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4

ABO设定,刑警设定。
bug一定是有的。

*

06

黄少天叼着吸管,把喝得只剩冰块的饮料吸的呼呼响。
他这边噪音巨大,严重的影响了革命战友们的工作效率,于是喝完最后一口奶茶的宋晓不由得转过身,装作交换文件的样子和郑轩八卦,“黄少怎么了,来大姨妈了吗?”
“黄少不来大姨妈吧,”郑轩眼皮都没抬一下,“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你还不习惯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宋晓装模作样地翻文件,“他刚刚开始一直在队长办公室门口晃,队长把他怎么了啊?”
郑轩回想起半小时前喻文州打开办公室的门一脚把黄少天连人带椅“请”出来的场景,打了个寒噤,做了个在嘴上拉拉链的动作,“不知道啊,压力山大,压力山大。”
而处于八卦舆论中心的黄少天同志正全身心投入的在上班时间开着小差。
他还在想他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喻文州,以至于莫名其妙地被对方打了一顿,还被从办公室踢了出来……话说回来和他一起被踢出来的椅子蛮无辜的,待会要不要借把椅子送回去的理由顺便问问喻文州缘由呢?
……然后肯定会又被踢出来的吧?
他纠结地在门外踱来踱去,好像喻文州的办公室门口设置了什么看不见的屏障,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里头无法离开。
“我当然希望你不需要。”
黄少天想起来他说的这句话,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自己不可避免的愣住,而喻文州似乎也是从这个时候气开始暴走,以至于差点将他暴打一顿。
他潜意识里希望喻文州不需要Alpha,大概因为他已经习惯了不是Omega的喻文州,可是喻文州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个Omega,他认为自己需要Alpha。
——就因为这样?
他站定了脚步,看着喻文州办公室的门发了一小会儿呆。
不是这样的吧……

07

“不要过来!”
因为大声呼喊的原因,少年稚嫩的嗓音显得有些尖锐,最后一个音稍微破了些,可以听出来他的情绪有些激动。
啊不,纠正一下,是非常激动。
喻文州站在楼下,面无表情的往上看着。
少年所在的阳台距离地面有四层楼的距离,大概十来米,不算太高,但基本上将人摔死、或者摔成重伤还是足够的。
“怎么吃个饭都碰到这种事啊,压力山大压力山大,”郑轩也站在他旁边,仰着头叹气,“黄少上去了解情况了……队长你不去吗?”
喻文州摇了摇头,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能嗅到空气里自上而下沉淀下来的一缕不讨他喜欢的香味,“……大概能猜到是为什么,申请救援了吗?”
“打过电话了,他们带着气垫马上就到,”郑轩放下手来,“小年轻为什么想不开要自杀啊。”
——因为他分化成了一个Omega,而在此之前身为男性所受到的强硬的教育使他为此而感到屈辱,不甘与愤懑大概已经充斥了他的大脑,就像几年前的自己一样。
黄少天一个人上楼向少年的父母了解了情况,打电话下来告诉郑轩少年跳楼的原因是分化成了Omega,一时间心里有些接受不了,郑轩对于这个理由感到有点儿费解,而喻文州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嘱咐了郑轩原地待命,等支援人员来了之后迅速铺好气垫,然后他就走上楼去,直面了要跳楼的男孩儿。
他记得他是这么同他说话的,语气咄咄逼人、丝毫不给退路。
“对于分化成了Omega这件事,你觉得耻辱对吗?”
“觉得自己会收到歧视,受到来自他人的攻击,并且在一定条件下无法反击对吗?”
“讨厌无法抵抗攻击的自己,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厌烦,感到陌生,对未来的生活感到无知和恐惧是吗?”
“如果不想受欺负就努力,变成比Alpha更强的Omega。”
“用死亡来解决是懦夫的行为,你是一个懦夫吗?”
——“你是一个懦夫吗?”——
喻文州猛地睁开眼睛,入目处是一片漆黑的夜,四周寂静无声,因此他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脏强有力的、快速的跳动着,就像要跳出他的胸腔、脱离他的掌控。
——“你还真是一个‘懦夫’啊。”
他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身体里泛起来一股熟悉的、万蚁噬骨般躁动的酥痒,无限的空虚紧紧地攥住他的身体,将他拖拉着往更深的深渊里走去。
需要一个Alpha……非常需要。
需要有人填满这具寂寞太久的身体,需要有人抚慰他压抑已久的灵魂,需要有人贴近他单调而无趣的生活,带他脱离牢狱。

