄少天话锋一转,又眉开眼笑起来,“后来我读高中的时候,又听说了一件事。”
他的语调都欢快起来,语速也跟着加快,“说是这个小王八蛋去郊游的时候强奸隔壁班的女同学,被警察抓起来了,他爸为了捞他动作太大,也被抓了,还判的不轻,我当时就很开心,觉得我妈说的没错。”
——他妈妈说的没错,犯了错就要受罚,即便一时半会儿没有受到惩罚,日后也会承受应有的惩罚。
因为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如果有人想要逆着规则行走,那就会有维护规则的人来制止他。
“我觉得警察真是酷毙了,我就告诉我妈我想当个警察,把这些该受到惩罚的人都抓起来,”黄少天语气里带着点小得意,“我妈答应了,我就报了警校,然后当上了警察,你看一晃——都这么多年了。”
喻文州看了看他,突然无声的笑起来。
“嗯嗯,”他附和道,“这么多年了,黄少天同志还亲手绳之以法好多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是党的好人民,人民的好同志。”
“是的是的,所以党有没有什么奖励要颁发给党的好同志?”
喻文州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出来两颗水果糖,“奖励黄少天同志小时候被罚不准吃的糖X2。”
黄少天眉开眼笑,伸手将糖接了过来,放在手里抛了抛,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压低了声音问,“黄少天同志愿意把自己的奖品分享给他的男朋友,他的男朋友有什么奖励给他吗?”
喻文州一愣,目光从他紧抿的唇角挪到他紧紧攒着糖果的手指上,捏了捏自己的下巴“唔”了一声。
“可以考虑。”他说着,伸手握住了黄少天紧攥着糖果的手。
薄凉的唇角就轻轻地从他的额头上擦了过去。

22

——“所以我最后偷偷的把那颗糖吃掉了,真的很好吃。”

TBC

想吃水果糖!

评论(19)
热度(220)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