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3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4

喻文州意识到自己有分化为Omega的迹象时,是大四那一年。
那时候他还是个对刑警事业充满好奇的年轻人,又获得了市局的实习生名额,正处于对自己的未来憧憬不已的阶段,而即将分化为Omega的事实斜斜地横在他面前,好像一道难以逾越的门坎,将他困在那道憧憬的门外。
也不是没有Omega当刑警的例子,其中做的出色的也不是没有,但大多数寂寂无名、甚至无法将这条路走到最后,在途中就告退,原因也非常简单。
Omega的身体条件天生弱于Alpha和普通Beta,就像女性的体能天生不如男性,Omega甚至比寻常女性更加脆弱——普通女性至少不像Omega一样会受到Alpha信息素的影响,而Omega无法抗拒Alpha的信息素,就像鱼无法抗拒水。
那么要放弃吗?
喻文州花了两天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随后又花了一个周的时间来查阅第二性别相关的各种资料,最后他开始尝试抑制自己的分化。
他尝试了药物抑制、运动抑制等等一系列他可以想到的、并且可以尝试的方法,但最终也只是延缓了分化期,并没能阻止最后分化的结果。
当然没能成功抑制的原因大部分可能要归咎于那被毒贩关押的几天——地下室里没有调整抑制的条件,好不容易抑制住的身体还被注射了小剂量的毒品,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不知抑制的、气味干净的Alpha。
简直是糟透了。
糟透了——无法控制了,一切都无法控制了。
他最终分化成一个Omega,所幸信息素爆发的时候身边都是医院的人,他拜托王杰希替他保密,而事实证明王医生是一个可靠的保密者,因此他得以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参与刑警工作,虽然辛苦,但他毕竟是做到了。
闲时他偶尔会想,我为什么要为自己Omega的身份保密呢?
在教育因为分化为Omega就寻死觅活的少年人时他振振有词,可是他自己呢?
他无法否认,他也曾因为分化为Omega感到羞耻难为,他也曾因为分化为Omega感到茫然无措,他也曾因为分化为Omega感到难堪甚至愤怒——他又有什么立场去教训别人?
为什么要为这个身份保密呢?是因为Omega就不能参与刑警工作吗?还是因为身为Omega本身就令人难以启齿?
不是的,其实都不是的。
为自己的第二性别进行保密,更多的原因大概是年少时期某人不知所谓、甚至于无心的一句玩笑话激起了少年本来就因即将分化为Omega而茫然不已的极强的自尊心,而后在之后的许多年里,喻文州始终幼稚的维护着自己少年时的自尊心,幼稚的坚持着这个大概毫无意义的保密。
——班上的黄少天多了不起,还嘲讽我是不是个Omega?那我就证明一下,我哪怕是个Omega,也能把你黄少天制的服服帖帖的。
二十岁的喻文州大半夜的埋在被子里闷气,也不知道到底是跟黄少天过不去,还是跟自己过不去。

05

黄少天第n次一本正经的翻了一页文件,顺便抬头把眼睛从文件背后露出来,偷偷的看一眼喻文州。
然后发现喻文州正转着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看他看过来,还弯了弯嘴角对他笑了一下——标准喻式微笑,通常出现在审问嫌疑犯、推理案件进展、以及进行人民群众教育时。
于是黄少天后背一寒,顿时收了目光,继续看文件。
“少天,”喻文州停下转笔的动作,拿笔敲了敲桌子,“有什么事你说吧。”
“没有没有我没事,我就是看看这个案子,哎队长你说这个纪山吧他是不是个神经病啊,小时候人格扭曲了就算了,他们这个兄妹乱伦看起来就有点……”
“纪山确实是个神经病,不然他也没胆子杀了院长,”喻文州说,“具体的情况案卷里有记录,我猜你来我办公室呆这么久不是为了这个案子。”
黄少天嘴角笑容一僵,随即拉下唇角来,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唉,队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啊?你这样让人很难做诶。”
喻文州“唔”了一声,“我只是觉得最近要整理的案子有点多,你不应该把宝贵的上班时间浪费在我这里一直看文件。”
黄少天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其实我今天都整理完了。”
喻文州:“哦,是吗?”
黄少天刚想回答“是啊”,就听到喻文州紧接着说:“可是我还没整理完,我手速比较慢。”
黄少天:“……”
“既然你不好开口的话,那我猜一下,”喻文州站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嗯,你去找王医生了解过我的身体情况了吧?”
“……嗯。”黄少天没隐瞒。
“他是不是说我的身体情况不太好,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喻文州接着问。
“……嗯。”黄少天只能点头。
“那你认为呢?”喻文州又问。
黄少天一愣。
“……我认为?”他听见自己轻声重复了一下喻文州的问话,“我没什么好认为的……可是队长你打算怎么办?继续抑制的话……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而且对身体非常不好。”
“我不是问你这个,”喻文州淡淡的说,“我是说,你也认为我到极限了吗?”
黄少天皱了皱眉,“王杰希说你本来还能抑制一段时间,但你服用过了纪山制作的药物,那里面有Alpha的信息素,你知道它和普通的抑制剂不一样。”
“所以你也认为我应该找一个Alpha了是吗?”
“我当然希望你不需要。”
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下来,黄少天这句话说的毫不犹豫,几乎是脱口而出,喻文州不能理解这句话,而黄少天也没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我当然希望你不需要。”
我为什么希望喻文州不需要Alpha?黄少天想,Omega需要Alpha天经地义,他凭什么希望喻文州不需要?就因为他这么多年没有Alpha都走过来了?就因为他是喻文州、他看上去并不像一个Omega?
他不禁皱起眉来。
“少天,”喻文州唤道,他目光平和,看上去平静得不得了,“我是一个Omega,总有需要Alpha的那天。”
黄少天没说话,只是继续皱着眉不看他。
“我曾经对于自己即将分化成Omega感到恐惧,也因为发情期的到来感到羞耻,后来我发现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喻文州慢慢的说着,“当一个Omega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有很多我能做到的事情,有些普通人都不一定能做到。”
“比如说?”
“比如说……”喻文州放下水杯,突然伸出脚,迅速的踢向黄少天坐着的椅子。
滚轮发出“刺啦”一声巨响,黄少天几乎是立刻抓住桌子稳定了椅子,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抬手架住了喻文州劈下来的手掌。
他咧了咧嘴,露出自己的虎牙来,“比如说你偶尔还有点想揍我是吗?”
“答案错误,”喻文州反手一拧,又被他躲开,“再猜一下。”
黄少天侧身躲过一拳,领带又被他抓住揪了回去,在办公室狭小的空间里他不得不遭受喻文州的钳制,“队长你每次让我猜我就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请你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好吗?”
喻文州伸手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把他摁回椅子上,又一脚再踢远一点。
“不太好,”他揉了揉手腕,扯开自己的领带,“因为我突然真的有点想揍你。”
黄少天满头雾水:“??为什么啊???不是队长你不带、不带这样不讲道理的好吧?”
喻文州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伸脚再一踹,把黄少天连人待椅“请”出了办公室,“黄副队,如果你实在没什么事做的话就给大家带点下午茶吧,告辞。”
言罢潇洒地关上了门,徒留一个黄少天坐在椅子上和外面办公室里忙得焦头难额的郑轩面面相觑。
半晌,郑轩说:“黄少,我想喝百香果气泡水,谢谢。”
黄少天说:“哦。”

TBC

∠( ᐛ 」∠)_

评论(30)
热度(327)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