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5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9

禁药的副作用比喻文州想象中来的更加猛烈。
他原以为再怎么严重也不过是多吃几颗药、或者增加一些体能运动的训练量就可以克制住的程度,但现在这个时刻身体里噬骨的酥痒和灼热都在告诉他,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发情期明明才过去不久,却很快又到来,很明显禁药使得他的发情期变得不再规律,要将它再度修正恐怕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他觉得自己有点发烧,神智都变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房间里空调的温度一再往下调,却对滚烫的皮肤温度起不到任何的缓和作用,甚至让他在身体的灼热和感官上的冰冷中体验了一把“冰火两重天”的感受,下意识的裹紧了被子。
昏昏沉沉中他似乎听到有人在敲门——但他没有理,别说现在半夜三更的不会有人来敲门,就算真的有人来了,以他现在的情况会给谁开门吗?
于是他更用力的裹了裹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被窝里,卷成一条毛毛虫。
下午的时候黄少天说了希望他不需要Alpha……真是不切实际的对话,他为了抑制身为Omega的自己对Alpha的渴求,已经压抑了长达七年的时间,说起来也不算短了,至少许多人的恋爱大概都不会超过七年——七年有多长呢?
二千五百五十五天,六万一千三百二十个小时,三百六十七万九千二百分钟——时间越往下细算就被拉得越长,像黏腻的蛛丝层层盘绕,织成一张看不见的网,将他整个人都束缚在里头。
“我坚持这么久做什么?”他不禁问自己,“Omega和Alpha之间互相的需求难道不是天经地义?我为什么要去抗拒?”
并且他并非无法接受自己成为一个Omega的事实,一开始或许确实无法接受,并为此做出了许多在今天看来依旧有些令人啼笑皆非且多余的事情……但那些毕竟都是很快就过去了的事情,七年的时间太漫长了,漫长到足够让时间改写他的观念,使他从容冷静的面对自己的身份。
可他始终无法做到对黄少天坦诚——为什么?
就因为在大学期间被那家伙狠狠地嘲笑过?这有什么可在乎的?说他喻文州体能不好的又不只是黄少天一个人——他只是大多数人里比较耀眼出色、同他能够形成比较鲜明的对比的一个个体罢了。
如果说只是为了博取黄少天的认可……那他早就做到了,他早就让黄少天对他心服口服,甘愿做他手中的利刃,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对黄少天如此介意?
“我如果喜欢上哪个Omega,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告诉他的。”
他想起在处理完顾明远的案件之后,坐在空荡荡的走廊里,黄少天对他说的这样一番话。
黄少天认为造成许夏和应政的悲剧的原因是他们彼此之间不够坦诚,在来往一年半的时间里都未曾对对方坦白过自己的心意,这间接导致了他们的错过,最终使上帝将他们以一种残酷的方式永久的分开,所以黄少天下了这样的宣言。
那时他是怎么接话的来着?
哦……他问他,“那少天有喜欢的Omega吗?”
喻文州想,我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明知道他从分化为Alpha至今长达七八年的时间里也一直单身,加上他此前给出的宣言,很容易就能推断出“他并没有喜欢的Omega”这个结论,可他当时仿佛着了魔似的……着了魔似的,想要听他亲口说出来。
想听他亲口说“我没有喜欢的Omega”,想听他亲口否决,想让他亲口告诉自己——他还不属于任何人。
没想到黄少天的回答里不仅包含了如上他想听的内容,还额外附赠了一枚赠品。
他说:“队长你要是个Omega就好了。”
喻文州无法否认更无法抗拒那一瞬间自己心中毫无理由滋生的名为“喜悦”的情绪,他无法解释这种情绪从何而来,更糟糕的是他居然还有些享受这种着魔般的快感。
“我真是疯了,”他不禁想着,“我真是疯了。”
心里边某个光芒不曾光临的角落里长出一株不知名的藤蔓,枝条从黑暗里探出来,张牙舞爪的掠夺了地盘,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床头上的手机突然剧烈地震动起来,由于机身震动而发出的“嗡嗡”声将喻文州昏昏沉沉的脑袋短暂的唤醒,他伸手去够手机,好不容易够到了,看到上面显示着来电人“黄少天”三个大字。

