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1

ABO设定,刑警设定。

*

Chapter03.[猫与猫薄荷]

有时候王杰希对于自己能和喻文州保持多年友好和平共处的朋友关系感到震惊。
毕竟在他刚当上医生的那一年,这位爷就以实习生的身份被抬进过他的病房——哦,原因是擅入毒贩窝点,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然而这位据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的小年轻躺在病床上,冲他狡黠地眨着眼,请求他帮忙保守一个秘密。
“我当时还在想,有什么秘密比要先戒了毒瘾活下来更惊世骇俗的,”王杰希把橘子掰成两半,分了一半给喻文州,“你看起来不像是会在意第二性别的人。”
喻文州笑着接过他递过来的橘子,“每个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不是吗?”
“你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知道不知道吧,”王杰希毫不留情的揭穿了他,“你就是不想让黄少天知道。”
喻文州面上做出来一个肃然起敬的表情,“没想到王医生这双眼睛还真是能透过事物看本质的邪王真眼——”
“你是不是跟黄少天混久了,也开始满嘴跑航炮了?”
喻文州:“没有的事儿,我本来就这样。”
王杰希:“那你俩就是臭味相投。”
喻文州哈哈笑了两声,塞了两瓣橘子到嘴里,齁甜。
“我有时候觉得你们俩投胎错了,”王杰希翻了翻桌上的资料,“下辈子应该考虑下换个胎投。”
“嗯?投什么?”
“一个投成猫,另一个当猫薄荷,”王杰希抬起头来看了看自己办公室的门,门上的小玻璃框里正好能瞧见一双有着琥珀色眼眸的眼睛,他面无表情的把面前的资料推到喻文州面前,“或者,黄鼠狼和狐狸什么的,也不错。”

