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30

ABO设定,刑警设定。

*

41

黄少天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王杰希蔑视的眼神。
王医生拿着个笔记本,居高临下地望了望他,不知道在本子上写了什么,“嗯,还活着,不错。”
黄少天的心理路程这时候已经从“卧槽这是谁”拐到了“怎么又是王杰希”,再转个弯儿行进到“我好像又被捅了一刀”,最后整理汇合,言简意赅地表达了出来:“……喻文州呢?”
王杰希合上笔记本,“托你的福,没死。”
黄少天松了口气似的咧了咧嘴角,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肋骨下方的伤口传来一阵酥麻的疼痛,全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一样,他这回是真的没力气“越狱”了——难怪王杰希劈头第一句话是说他还活着,不是警告他别到处乱跑。
“你该庆幸那只是个疯女人,没有医学常识,那一刀没有伤到要害,扎的也不是很深,”王杰希坐下来,大概基于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他还给黄少天倒了杯水,“给你用的药也只是普通的麻药和迷药。”
黄少天对着天花板眨了眨眼睛,又看了一眼王杰希。
“我知道你还想问什么,郑轩在隔壁病房,喻文州没事,你们伟大的队长还在带队挖掘真相,再多的我也不清楚,那是你们自己的队内机密,”说着他掂了掂黄少天的肩膀,告别似的,“好好休息吧。”
“郑轩醒了吗?”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醒了,不过也没什么行动能力,喻文州迟点会过来,你有什么问题不如留着到时候问他。”
“好的王医生,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黄少天咳了一声,嘴角攒出个笑来,“晚饭可以吃点肉吗?我觉得我饿了。”
本次愉快的谈话以王医生关上了门为终结。
等王杰希走了之后,黄少天才缓缓地闭上眼睛,长吁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那天晚上怎么样了来着?
他回想着,车厢被左右摇晃着,纪菲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这时候车门被人从外面暴力地打开,他正想着来得如此及时的援兵会是谁……然后他就看到了和他一样一看就力不从心的郑轩。
郑轩面色苍白的举着枪站在车门外,看到他的时候眼睛甚至亮了亮,又很快沉下来——这时候车门外响起来滚轮从地上滚过的声音。
一块木板被搭在了车上,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被推上了车。
那是一个约摸四十来岁的男人,他拍了拍手,对着地上的女人轻声道:“菲菲,我来了。”
后来?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痛,关于那些烦人的认亲环节、以及女人的哭笑他都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只记得最后喻文州赶到了,而在对女人进行逮捕的时候她亮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
于是体力不支的黄少天莫名其妙地暴起挡了一刀,记忆里喻文州扶住他的手使了很大的力气,手指都几乎要抓到他的肉里去,而他蹭在喻文州肩头嗅了嗅,如愿以偿的嗅到一股舒心的香味。

42

审讯室里只亮了一盏灯,喻文州坐在桌前,借着并不算太亮的灯光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人。
“纪山,”他叫出这个印在十三年前的案卷上的名字,“纪菲说你死了。”
“她确实以为我死了。”纪山说。
喻文州:“但你只是双腿残废了……十三年前你伪装出死亡的样子,让纪菲将你推到了海里。”
“当时我可是真心想死的,可是有人不想让我死,”纪山咳嗽了几声,“抱歉,虽然活下来了,但是身体不太好。”
“有人救了你,然后把你囚禁了起来?”喻文州皱了皱眉,“是谁?”
“一些老客户,他们需要药,但是菲菲不会做这门生意,”纪山说的很慢,“我答应他们继续给他们做药,他们答应我保证菲菲的安全……但我不知道她已经参与到这条线中来了,三年前有跳舞的女孩被送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
“所以你从三年前开始策划逃跑?”
“准确的说,从三年前开始收买一些人手,等了三年才等到这个机会,”纪山笑了笑,“没想到这个机会还是菲菲给我的。”
这个中年男人的脸上浮出一些释然的情绪来,“十多年前……我杀了张旭,那时候他做的买卖是人口交易,我接手了他留下的东西,从那时候开始做药。”
“可是你在做药的同时也在进行人口买卖。”喻文州说。
“喻警官听过狗改不了吃屎吗?”纪山勾了勾唇角,“那些狗暂时改不了自己的本性,药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开辟了又一条赚钱的路,原本的买卖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所以你们依旧在嘉兴市场进行人口买卖,除此之外把当年的福利院变成了制药的场所,”喻文州沉吟了一下,“为什么把林晓岚的尸体送出来?”
纪山突然低声笑起来。
“因为我猜到赵春华会被他的小羊杀死啊,”他说,“真是个绝佳的机会不是吗?两个与赵春华关系匪浅的女孩,你们一定能查出些什么来不是吗?”

43

晚上八点的时候黄少天躺在病床上,终于迎来了喻文州。
他们队长提着个巨大无比的包,怀里还抱了束花,花上贴了一条迎风飞扬的彩带,上书“感动G市好同志”七个大字,和喻文州的画风严重违和。
“怎么回事这谁买的花啊,”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从容的把花摆在他床头,“不是,为什么还是康乃馨啊?你们怎么不直接给我发面锦旗???”
喻文州干咳了一声,“反正就这样,身体感觉怎么样了?”
“还行吧疼还是有点疼,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少天挪开目光,盯住了喻文州拎的包,“队长你还带了什么啊?”
“一些资料,带回去看一下,”喻文州把包也放下来,“案子都结束了,纪菲精神失常,暂时被关在精神病院。”
“纪山都交待了吗?”
“他还交待了唆使苏微杀害赵春华的过程,”喻文州坐下来,“他调查了赵春华,然后发现了苏微,从一个写作的网站上结识了苏微,并对她进行了诱导。”
黄少天:“……等会儿,你的意思是说,纪山唆使苏微杀了赵春华,再故意抛尸林晓岚,让我们去查纪菲?”
喻文州点了点头。
黄少天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十三年前他没有死,然后他活了下来,纪菲不知道他活着……说明他很可能是被囚禁的,他接触不到纪菲……呃……然后呢?”
“然后他三年前才意识到自己的妹妹也参与到了这个交易之中,于是选择了和他们同归于尽,”喻文州倒了杯水,“纪菲把郑轩送到福利院……这成了他的一个机会。”
“听上去有点魔幻。”黄少天说。
“嗯,”喻文州看了看他,换了个话题,“医院的伙食还好吗?”
“别说了王杰希他简直不是人啊,他不给我肉吃!”黄少天满脸悲愤,“队长你知道这是多么惨无人道惨绝人寰吗?他说我刚刚虚脱完不能吃大鱼大肉……那不能啊!那也不能一点肉渣都没有啊你说是不是啊队长?”
“确实不能吃太油腻的,”喻文州没纵容他,在一堆水果里挑了挑,捡出来一个苹果,“吃苹果吗?我给你削。”
“吃,”黄少天回答得毫不犹豫,“哎队长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
“嗯?”
“你是Omega吗?”
喻文州握着水果刀的手蓦然抓紧,抬起头来,正对上黄少天一双澄澈的琥珀色眸子——黄少天的眼睛眸色浅,有时候看起来像是危险的猫科动物,此时他微微眯着眼睛,目光锐利无比。
于是喻文州握着水果刀的手缓缓放松,嘴角不动声色的浮起一些笑容来,埋头继续削苹果。
“嗯,是。”

TBC

∠( ᐛ 」∠)_可以谈恋爱了叭队长……
and这篇写完了应该不会考虑出本

评论(31)
热度(304)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