10

请大家谨记,半夜三更如果有人来敲门,一定不要给他开门。
假如是陌生人敲门,你很可能面临未知的危险。
假如是身边的熟人敲门,那他很可能居心叵测。

11

黄少天在进门的一瞬间就牢牢的抱住了喻文州,他拿脚把门勾过来关上,很难得的是居然还掌控住了身体的平衡,没给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的喻文州造成体重负担。
Alpha干净清爽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的空气里袭来,将喻文州整个人都牢牢的攒住,无形的蛛网再度收紧,勒得他几近喘不过气来。
而黄少天在他头顶上剧烈的喘息着,仿佛也正经历着什么不得了的刑罚,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紧紧地抱着喻文州——两只手甚至有越收越紧的趋势,Alpha的气息与Omega的气息杂乱的纠缠在一起,谁也压不住谁,好像两个势均力敌的人在打架,谁也制不住谁的命脉。
他们俩一句话都没说,也没开灯,就这么沉默着在一片黑暗里紧紧地拥抱着,听着彼此沉重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等着它们缓缓的平复下来。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喻文州终于回过神来,他知道黄少天借着这个拥抱给了他一个临时标记——身体体温渐渐恢复到正常,身子骨里的酥痒褪去就是最大的佐证,于是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俩还保持着一个相拥在沙发上的尴尬姿势,干咳了一声,率先松开了手。
黄少天的反应大约慢一拍,感受到自己腰上的衣服一松,才缓慢地也放开手。
喻文州摸索着开了灯,顺势坐到了隔壁的沙发上去,若无其事似的,“你怎么来了?”
黄少天挠了挠脑袋,“哦,我刚从警局出来……宋晓给我打电话说苏微突然发情了,抑制剂都没用,叫我赶紧过去看一下。”
话说到这里,喻文州多少也猜到了他的来意,于是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真心实意的感谢了队友的关心:“谢谢。”
黄少天赶忙摆手:“多大事儿,平时不都是队长你罩着我们吗,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对吧,同志有难那我也不能装瞎对吧。”
得行,这人满嘴跑航炮的功夫又给放出来了,喻文州刚经历完一场人生的大起大落,并不是那么有心情和他贫嘴,“太迟了,就住这吧,我去把客房收拾一下,”说着就要起身。
“诶,队长你先别忙,”黄少天赶紧叫住他,“那,那什么,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他抬头看过来的目光真诚的不行,眼睛亮晶晶的,还真叫人没法拒绝。
于是喻文州又坐下来,做了个“你说”的手势。
黄少天问:“队长你有没有什么时候,特别接受不了自己成了一个Omega?”
喻文州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很明显的愣了一下,点点头,“嗯,有。”
黄少天:“那你怎么做的?”
喻文州问:“你不想知道是什么时候吗?”
黄少天想了想,很实诚的点了点头。
喻文州却不说了:“……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情,只是当时那段时间很难熬,我差点想过自杀。”
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还有过这么艰难的时候,不过大概从喻文州的口吻中能得出“他并不想说”这个结论,也就没自讨无趣,“那又是怎么没自杀的?……队长你别误会啊我就是有点好奇,绝对不是盼着你自杀啊。”
喻文州好像被他逗笑,“我那时候刚出来工作没多久,存款也不多,有点想自杀,又知道自杀不是件好事,不太肯承认自己是个懦夫。”
他顿了顿,继续说:“我就去买了份自杀保险……投保金额是我当时所有的存款,受益人是我妈妈,但是我不能在合同生效的两年内自杀,那样我的存款收不回来,保险公司也不会给我补偿……我就这样多活了两年,也没想自杀了。”
黄少天被这个操作震惊了:“……啊?就这样?”
“就这样,”喻文州耸耸肩,“我还是比较抠门的。”
黄少天用一种叹为观止的目光看着他:“……队长你蛮有想法的。”
“所以呢?”喻文州放松下来,笑着问他,“你突然过来,该不会真的只是来给我个临时标记吧?”
“队长你不觉得有时候活的太聪明了不太好吗?”
“不觉得。”
“好吧,”黄少天也没多大纠结,他在沙发上坐正了身子,干咳了两声,塑造了一个郑重其事的氛围,“……我是想问,你是不是需要一个Alpha了?”
他在喻文州沉下来的目光里,硬着头皮继续组织语言,“……我的意思是说……队长你……有喜欢的Alpha吗?”

TBC

配一个歌词。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要怎么探寻/要多么幸运
才敢让你发觉你并不孤寂/当我还可以再跟你飞行
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
陪着你
——郭顶《水星记》

评论(26)
热度(365)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