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组合毒唯

【黄喻】断章24

ABO设定,刑警设定。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ᐛ 」∠)_

*

23

一个普通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提前分化出第二性别呢?
要么是他自己本身体质过于特殊,要么就是有人诱发了他的分化——无论是使用第二性别的信息素进行刺激,还是提前的性行为接触,都极有可能导致提前分化。
正常人一般在十八九岁的时候进行第二性别的分化,例如黄少天这一类,而由于遭受性侵提前进行分化的——比如林晓岚,或者说,不止是林晓岚。
在等待局里派人过来接苏微、并对苏家进行保护的这一段时间里,苏微提出想要和喻文州单独聊聊,徐景熙和自己的队长交换了一下意见,同意了苏微的请求。
那女孩在说完程珊珊和林晓岚的事情之后就陷入了沉默,喻文州刚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一朵生机勃勃的小花,虽然有长歪了的迹象,但她的表情动作还是灵动的,然而在见到林晓岚的照片之后,这朵小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枯萎,枝叶都收拢来,包裹住脆弱的花心,花瓣从外围一层一层凋零——苏微在椅子上蹲坐着抱住自己的膝盖,失了魂似的。
“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喻文州将录音笔搁在桌上,打开了录音,“或者说,你有什么问题想问我吗?”
苏微将脸埋在膝盖上,好半晌,才轻声说:“赵老师……他是个坏人对不对?”
“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立场,对你、程珊珊……你们这些女孩实施了强暴的行为,他就是错的。”喻文州回答。
苏微:“你知道林晓岚怎么样了吗?”
喻文州说:“她死了。”
椅子上的女孩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抬起头来。
“死了?”她茫然似的说着。
喻文州把另一张照片拿出来,递给苏微,“是的,她分化成了Alpha,被取走了肾脏后抛尸在野外了。”
“和赵老师有关系,对吗?”
“不确定,”喻文州好像嗅到什么味道,颇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脖子,“你对她有什么印象吗?”
苏微挪动椅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她来学校考试,那天赵老师去了音乐厅……他夸林晓岚的裙子很漂亮。”
喻文州没说话,他沉默的看着苏微倒水的动作,水流动的声音像是一把火,哗啦哗啦的燎过他的血液,刺得他几乎快要坐不住。
不对,他想,不对,这种感觉是……
“那段时间他和纪菲老师走得很近,几乎都没怎么来找我,啊,对了,纪菲老师,”苏微喝了两口水,从衣服的侧兜里摸出一小瓶药片,倒了两片出来,“纪菲老师每个学期都会带舞蹈班的女孩子来参加考试,她和赵老师好像很熟,我见过她从赵老师的房子里出来。”
她若无其事的吞下了两颗药,偏头去看喻文州,发现对方埋着头沉默的攒紧了自己的拳头,一副极力在忍耐什么的样子。
“喻警官,”她迟疑着开口,伸手到他面前晃了晃,“……你也是Omega吗?”

24

黄少天一把拉住了郑轩。
郑轩吓了一跳,“怎么了黄少?”
“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儿,好像有人在盯着咱们,”黄少天低声说,“你说纪菲一个女人——她也不是女性Alpha,没有进行第二性别的分化,为什么会一个人住在这么偏远的郊外?”
“这里离学校还挺近的啊,”郑轩四处看了看,“过了那条街不就是她的舞蹈工作室吗。”
“纪菲在俾县是非常有名的舞蹈老师,并且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每个周末之前有两百个孩子在她那里学习舞蹈,平时候也有艺术生找她做指导,按理说她的收入不会低,并且她教跳舞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这些钱已经足够她搬到县城里,甚至去那边开办工作室,那样她会有更多的生源,”黄少天双手环胸,手指轻轻的敲打着自己的手肘,略微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形,“可是她没有,为什么?”
郑轩:“……那就是她有问题咯?”
黄少天:“阿轩你今天为什么反应特别迟钝?”
郑轩使劲儿叹了口气,指着自己的眼睛告诉他,“我没睡醒,还要出来办案,压力山大啊,黄少你自己看看,这都几点了,嗯?”
黄少天看了看表,晚上八点,他们为了这个案子在周六勤勤恳恳的加班,从早上九点搞到了现在,忙得连晚饭都是在路上吃的。
“……”黄少天无言了两秒钟,“总之我觉得不太对劲,一会儿都当心点。”
郑轩用手势向他传递了“ok”的讯息,于是他们又继续往楼上走。
纪菲住的地方是一处老式的小区,楼房低矮,小区环境简单明了,只有两栋楼,中间隔了一个不怎么大的院子,里头停了几辆车,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黄少天伸手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来女人询问的声音,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间别着的—枪,回答:“市局警察,之前和您联系过的。”
屋里的女人轻轻推开了门,带入空气里一缕若有若无的香水味,她明眸皓齿,长得一副聪明女人的模样,红唇微微上勾,笑得赏心悦目。
“你好,我是纪菲。”

25

大约一小时前的G市,喻文州扶着沙发干呕了两声,他浑身冒汗,有一股甘甜的、清冽的味道从汗水里蒸发出来,很快弥漫在空气中,又飞快地散开。
他无声的同站在面前的苏微对视,那女孩极无辜地看着他,摊开的手里躺着一小瓶白色的药片。
“我是在去年分化的,”她轻声说,“我父母都不知道,因为一直有赵老师在帮我抑制,这是他给我的药。”
喻文州盯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看上去平静极了,苏微说这件事的语气就像她在早晨往面包上涂抹巧克力酱时一样随意,好像是在陈述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实。
“……你说,纪菲和赵春华很熟,对吗?”喻文州问道,他声音哑的要命,信息素突然的爆发令他措手不及——他身上甚至没有带药。
“是呀,”苏微点点头,“她身上的味道很香,像香水一样,很好闻的。”
喻文州脑子里“嗡”地一声,在没来得及做出思考之前,他已经一把握住了苏微的手腕,“最近这几天是你的发情期,昨天你去找赵春华,是因为他让你去找他,不然他就不给你药——没有药,没有医院出具的证明你无法自己去买药,所以你去了赵春华那里。”
苏微看上去毫不意外,“是呀。”
喻文州一下子站了起来。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几乎是有些怒意的,“——纪菲是一个Omega,你平时吃的药都是纪菲提供给赵春华的,对吗?”
苏微平静的举起手,将药瓶放到他眼前的位置,“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药有用,你需要吗?”

TBC

评论(26)
热度(266)

© Christine | Powered by LOFTER