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6

ABO设定,刑警设定。

*

12

喻文州觉得头有点疼。
近日来他的办公桌上总会莫名其妙地多出来一枝花——每天还是不重样的,昨天红玫瑰,今天是白玫瑰,明天又是桔梗……送花的人真是个有毅力且有生活情调的人。
这些花是在那天他和黄少天“彻夜长谈”之后开始出现在他桌子上的,因此它们是谁送来的倒也不难猜,某人的心思暴露得跟太阳下的湖水一样彻底,搞得喻文州反而有些坐立不安。
那天黄少天问他有没有喜欢的Alpha……他下意识的就摇了头,紧接着还补上了一句。
“我可能是需要一个Alpha,但是我暂时还不太想要,更何况再发作的话少天不是可以借我临时标记吗?”
这话说完之后他觉得自己可真是太混账了——偏偏黄少天还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大爷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回答他:“没事的队长,作为人民的公仆我愿意为人民效力。”
……可真是糟透了。
紧接着他还说:“不过队长你要是需要Alpha可以考虑一下我嘛,我妈妈超喜欢你的耶。”
——这句话就让人有点火大了。
喻文州看着今天桌子上那朵新鲜的黄玫瑰,心情复杂。
怎么定义黄少天对他的感情呢?黄少天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Omega对待了吧——他是一个单身的Alpha,而他是一个单身的Omega,正好他们熟识,恰好他妈妈还非常喜欢他,所以黄少天觉得他是一个成为伴侣的“不错的选择”……是这样的。
喻文州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朵黄玫瑰,心里暗骂黄少天真他娘是个吃窝边草的小逼崽子,脸都不要。
“我怎么会看上他呢?”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光来,“我是不是有病?”
他那天晚上没点头,否认了自己有一个喜欢的Alpha的事实,事后喻文州觉得自己真是蠢毙了——哪怕无法确定对方的心意,起码告诉对方自己“有一个喜欢的Alpha”,再看对方的反应就很好进行推理了。
说到底他只是不确定黄少天是不是喜欢他,他能肯定自己是喜欢黄少天的——无关第二性别,大概不管黄少天是个Alpha还是Omega,再或者是个普通的Beta……喻文州觉得自己可能还是会喜欢他。
就像磁铁天生互相吸引,月亮天生绕着地球旋转,黄少天身上有着某种对他而言致命的吸引力,因此他毫无顾忌的就靠近了。
只是他这个人还有点龟毛,不敢轻信自己的感情,也不敢轻易判断他人的情感,偏偏他还非要“两厢情愿”。
喻文州自暴自弃的捡起黄玫瑰,将它插到一旁空着的矿泉水瓶里,使劲儿叹了口气。
南无阿弥陀佛,希望黄少天别再搞些这些乱七八糟的来动摇他“两厢情愿”的心智。

