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7

ABO设定,刑警设定。

*

15

喻文州原本不打算听黄少天的嘱咐留下来,但某位危机意识极强的、身经百战的警员在下班前半个小时就堂而皇之地把椅子搬到了他办公室门口,坐在过道里看文件,浑然没把同事异样的目光给看在眼里,倒是喻文州一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得接受他饱含微笑的注目礼。
于是喻文州默默地退回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给自己泡了杯奶茶,心情复杂地迎来了下班时间。
黄少天好像是等人都走完了才进来的。
他先是轻轻的扣了扣门,没得到喻文州的回应,他也不急,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把椅子给放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再回来又敲一敲门。
这回喻文州打开了门。
黄少天准备继续敲门的手就有点尴尬的停在半空里,喻文州瞥了他一眼,转身往里走。
“有什么事你说吧。”他说。
“先没开门我还以为队长你睡着了或者是翻窗逃跑了呢,”黄少天带上门,走进去在喻文州对面坐下了,“队长你饿了吗?”
“还好,”喻文州往奶茶里丢了颗草莓脆,“不过你再不说,我很可能就饿了。”
“哦,好的,”黄少天心领神会,一秒钟端正了坐姿,“喻文州同志——首先我要跟你道歉。”
喻文州搅拌奶茶的手顿了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黄少天这句话听进去在脑子里九转十八弯的绕了一圈儿,还是没太理清思路,只好模糊的发了个带问号的“嗯”。
黄少天好像是笑了一下,他咧了咧嘴,松了一口气般的。
“首先,为我十七岁第一次见到你的无知,以及对你长达三年的嘲讽,”黄少天给自己倒了杯水,“没酒就拿水替了啊,对不起。”
他仰头把一杯水喝完,又倒上第二杯。
“然后,为我和你第一次搭档,骂你半夜三更躺在案发现场是神经病,对不起。”
杯子里的水再次见了底,又抬手倒满。
“第三,为我和你第二次搭档,不顾你的阻挠,甚至撺掇你一起去闯毒贩窝点,导致我们被关在地下室半个月,对不起。”
喻文州看着他喝水,面无表情地把浮在奶茶面上的草莓脆往茶水里摁。
“第四,为我上次在ktv的卫生间吐了你一身……还黏了你半夜,”黄少天这回说话的声音越变越小,好像有点底气不足,“……对不起。”
喻文州突然就不太想听他继续说了,他埋下头去看着自己杯里的奶茶,将自己映在水面上的倒影用勺子搅开,脑子里嗡嗡响了两声。
“第五,为我那天对你说的那些话话……抱歉。”黄少天说。
这句话说完之后他沉默的喝完了杯里的水,也没急着倒下一杯,好像自己说出了藏在心底已久的话,需要平复一下。
“那天对你说的那些话”——他指的是什么?哪一句?是“作为人民的公仆我愿意为人民效力”,还是“我妈妈超喜欢你的”?或者两者都不是?
喻文州埋着头喝了口奶茶,温热的茶水带着甜腻的奶味和草莓的酸甜,布在味蕾上片刻后就消散,只留下一点点难以褪去的酸。
黄少天直起腰来,再倒了一杯水。
“最后一杯,”他说,“……为我莫名其妙、未经许可就喜欢你,好像对你造成了困扰,对不起。”

16

“你就为了说这些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连续喝了五杯水,觉得肚子有点胀,不知道为什么同胃一起膨胀起来的竟然还有野心,明明喝的是水,却好像真的喝了酒一样,听喻文州这么一问,就无比自然的把话接着说了下去。
“不是,这些都是其次的,”黄少天组织了一下语言,“呃……队长你会不会觉得恶心?我在不知道你是Omega的时候就有点喜欢你了……只不过那时候我自己都没啥太大的体会……唉总之就是、就是我那时候喜欢上你,自己也不太清楚,最近才搞清楚……”
他语无伦次的絮絮叨叨了一堆,最后沉默了一下,“……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Omega的时候就喜欢你,把你当成一个普通正常男性来喜欢……你会不会觉得我蛮恶心的?”
然后他没等喻文州回答,自顾自继续说,“……肯定会恶心的吧,连我自己那时候都不太承认自己的感情,每天给自己洗脑说你是个正常男性,只会喜欢漂亮的女性……后来我知道你是Omega的时候,我真的超开心的。”
喻文州还是没说话。
“……然后我一想,你不保密自己是Omega这件事了,肯定很多人都知道你是Omega了,队长你这么优秀喜欢你的人肯定很多咯,”黄少天自暴自弃的吐豆子,“所以那天在办公室,对你说出了不希望你有Alpha这样的话……对不起。”
啊,原来是在为那天的话道歉啊,喻文州想,不是为了“我妈妈超喜欢你的”这句话啊。
“最后,”黄少天总结陈词,“那什么,队长,我觉得我喜欢你,还喜欢了挺久,不只是作为一个Alpha对Omega,大概更是出于人类本身难以控制的情感,我觉得这件事情,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
黄少天抬起头和喻文州对视,他看上去似乎很紧张——黄少天紧张时的标志性动作有:1.想要紧抿嘴唇又刻意的控制嘴唇自然,所以嘴角会有些不自然的僵硬;2.双手放在膝盖上,微微拢起,手背青筋毕露,一看就非常使劲。
更何况他这时候望过来的目光期待、热切而胆怯,简直像是回到十七岁那一年,青涩得像朵小白花。
傻子都能看出来他紧张了。
喻文州和他对视了数秒,突然勾起唇角笑了一笑。
“黄少天同志,”他慢条斯理的用同样的语境回复着黄少天,“首先,我接受你如上的六条道歉,毕竟有些确实是你年轻时候犯的错,知错能改是好孩子,我不能扼杀革命的火苗。”
“针对你自己数出的如上六条罪状我们来进行一个分析,”他拿勺子蘸了蘸杯子里余下的茶水,在桌上划了个“1”,“第一,你从十七岁起开始对我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嘲讽,这点你一定要改,得亏你嘲讽的是我啊,我这个人比较坚强,要是心灵脆弱的小朋友可能会被你欺负的晚上偷偷在被窝里哭的。”
“第二,我们第一次搭档的时候你骂我神经病……我理解你心理学学的不好,后来你自己也躺上去感受了一下,这点也就算了吧,毕竟它不算什么大事,你能记得,我很欣慰。”
“第三,我们第二次搭档你撺掇我一起深入敌营……好吧这个锅你得背好了,不过这大概也算是一段比较难忘的经历了,更何况它直接让我进行完了成为Omega分化的过程,强行勒令我面对了现实,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得感谢你。”
“第四,”喻文州清了清嗓子,“第四是什么来着?你在ktv吐了我一身……好的请你记得你吐的是我上个月新买的衬衫,盛惠399元,我就不客气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他,目光里竟是“你还有这种操作”的不可思议。
喻文州没理他,“第五……你上次说的那些话,‘我当然希望你不需要’——是吧?Omega需要Alpha天经地义,这是常识,比起向我道歉,你的生理课老师可能更需要你的道歉。”
“最后——”他拉长了声音,在桌上划拉水渍的小勺一顿,随即收回到了杯子里,“那真是抱歉,我也不小心有点喜欢你,正好也不是Omega对Alpha的需求喜欢,是单纯的人类本身、最原始的情感。”
他摊摊手,总结陈词,“以上,我也说完了,够清楚吗?”

TBC

告白撒花!
终于写到这里了!松一口气!

评论(35)
热度(380)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