08

睡到半夜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睡眼朦胧地赶回了警局,然后和值夜班的宋晓面面相觑。
“苏微为什么还在这里?”黄少天问。
宋晓使劲儿叹了口气,“赵春华那边还没有要告她的消息……然后上头也没说放不放人,就一直在拘留室。”
“最多不是拘留48小时吗?再说她不是未成年人吗?除开谋杀赵春华不说,怎么样都得先移交到精神病院那边看心理医生吧,”黄少天指着监控里蜷缩在角落的少女,“她像是心理没毛病的样子吗?”
“……她这不是出了心理问题,不然我就叫队长不叫你了,”宋晓又使劲儿叹了口气,“……她那个药瘾犯了,又没有Alpha,作为队里唯一的Alpha,黄少你牺牲一下自己,给未成年少女一个临时标记吧。”
“赵春华没有标记她吗?”
“没有。”
黄少天摁着脑门沉重地叹了口气,“钥匙给我。”
一个Omega只能接受一个Alpha的永久性标记,但在还未得到标记之前,当Omega信息素爆发时,可以借助其他Alpha的信息素得到一个“临时标记”,这种临时标记不需要两人之间进行太过亲密的举动,但能短时间内安抚Omega,是非常有效的短期抑制发情的方式。
黄少天作为一个Alpha,对这种临时标记当然不陌生,毕竟人活着总要遇见意外,走在街上遇见突然信息素爆发的Omega的事件也不是没有,给个临时标记不过是举手之劳,只要他自己抵抗住Omega信息素的入侵就好了。
苏微的信息素爆发却显得比他以往遇见的Omega都要棘手一些——大概是长期服用含有Alpha的信息素的抑制剂的原因,苏微的信息素味道比起寻常的Omega更加浓郁,也更难抵抗,这种爆发性的发情使她比寻常Omega更加敏感也更加脆弱,同时也使她放大了对Alpha的需求。
黄少天自己也服用了大剂量的抑制剂,这才敢靠近苏微。
“苏微?”他拍了拍少女颤抖的肩膀,轻声安抚道,“我是黄警官,你可以稍微起来一下吗?我可以给你一个临时标记,你会好受些。”
少女从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音节,像只小猫一样的侧过身来,本能地靠近了Alpha,黄少天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掌心烫的要命——这是药物的副作用吗?
他见过发情期的Omega,没有哪一个像苏微这样身体滚烫,仿佛在蒸锅里蒸了许久,全身都汗湿,难堪得一塌糊涂。
“他其实快到极限了,分化了七年,一直在克制自己的身体,原本还可以再克制个一两年的。”
“……他最近误用了禁药——你应该知道的,那种药里有Alpha的信息素。”
黄少天突然想起王杰希说的这两句话,怀里的女孩儿得到了Alpha信息素的安抚,已经逐渐的冷静下来,而他却冒出了一身冷汗。
禁药、含有Alpha信息素的禁药——苏微吃了这个药之后,在距离发情期过去不久的今天再度迎来了信息素的爆发,那么和她同一天服下了禁药的喻文州呢?
克制了身体七年的喻文州,在不久前的一天服下了“有毒”的禁药,此时和他同一天服用药物的女孩犯了“毒瘾”,那他呢?
——“我是一个Omega,总有需要Alpha的那天。”
是了,喻文州是一个Omega,无法逃脱来自自然的枷锁,无法抗拒身体的需求,他也需要Alpha,他能克制的住自己的身体七年,但并不代表他能克制的住一辈子。
他希望他不需要Alpha,但这不是他希望就可以实现的——喻文州即将或者正在遭遇苏微所经受的痛苦,他的身体将不再像从前一样好控制了。
喻文州或许迫切的需要一个Alpha。
“我真的希望他不需要Alpha吗?”黄少天想,他脑子里像有雷光闪电划过似的,一瞬间照亮了藏在心底里的角落。
——“不是的,”他想,“我只是不希望他有‘其他’的Alpha。”
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Alpha,要和Alpha一起生活,要接受标记,要填补自己空虚的身体……如果非要一个Alpha的话……
如果非要一个Alpha不可的话,与其那是一个陌生的、不知道现在还在哪里的人……
——那还不如是我。

TBC

ps:( •̥́ ˍ •̀ू )我对警局不太熟悉,大概知道把苏微留到现在不科学也不符合规定,超bug的。
希望gn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这个bug(不是

评论(26)
热度(313)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