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29

ABO设定,刑警设定。

*

38

这扇门大概年事已久,推开的时候发出沉重的叫唤声,来人手持一个手电筒,光并不太亮,像蒙了灰尘的楼道里年久失修的路灯,暗沉沉的光束蔓延开来,映亮了一小块地面。
郑轩听见有人靠近的脚步声,但伴随着脚步声贴近的还有滚轮的声音——有人走进来了,他还推着一辆推车,或者一个轮椅。
他不敢睁开眼睛,体力尚未完全恢复,他没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制服进来的人——也许还是两个人,并且他也不知道门口是不是还有他们的人。
这时候一只冰凉的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腕。
郑轩维持着躺在手术床上的姿势,尽可能的放松着自己的身体。
那只手在他的脉搏上停留片刻,很快就放开了,而后有人轻声对他说:“郑警官,醒了就不要再装睡了。”

39

穿白裙子的少女如约推开了房门。
她嘴里还哼着一首儿歌——每次福利院里的大家玩捉迷藏的时候张院长就会唱着这首儿歌来找小孩们,被找到的小孩就会被下一个来院里领养小朋友的大人接走,那些大人往往穿着华丽,看上去却都不太好相处,少女不喜欢他们,也不想要和自己的哥哥分开。
他们是兄妹,从小就在这个小小的福利院里相依为命,张院长为他们提供了遮挡风雨的地方,而他们在这里学会了将自己藏起来。
将自己藏起来——在床脚下的阴影里,在树叶编织的摇篮里,在距屋檐最近的小阁楼里,在透着一丝光线的衣柜里……在任何一处鲜有光芒、甚至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里蜷缩着身体,为了能够在往后的时光里继续拥抱彼此而躲藏着。
门开了,她的哥哥坐在屋里,少年瘦削的身影在灯光映照下显得愈加薄凉,他身上染了一些血——那红色的印迹在白色的衣衫上绽放成灼目至极的模样,他微微偏头,对她招了招手。
于是她走了过去,就像无数个过往的日夜里那样,哥哥温和的笑着冲她招手了,然后她就迈着轻快的仿佛踏在棉花糖上一般的步子走了过去,哥哥张开双手来拥抱她,她于是也拥抱了他。
她在他身上嗅到一些类似于铁锈般的腥味,本应在房间里的张院长不知所踪,床底下蜿蜒而出一条曲折的红河,它流淌到哥哥的脚边便戛然而止,那讨人厌的、泛着腥味的液体似乎也惧怕着这小小的少年,在他脚边俯首称臣。
“以后我们就安全啦,菲菲,”她听见他这么说着,“没有怪物会来抓我们啦,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吗?”
“当然。”
“那你不会被狼带走了对吗?”她小声的问,“昨天你被抓到了,那些狼……他们会带走你的。”
少年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语气笃定,“不会的,菲菲,我们不再是小兔子了。”

