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2

ABO设定,刑警设定。

*

01

纪家兄妹的犯罪团伙涉案重大,牵扯的关系太过复杂,虽然团伙内部重要人员几乎已经全部落网,但解决剩下的事情依旧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喻文州整天在局里忙得天昏地暗,根本抽不出几个时间来医院看望伤员,于是得不到组织丝毫垂怜的黄少天和郑轩在病床上瘫了半个月,无所事事的翻滚了几天后自觉又是好汉一条,在王杰希冷漠的注视下相偕回归了工作岗位,临走时黄少天还顺走了高英杰半包草莓脆。
美其名曰“向人民楷模进贡”。
当天晚上这半包草莓脆就出现在了喻文州的办公桌上。
喻文州看着入夜时到来的小小访客,感到有些意外。
女孩略有些局促的坐在他对面,捧着一小杯奶茶,奶茶上面还浮了两个草莓脆,正往温热的茶水里融出些红色的丝线来。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吗?”喻文州问。
女孩拿勺子把草莓脆摁到奶茶里去,草莓脆刚下去又挣扎着浮起来,“爸爸送我来的,他在外面等我。”
“怎么不下午来,你不怕我已经下班了吗?”
“我看到电视上说你们破了案子,”女孩很小声的说,“我爸爸说你最近应该很忙,下午没有空见我的。”
喻文州很轻的笑了笑,“嗯,算是破了。”
“苏微会怎么样?”女孩问。
“赵春华虽然有罪,但不应该是她杀,她算是故意杀人了,不过她还是未成年人,而且也算是受害人,”话头顿了顿,“不会太严重。”
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问:“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问苏微的事吗?”
女孩摇摇头,像是迟疑了一下,“……我要搬家了。”
“哦?”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受到心灵创伤的女孩确实可以尝试着换个生活环境,“你爸爸决定的吗?”
女孩点点头,“嗯,我都告诉爸爸了……他很担心我。”
“赵春华有给你吃过药吗?”喻文州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第二性别分化的迹象?”
女孩怔了怔,极缓慢地摇了摇头,“没有。”
她喝了一小口奶茶,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喻文州的脸色,轻声问:“你的秘密……已经被发现了吗?”

02

黄少天推开了审讯室的门。
苏微坐在被审讯的位置上,神色自如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她双手都放在桌上,极轻盈的跃动着——像是在弹奏一支轻快的钢琴曲,手铐上的铁链被她拖得哗啦啦直响,而她只是注视着自己的双手,嘴里小声哼着调调。
黄少天进门的响动只是让这女孩略抬了一下眼皮,紧接着她埋头继续玩自己的,好像黄少天是个透明人,根本无法影响她。
而黄少天似乎也并不打算和她交流些什么,他手里拿了两沓厚厚的资料,坐下之后也不急着说话,而是听着铁链稀里哗啦撞成一片的声音,淡定的翻着自己的资料。
“你在看什么?”苏微好像弹完了一支曲子,停下了手指上的动作,问。
“看资料。”黄少天回答得言简意赅。
苏微偏着头看了看他,“你也是警察吗?”
黄少天停下翻资料的动作,反问:“不像吗?”
苏微眨了眨眼睛,“不像。”
黄少天觉得有趣,“为什么会觉得我不像警察?那你觉得警察应该是什么样的?像喻警官那样的吗?”
“反正你不像,”苏微撅了撅嘴,看上去有些可爱,“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黄少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我找你有事。”
苏微说:“我能说的都说过了。”
黄少天倚在椅子上,看了她半晌。
“我想问你的事情和你杀赵春华的事情无关,”他极缓慢的、一字一顿的说,“我想问的是那个药——赵春华给你的药,你还有印象吧?”
女孩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像只猫一样猛然缩小了瞳孔,深吸了一口冷气。
“啊,那个药,”她木然的掐着手铐上的铁链,“怎么了?……喻警官吃了吗?”

03

“我当然了解喻文州的身体,”王杰希坐在办公桌前,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桌上的文件,“他这些年一直让我帮他调理身体,怎么了?”
黄少天难得安静的坐在他对面的位置上,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起王医生的办公室来——一张桌子两个椅子,一个书柜,头顶上吊了个灯,真是再简单不过的普通办公室,清晰得一目了然。
他盯着桌上电脑旁边的仙人球,对这个四处透露出“性冷淡”的房间里唯一的绿色表现出了一丝好奇。
“谁送你的?”黄少天问。
话题跳跃性有点大,没记错的话黄副队刚刚还在问他喻文州的事情——王杰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顺着黄少天的目光将视线投放在了仙人球上,“这个啊,老方给的。”
老方——医学院的方士谦教授,这个人黄少天有所耳闻,说是在王杰希到市医院来之前的市医院外科扛把子,王杰希来了之后没几年就回学校当教授去了,临走时还撂了一句话。
方士谦说:“我觉得,学医救不了王杰希。”
——诚然这句话当中的深意至今还没人去挖掘,黄少天对此也只是略有耳闻,他并不是什么八卦的人,和王杰希的关系也说不上好,甚至因为王医生太过敬业老是把他扣在医院养伤,导致他俩关系还有点恶劣,就更不太清楚王方俩人之间的恩怨了。
就是瞅着这颗仙人球有点像喻文州。
黄少天“唔”了一声,“就是想问一下……我们队长身体有没有什么大碍啊?我听说Omega过分压抑会导致身体不太好、甚至出现心理上的问题什么的……他有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啊?”
“有,”王杰希点点头,眼镜下透出一道波澜不惊的目光来,“他其实快到极限了,分化了七年,一直在克制自己的身体,原本还可以再克制个一两年的。”
“原本?”
王杰希默了默,“嗯,可是他最近误用了禁药——你应该知道的,那种药里有Alpha的信息素。”
黄少天皱了皱眉。
当一个禁欲长达七年之久、并一直极力克制自己身体的Omega突然间摄入Alpha的信息素——会怎样?
枯木逢春、旱苗得雨——濒死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瞬间有渴求的种子在心底生根发芽、刹那间便完成了破土而出、开花结果的过程,上瘾的枝条牢牢的束缚住心脏,并向血液里蔓延开去。
他“中毒”了。

TBC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仿佛已经不会谈恋爱ค(TㅅT)ค

评论(40)
热度(318)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