00

喻文州的回答其实并不在黄少天的预料之中。
虽然他已经确定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但毕竟他和喻文州共事了七八年——再加上大学当了四年的同学,好说也是十多年的时间,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谈恋爱都够风花雪月个好几段了,他却一直没发现喻文州是个Omega。
到底是喻文州伪装得太成功呢,还是他真的从未在这方面去深究过?
在喻文州来之前,他躺在床上思索了很久,后知后觉的才理出些头绪来——喻文州不是没露出过马脚,只不过是他自己没有往那方面去想。
他在潜意识里认为喻文州不是一个Omega,虽然喻文州的体能不怎么样,虽然喻文州看上去确实有点儿瘦,虽然他偶尔嘴上会拿喻文州开开玩笑说你会不会是个Omega什么的……但那都仅限于说说而已。当事实真真正正的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是有些懵的。
喻文州是一个Omega。
喻文州怎么会是个Omega呢?
黄少天想,Omega不是一种软弱又好欺负的生物吗?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那种,很好欺负的那种、需要被人保护在背后的那种生物……怎么会是喻文州这样的呢?
他以为喻文州已经伪装了这么多年,这时候他再问这个问题大概也会得到跟之前他开玩笑式的提问一样的答复——岔开话题可是喻文州的强项,但喻文州非常直截了当的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这让黄少天突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他原本准备好了在喻文州岔开话题的时候帅气的挥挥手把话题掰回来,再掰着手指一条一条的给喻文州数一数他露出的破绽,顺便再秀一下自己的推理过程……以及对猛然想起来的某天晚上不堪回首的过去做一个忏悔。
然后喻文州就特别坦然的回答说“是”,甚至削平果的手都没抖一下,黄少天记得自己上次问他“是不是个Omega”的时候喻文州好歹还掉了一下笔……这算什么?破罐子破摔?
喻文州安安静静的削完了一个苹果,还顺便切了小块在碗里,起身从柜子里找了两根牙签充当水果叉,又去洗手间洗了个手,重新坐下来,期间黄少天居然一直保持着难能可贵的沉默,甚至在喻文州喂他吃苹果的时候还很配合的张了张嘴。
于是喻文州把第二块苹果递到他嘴边,等他一张嘴就收了手,张着嘴等了两秒钟没有投喂的黄少天这会儿才好像从死机状态里恢复了过来,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他手里的碗,最后深吸一口气,表达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我靠……”
他一下子缩到被子里,因为动作太大不小心又扯到伤口,疼的吸了两口冷气,眼看着喻文州要伸手扶他,又赶紧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需要,喘了两口气之后一抬眼,看到喻文州满眼笑意的看着他,于是赶紧一扯被子把头给蒙上了。
卧槽,太丢脸了。
他捂在被子里闷闷的想,不对啊,我为啥要蒙着被子?一个O非要装B装了十来年的是他喻文州,现在被发现检举了,应该是喻文州不好意思才对啊?他在这里蒙着头干什么?
黄少天心理斗争了半天,偷偷摸摸的把被子拽下来一个角,露出半只眼睛来看了看喻文州。
喻文州坐在那里,已经拿了资料出来翻看了,没有要走的意思,也没有要和他说话的意思。
于是黄少天干咳了两声来寻找存在感。
喻文州拿余光瞥了他一眼,眼睁睁看着黄少天装模作样的从被窝里探出个头来,又慢悠悠地坐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扯到了伤口,总之整个人顿了一下,还龇了龇牙,看上去竟然像个涉世未深的大男孩了——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装起嫩来还是一套一套的。
“那什么……”黄少天又干咳一声,“队长你藏得够深的啊……”
喻文州回答的不咸不淡:“那不是一样没瞒过你。”
黄少天捏着自己的手指头,“你这还叫没瞒过啊?我们俩——哇,十多年老交情了吧,我可是今天才知道啊,今天才知道!”
“不算十多年,”喻文州合上了文件,反驳他,“只有七年,我是二十一岁的时候分化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二十一岁?当实习生那会儿?”
“嗯,”喻文州点了点头,说的轻描淡写,“是从那伙毒贩子那里出来之后不久开始分化的,魏队和方队都不知道,我请王医生保密了。”
“哦我记得当时的情况,”黄少天记性好,很快就想起这么一回事来,“我们俩在那地下室里被关了那么久,按理说你那时候要是已经分化了的话确实应该有点什么迹象。”紧接着他“咦”了一声,“不对啊……那不是你的话……那时候我闻到的是哪个Omega的味道?”
“什么时候?”
“魏老大搞演讲那次,我不是和你说过的吗,”黄少天咧了咧嘴,“就那个豪门案子,我不是跟你说演讲完了闻到过一个Omega的味道吗?我感觉味道和你差不多来着。”
“哦,是吗,”喻文州垂下眼睫,像是在思考,“嗯……你大概也没有闻错,那时候是有一些预兆了,我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吃药抑制的,所以过了很久才分化。”
“这玩意还有预兆的??”
“有,”喻文州揉了揉眉心,好像回忆并不是件太愉快的事情,“当时我和很多人一样……也有点接受不了即将分化成Omega的情况,查阅了很多相关的资料,试图控制分化。”
结果不言而喻。
黄少天颇有些无言的看着喻文州,实在是没想到二十岁时候的喻文州骨子里也和寻常人一样,是对分化成Omega存在着一定的羞耻心、甚至是排斥的。
不难想象喻文州使了多大的劲儿去反抗,也不难想象反抗失败后他当时的心情。
那时候的喻文州……也会很绝望吗?会很难受吧?
黄少天记得大约三年前的时候,喻文州搬新家,他们一群人咋咋呼呼的跑到他家里蹭饭吃,结果当天他家隔壁楼有个男孩就闹着要跳楼,理由是自己分化成了Omega,一时间心理上接受不了了。
那时候喻文州站在楼下,近乎冷漠的看着那个在阳台上寻死觅活的男孩儿,他当时在想什么呢?
黄少天想,喻文州一把抓住那个男孩的领口,告诉他“不想受欺负就变成比Alpha更强大的Omega”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他是不是在想,当年刚刚分化时候的自己,是不是也和这个男孩一样的胆怯而懦弱?
他是不是在想,当年自己对于分化为Omega的抵触,在旁人看来是否也一样可笑而愚蠢?
他当时是在教训那个无知的男孩……还是在提醒已经成为Omega的自己?

TBC

评论(15)
热度(317)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