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25

ABO设定,刑警设定。

*

26

“林晓岚是吗?这个学生我有印象的,”纪菲将水杯放到桌上,开始削苹果,“是个很听话的孩子,跳舞也很有天赋,她是学的七级班——对,是七级班,这次就是去考七级。”
“每次考级都是去的立苑中学吗?”黄少天问。
纪菲:“是呀,俾县这边没有舞蹈等级考试的安排,离G市又比较近,就都是去G市考的,考点有两个,一个是立苑中学一个是党校。”
听起来合情合理,黄少天略微沉思了一下,问:“您教舞蹈多少年了?”
“大概有五六年吧,”纪菲像是猜到黄少天接下来会问的问题,继续说,“都是去立苑中学考的级,我们这边好几个舞蹈培训班都是在那边考级的。”
黄少天和郑轩交换了一下目光。
“那您认识赵春华老师吗?”郑轩摸出一张赵春华的照片递过去,“就是这位老师——他是立苑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
纪菲看了看茶几上的照片,削苹果的动作不带任何停顿,“赵老师吗?我认识呀,去立苑中学考级有时候还要托他照顾一下,他是个热心肠的人,我们私下也有些联系。”
“能具体说一下吗?”
纪菲开始将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动作从容,音色平稳,“赵老师说他自己的母亲就是一名舞蹈老师,所以他很喜欢看别人跳舞,每次考级的时候他都会到音乐厅来看孩子们跳舞,有时候还给她们带点糖果,讲讲小故事,孩子们都很喜欢他。”
赵春华在表面上看来是一个温和而不失风趣的老师——这一点从之前的调查里就不难看出来,他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老师,孩子们对他几乎没有任何戒备心,因此他对女孩们进行诱拐真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谁会拒绝一个风趣幽默性格柔和的老师的邀请呢?
黄少天想,没有吧,没有人对“老师”存在着不美好的念头,年少的时候或许会因为老师的严格而腹诽老师几句,然而在成年人的眼里,老师是一个神圣的代名词——尤其是一个温和而又拥有好人缘的老师。
没有人对他进行防范,因此他轻而易举的就过界了。
他正打算再接着问点什么,却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了变化。
血液里有毒液在滋生,噬骨的毒药紧紧的缠住他的每一个细胞,细密的触角蔓延开来,蜿蜒而上——酥痒的感觉从每一个毛孔里透出来,血液如潮水般向下涌动,过于敏感的肢体令他感到心神不宁,激得他几乎快要跳起来。
这是什么感觉?
冰凉的身体里流动着滚烫的血液,毒瘾发作的人伸出手来像是要抓住救赎的药,他埋下头去,低低的喘了一口气。
药,他需要药——黄少天伸手从自己包里摸出了一个小药瓶,他向来随身带着Alpha的抑制剂,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信息素突然爆发的情况发生,他对着纪菲比了一个“抱歉”的手势,将药瓶里的药片倒了两片出来。
这时候有人递给他一杯水。
于是他从容的接了过来。

27

喻文州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盯着导航仪上不断缩短的距离发愣。
他一直在不停的重复拨打着黄少天和郑轩的手机号码,但没有用,距离他上一次和黄少天进行通话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现在是夜晚九点半,他们已经整整失联了四个小时。
俾县距离沙县并不远,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但距离G市却有足足三个小时的车程,在确定黄少天和郑轩失联的第一时间喻文州刘做出了赶往俾县的决定,宋晓把车开得飞快,但能争取到的时间并不长,按照这个速度,到达俾县还需要至少二十分钟。
苏微已经被接到了警局,有专门的人二十四小时看守保护,想来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的,喻文州现在担心的只有黄少天和郑轩。
纪菲是一个Omega——并且似乎还有着不浅的来头,在这个案子中她一定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黄少天和郑轩单独前往,很可能已经引起了她的警觉,如果她真的是局内人,那么黄少天和郑轩现在的处境会非常的危险。
哪怕黄少天再警惕、再细心,他也总会有遗漏的地方,而对方太过于狡猾,能够使用的手段太多,只是黄少天——他们一定是有办法对付的。
要怎么办?
他脑子里乱成一团,攥着药瓶的手骨节微微泛白,几乎要将那个小小的药瓶捏得变了型。
那药瓶里装着苏微给的药,小小的药片在里头静静地躺着,隔着薄薄的一层塑料,几乎有些烫手。
要吃吗?
他捏着药瓶,冷静无比地想。
要,不管它有没有别的副作用,他现在必须要抑制住自己的身体,他必须要吃药。
即便它有毒。

28

黄少天吃过药之后花了两分钟的时间来平复自己的气息。
然后他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刚喝了纪菲递过来的水——按理说他之前就对纪菲抱有怀疑,不应该犯这种食用嫌疑人给予的食物的错误,但刚刚信息素的爆发来得蹊跷,他一时之间乱了分寸,没太反应过来,顺理成章的就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东西。
他暗自在心里骂着自己,面上却不太好表现出什么来,只好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来,“抱歉。”
纪菲笑了笑,好像混不在意,“黄警官是身体不太好吗?”
“唔,前段时间受了点伤,还没好太利索,”黄少天打着马虎眼,“让纪老师见笑了。”
郑轩觉得有点不对劲,他看了看黄少天,发现对方正将手放到身后,对他比了个“撤退”的手势。
于是郑轩迅速心神领会,进行了话题转移,“纪老师——晚上来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非常感谢您的配合,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如果有后续调查的话,希望您还愿意接受我们的拜访。”
“好的,”纪菲也没挽留他们,“那你们一路当心些。”
她站起来,似乎是想送送他们。
郑轩伸手去扶黄少天,黄少天几乎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好像没了力气,快要晕倒似的,他托了托黄少天的胳膊,想把他背起来,这时候黄少天突然推了他一把。
后脑勺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郑轩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下手的人用力很大,没给他回头的余地,毫不留情地就把他放倒了,而黄少天斜倚着墙,目光凛冽地望回去。
女人偏着头看他,笑容里颇有几分勾人的风情,她轻轻的丢开了手里的书,对他勾勾手。
“黄警官,您还走得动吗?”
笑靥如花。

29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您拨打的电话……”
喻文州挂断了电话,拧开了一瓶矿泉水。
他从容的从药瓶里倒出了两粒药片,毫不犹豫地就将它们塞进了嘴里。

TBC

评论(16)
热度(263)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