40

“他?”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摸索着自己手腕上的绳结,这个动作很有难度,他必须得先将手错开才有机会,“我记得赵春华是一个Alpha。”
“我说的当然不是赵春华,”纪菲抚摸着身边的几个集装箱,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您知道我为什么单单留下了您——送走了郑警官吗?”
黄少天摸绳结的动作顿了顿,目光沉下来,“你把阿轩送去哪了?”
“哎呀,您知道我们一般都做什么工作吗?”纪菲微笑着看过来,“贩卖儿童吗?您见到那女孩的尸体了吧,缺了什么呢?”
黄少天抓住了绳结,身体向上勾了勾,额角都冒气青筋来,一副想要挣脱束缚却不自量力的样子,“他不是Alpha!你们并不需要他!”
纪菲像是十分喜欢他这样的反应,托着腮帮子笑盈盈地继续说,“他不是Alpha,可是普通人类应有的器官他一个也不缺呀……不是吗?”
黄少天问:“你们抓Alpha需要什么?”
“您知道我们主要做着怎样的生意吗?人口贩卖?那太低级了。”纪菲扒着身边的集装箱,拍了拍它的顶部,发出“哐哐”的响声。
“听起来您似乎正打算告诉我你们的生意,”黄少天说,“我可不是个商人,我们之间没有交易的往来。”
“您知道怎么取熊的胆汁吗?”纪菲勾了勾唇角,更加深了脸上的笑意。
黄少天猛然反应过来。
“……你们在……贩卖抑制剂?!”他声音沙哑,听上去不可置信,“从Alpha体内提取信息素……制作成使Omega上瘾的信息素抑制剂?!”
“这样不好吗?”纪菲歪了歪头,“我们需要Alpha……不是吗?普通的抑制剂没有办法长期抑制一个Omega,您知道的对吗?”
黄少天终于解开了束缚住双手的绳子,他牢牢的握住那段绳子,使它继续维持着缠绕在手腕上的状态,他前一刻刚挺起来一些的上半身重重的摔回去,像是使劲了全身力气也无法飞出囚牢的鸟儿。
“……这种药剂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明令禁止了。”他说。
“可我们需要它呀,”女人的目光再度变得悲伤起来,“我是一个Omega,他也是……我们互相取暖,就需要它不是吗?只要有它我们就不需要Alpha了。”
她靠在集装箱上,茫然的看着他。
“可是他死了……他被你们逼死了,”她喃喃说着,“您说说……我不该让你们下去陪他吗?像您这样的Alpha——我猜他一定会喜欢的。”
女人突然又笑起来,笑容里透出些童真来,“我也不是小兔子啦,我要去见他……您做我的伴手礼,这很好不是吗?”
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打开了一个集装箱,在里面摸了摸,很快摸到了什么东西,黄少天眯着眼睛去看,看见她从里面拿出了一支针剂。
“我先给您再注射一支麻醉药吧,这样待会您会好受些,”她轻声道,“哥哥不喜欢表情难看的礼物。”
黄少天看着她走近,攥住绳子的手不由得再紧了紧,他的体力恢复的并不够,也许并不能制服住纪菲,但他不能再被注射一支麻醉药了,那几乎是致命的——一旦被注射了麻醉药,他再次陷入昏迷之后,迎来的大概就只有死亡了。
怎么办?
他看着那女人起身,脑子里千转百回的全是焦急的问号,一会儿是临行前喻文州的叮嘱,一会儿是纪菲递过来的那杯水,一会儿是郑轩现在在哪儿,一会儿又是怎么办——他脑子里乱成一团,最后却轰然炸开一道光。
他在这种不该思考人生的时候回忆起了人生里堪称不堪回首的一夜。
有着昏黄的灯光的洗手间,鼻尖传来的若有似无的甘甜的Omega的气味,洗手台边放着的盛着白色药片的小药瓶,手里捏着药片的身影,那人俯身拉他,衣服上有着淡淡的、熟悉的男士香水气味,下头是压也压不住的Omega的气息,诱人的要命。
他好像伸手去拥抱了他,还在他身上蹭了许久,模模糊糊的说了些“你真好闻”的俏皮话,那人不急不躁的摸了摸他的头发,掌心有着令他舒心的温度。
就像以往的无数个日夜,每当他趴在办公桌上研究档案的时候,拍拍他的头递过来一杯咖啡的那只手。
迷雾渐渐散开来,下头沉甸甸的压着一张喻文州的脸。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逐渐靠近的女人,几乎想要放手一搏——
这时脚下的地板剧烈的摇晃起来,整个空间都开始颤抖,外头传来“砰砰”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女人一下子跌倒在地。
车门几乎在瞬息间就被砸开。

TBC

我我我我怎么会让文州吸毒∠( ᐛ 」∠)_而且小姑娘吃了一年多都没被父母发现……可见并不会是毒品呀。
ps:副作用大概是需要一个Alpha了。

评论(32)
热度(337)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