13

中午吃饭的时候黄少天端着饭盒,一脸严肃地在郑轩对面坐下了。
郑轩正在啃排骨,见他坐下也只是抬眼瞅了一下,没太大的想法,继续啃排骨。
“今天的干烧排骨有点咸啊……”他心不在焉的评价着今天食堂的饭菜,意料之外没得到黄少天的附和,往日里黄少天吃饭的时候话比谁都多,边说边吃一点都不含糊的,从来不影响说话也不影响吞咽,并且黄少天对食堂的干烧排骨情有独钟,每次都能发表一长篇自我感想,所以郑轩停顿了两秒钟没听到黄少天说话,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他小心翼翼地再抬眼看黄少天,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食堂每周只做两次干烧排骨的的大环境下,黄少天今天居然没有打干烧排骨,而是点了白斩鸡!
在郑轩一脸“见鬼了”的表情注视下,黄少天扒了一口饭,吃了两口菜,叹了一口气,又扒了一口饭,然后幽幽地开口叫他:“阿轩啊……”
郑轩:“黄少你有话快说有那什么快放。”
黄少天喝了口汤,不紧不慢,“我们俩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同甘共苦过的兄弟了对吧。”
郑轩感到肩膀上猛地一沉,某种无形的压力攒住了他,“……嗯?”
黄少天凑近了问:“你说队长最近这是什么情况?他以前天天来得早走的迟的,这两天一下班就跑得影子都看不见一个,他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郑轩:“……是吧,我看队长桌上每天都有花,你说哪个小姑娘……啊不哪个Alpha这么闲啊每天给队长送花。”
黄少天:“……”
郑轩对自己对面的低气压毫无察觉,继续说:“唉可能队长觉得这份爱太沉重了他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需要消化一下吧,像队长这么优秀的人也是有烦恼的啊,压力山大。”
黄少天:“……被人追不好吗?他有什么压力?”
郑轩端着饭碗,苦口婆心地教育黄少天,“队长不是隐瞒自己第二性别挺久了吗,这一暴露了,以前喜欢他又不好意思说的Alpha们不就按捺不住了,热情过头队长肯定受不了吧,唉黄少怪不得你还是单身狗,你这都不懂。”
黄少天觉得纳闷:“不是……喜欢他的Alpha还挺多的?”
“那当然咯,队长优秀嘛。”
“追他的人还挺多的?”
“是的吧。”
“以前追他的人不也挺多的吗,”黄少天继续纳闷,“他还没习惯吗?”
郑轩真心的觉得黄少天没救了,“以前追他的小姑娘多,现在追他的Alpha多,队长可能觉得有点恶心吧。”
黄少天埋头戳了戳饭里的白斩鸡,难得沉默了一小会儿,“……他会觉得Alpha追他很恶心吗?”
“我也只是猜的,具体的你要问队长嘛,”郑轩喝了口汤,“我觉得吧他可能是不习惯吧,凡事总得有个适应过程,这一下子太突然了,队长也受不了啊,压力山大,压力山大。”
黄少天“哦”了一声,埋头吃了块白斩鸡,真心的觉得这玩意儿的蘸水不太辣,完全没有干烧排骨下饭,于是他伸长了筷子,从郑轩的饭盒里夹走了一块排骨。
郑轩:“???黄少你为什么抢我排骨?抢肉十年仇你知道吗?”
“还你一块白斩鸡,”黄少天慷慨地夹给他一大块白斩鸡,“我把我的肉分你了,这是革命最令人感动的情谊你知道吗。”
郑轩真心的觉得,今天的黄少天有病。

14

喻文州早上到办公室的时候,没看见自己桌上有花。
他诧异地看了看旁边矿泉水瓶里有些枯萎的黄玫瑰,又看了看自己的办公桌,确定没能在上面找到一点异于文件的色彩,竟然松了一口气。
有点庆幸,又有点失落。
他下意识的回头找黄少天,对方正在郑轩的位置上对着电脑指指点点喋喋不休,并没有注意到他这边看过来的视线,于是喻文州仿佛又松了口气般的收回目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了门。
而就在他关上门之后,黄少天指点江山的手就放了下来,他看了看喻文州关上的那扇门,嘴角动了一动,没说话。
黄少天有时候觉得喻文州这个人很难懂,虽然他们已经相识了数十年,但黄少天还是觉得喻文州像一团迷迷蒙蒙的迷雾,看不太真切——他这个人心理学学的好,却不怎么会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有什么心事也喜欢憋着,不跟别人说,总是云淡风轻又很懂事的样子,老一辈的人都说这种人容易走火入魔,可喻文州看起来又不像是走火入魔。
真难懂。
喻文州到底在想什么?
黄少天想了一晚上,没得出结论,昨天和郑轩讨论研究了半天,也没得出结论,反而差点让郑轩看出他心里头那点儿小九九来。
“我还是喜欢他,”黄少天心想,好像有不知名的电流从身体里头窜过去,带起一串噼里啪啦的火花,“我管他呢。”
于是他整理完了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敲响了喻文州办公室的门。
“队长你下班了别急着走啊,”他冲着喻文州喊,“我有事跟你说哈。”
喻文州没抬头看他,“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那不行,”黄少天说,“我是爱工作的好同志,上班时间不谈私事。”
这回喻文州抬头来看他了,目光有点诧异,似乎是感到有点匪夷所思。
黄少天才不管他,他自顾自对喻文州轻佻地眨了眨眼,就退回去带上了喻文州的门。

TBC

才发现这文都写了8w多了……
ヘ(・_|亲友说你写了8w多还卡在告白……你怎么还没被打死(……)
忏悔一秒钟。
好了一秒钟时间到。

评论(16)
热度(282)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